繁体版 简体版
小说怪 > 都市 > 我要把酒厂做大做强 > 第 42 章 排队购买

安室透看着诸星大被长谷川真滔滔不绝的资本家言论给怼得说不出话来,心中同病相怜的叹了口气,然后主动开口救诸星大于水火之中:“社长,既然你没事了可以过来批复这些已经被我整理好了的文件吗?()?()”

诸星大给安室透投去一个感激的眼神,不枉他们同甘共苦这么长时间,虽然波本是组织成员,但有时候也还算不错的样子。

长谷川真却对安室透的打岔丝毫不为所动,一点都没有主动去工作的意思,笑嘻嘻的说道:“反正文件都在波本你的手里,你既然都整理好了,再顺手做完好了。我现在很忙的……℡()_[(.)]℡?℡@?@?℡()?()”

他又咔嚓咔嚓的吃起了零食。

安室透:“……()?()”

所以你的很忙就是指你在忙着吃零食吗?

诸星大主动走过去:“我来帮你吧。()?()”

于是两人就这么伴随着长谷川真咔嚓咔嚓吃零食和吸溜吸溜喝饮料的声音,忙完了这一大堆的文件整理工作。

等他们刚忙完,放下手里文件的时候,提心吊胆的两人假装还没忙完,想等长谷川真走了他们再放下手里的文件,省得长谷川真又找理由给他们安排工作。

结果没想到,他们自以为装得挺好的,长谷川真就跟在他们身上安装了监控一样,他们刚整理完最后一份文件,长谷川真那魔鬼的声音就响了起来:“忙完了正好,跟我一块儿去巡视一下我们会社在东京的直营店,今天正好是智能手机公开销售的第一天,我们过去看看情况。”

长谷川真对自己那跑个步都要大喘气的体力值和武力值心理很有b数,也清楚自己现在是个多么香的香饽饽,所以每次出门,都要把波本和莱伊这俩保镖带上。

虽然这两人是假酒,但他们作为警方卧底的最基本道德还是有的,长谷川真就是拿捏着他们不会眼睁睁看着他去死,会尽全力的保护他的安全,他才敢带着两人出门浪。

至于说带着两瓶假酒出门会不会被抓……长谷川真可不信波本和莱伊作为不同国家官方机构的卧底,会互通情报信息,他们只要情报不互通,就会误以为对方是组织成员,会投鼠忌器,不敢贸然行事。

让两瓶假酒互相牵制着,长谷川真就能稳坐钓鱼台了。

安室透和诸星大的确就如长谷川真所料的那样,他们想对长谷川真动手,都碍于对方而不敢随便动手,误把对方当做难对付的组织成员,两人都特别谨慎。

毕竟卧底不容易呀,天天被长谷川真压榨劳动力,付出这么多的艰辛,要是最后因为这事卧底失败了,他们自己都没法原谅自己。

长谷川真戴上口罩和墨镜,就这么大摇大摆的带着安室透和诸星大两个假酒保镖出门去了。

安室透客串司机,开着车载着长谷川真和诸星大前往神佑株式会社的东京直营店。

这也是神佑株式会社最大的一家直营店,与其说是店铺,不如说是商场,占地面积足足有六百平。

在东京这寸土寸金的地方,一家店铺占地六百平,说是商场也不为过了。

如今这家直营店门口正排着大长队,偌大的店铺内竟然都容纳不下全部的客人,需要客人排队排到店外来。

长谷川真看着那长长得九曲十八弯看不见队尾在哪里的队伍,脸上也有些惊愕:“排队的人这么多?”

安室透作为情报人员,最了解情况,他解释道:“保护罩和智能手机的销售在东京都非常火热,这种排队情况从保护罩发售第一天开始就出现了。”

因为神佑株式会社的工厂生产线跟不上民众的购买需求,所以每次销售的商品数量都不算多,特别是这些保护罩还要供应全国乃至出口国外,能在东京直营店摆出来售卖的数量就更少了,排队购买就是不可避免的事情。

看着队伍中许多客人都是抱着小板凳或者是折叠帐篷的,就知道很多人是半夜都不回来,原地扎帐篷排队。

第一次来现场看壮观排队一幕的长谷川真:“……”他真没想到保护罩和智能手机能在游戏世界里引起这么大的轰动,他之前在新闻上看见相关报道,还以为是公司的人安排的托儿,心里还夸了一波安排托儿排队营造购买狂潮现象的员工很聪明呢。

结果没想到这些排队的人竟然是真顾客,而不是托儿!

长谷川真想进入店铺看看情况,就带着安室透和诸星大往店门口走去。

看着三人不排队就想进店,外面那些排队的人们就有些不满的嚷嚷了起来:“排队!怎么能插队呢?”

“就是就是,我们都排好久了,左边的队伍是买保护罩的,右边队伍是买智能手机的,你们赶紧去排队!”

在一众斥责他们应该是排队的声音中,长谷川真刚想解释自己不是来买保护罩和智能手机的,就听见一道凶巴巴的声音响起:“一看就知道他们三个不是来买东西的好么!”

长谷川真好奇的闻声望去,然后发现竟然是老熟人——松田阵平,以及松田阵平身边的萩原研二。

不过松田阵平和萩原研二对二号马甲青木真原来说是老熟人了,但对三号马甲长谷川真而言就没那么熟悉。

长谷川真犹豫着要不要上前打招呼,他身后可还有两瓶假酒呢。

想起自己之前在米花餐厅就跟萩原研二有过接触,以及他曾经注意到的安室透与萩原研二之间微妙的眼神互动,长谷川真还是朝萩原研二走了过去:“萩原警官,好久不见。”他摘下了墨镜,露出了上半张脸。

萩原研二也很快就通过这上半张脸认出了还戴着口罩的长谷川真,微微惊讶的笑了起来:“原来是社长啊,好久不见,真荣幸能在这里见到社长您。”

萩原研二也知道这里都是人,直接喊穿长谷川真身份是不行的,长谷川真虽然只是一家公司的社长,但因为这家公司售卖的明星产品,也导致长谷川真很有名气了。

或许这个名气不像那些明星一样,被人在大街上看到一个背影或者侧脸就能认出来,但在神佑株式会社的东京直营店门口,萩原研二要是敢喊一声‘长谷川社长’,只怕站在他们前后的排队顾客都要闻声围过来了。

所以萩原研二就只含糊的称呼长谷川真为社长,既不会显得不尊重,也不会暴露他的身份。

萩原研二目光从长谷川真身后的两个保镖身上扫过,并未开口说任何关系两人的话,仿佛他真的只是单纯看了两人一眼而已。

长谷川真又一次的注意到了萩原研二的目光,如果他先前没有怀疑的话,大概也不会觉得这目光有什么问题。

但是既然提前心存怀疑了,那么萩原研二看向安室透的目光,还有一旁松田阵平也看了安室透一眼的目光,都让长谷川真深深的怀疑他们之前是认识的。

虽然玩家已经知道波本就是警方派在樱花国公安警察的名声很臭,很不受其他部门警察的待见吗?

这种问题也不好直接问,长谷川真暂时放下,看了正在把玩自己手上墨镜的松田阵平一眼,开口说道:“萩原警官也是来买保护罩的吗?”他以为萩原研二和松田阵平是因为之前的保护罩用完了,所以才来排队购买。

对了,萩原研二和松田阵平之前身上的保护罩还是苏格兰送的呢,他们俩不仅认识波本,还认识苏格兰。

长谷川真想到这件事,忍住回头看一眼波本现在是什么表情的冲动,继续微笑着对萩原研二说:“想买这些东西可以直接找我的,虽然不会免费赠送贿赂警官先生,但让你们快速把东西买到手还是没问题的。”他看了一眼长长的队伍,“毕竟你们工作应该挺忙的吧。”

松田阵平一巴掌拍在萩原研二的肩膀上,问道:“hagi,你什么时候认识这位社长的?怎么都没告诉过我?”

萩原研二无奈的笑着说:“上次不是跟你说过了吗?就是那起米花餐厅议员被杀案。”

经过萩原研二的提醒,松田阵平也想起来了,他当时正在拆一个炸弹模型,太过专注,就没注意听萩原研二讲述的案件,刚才也就没想起来萩原研二是什么时候认识的长谷川真。

长谷川真目光看向松田阵平,主动向他伸出手:“你好,刚才真是谢谢你仗义出言帮我们解围了。”

松田阵平懒洋洋的伸手跟长谷川真握了一下,很快就松开手,但他对长谷川真的态度还是很认真的:“久仰大名了社长,我叫松田阵平,我真的很想冒昧问一下,那个智能手机……”

萩原研二连忙拉了松田阵平一把,堵住了他还没说完的话:“小阵平,这种时候问这种问题就太失礼了!”

不用松田阵平把话说完,萩原研二就知道松田阵平是想问智能手机的原理或者结构什么的,这也太冒昧了。哪家公司的社长会把自家产品的这种机密告诉外人啊!

被萩原研二及时阻止的松田阵平也冷静了下来,知道自己不该问的,他乖乖的闭嘴,想着待会儿把智能手机买到手了,回去就自己拆开看看。

松田阵平又不是想打听智能手机的制造机密,他只是单纯的想拆拆这种划时代黑科技般的智能手机罢了。

因为二号马甲青木真原跟松田阵平和萩原研二的接触不少,长谷川真也继承了青木真原对两人的好感度,所以并不介意松田阵平刚才的那点失礼冒犯,一笑而过:“没事,松田警官还真是真性情。”

松田阵平眯了眯眼,忽然问道:“社长是怎么知道我是警察的?”

习惯了自身的恶人气质被人误会,不拿出警察证很难让人相信自己是警察的松田阵平,听见长谷川真直接称呼他为‘松田警官’,下意识的就问了出来。

长谷川真:“……”这是共享了二号马甲的记忆之后,忘记自己的三号马甲应该还不知道松田阵平也是警察的事情。

不过长谷川真反应很快,他诧异的看向萩原研二:“诶?松田先生跟萩原警官是一起的,难道你不是警察吗?”

他一句反问,倒是让人觉得,松田阵平跟萩原研二待在一起,松田就该是警察才对。

长谷川真又麻溜的对松田阵平道歉:“不好意思,是我刻板印象了,我下意识以为萩原警官是警察,那么跟他一起的也是警察了。毕竟物以类聚,人以群分嘛。”

这个解释有点勉强,但还是说得通的。

松田阵平还嘀咕着“又不是警察的朋友也一定都是警察”之类的话,但他还是没抓着这个问题不放。

萩原研二打圆场笑道:“小阵平是我的幼驯染,他的确也是警察啦,不过他是爆处班的拆弹警察。”

长谷川真微笑着点了点头,并不介意这点小插曲。

但他心中着实是捏了一把冷汗,这个松田阵平未免也太敏锐了吧?好在貌似糊弄过去了。

长谷川真对两人微笑着转移话题:“两位警官先生是来买保护罩的还是买智能手机?”

萩原研二笑着回答道:“保护罩我们已经有了,这次是来买智能手机的,毕竟这种新款手机的确比老款的按键手机方便实用很多,信号也更好,功能更多,对我们警察而言帮助挺大的。”

长谷川真点了点头,说道:“那我带你们进去吧。”

松田阵平问道:“这是要带我们走后门吗?”

长谷川真笑吟吟的说道:“不,是走vip通道。”别把走后门说得那么难听嘛,也不是说完全不用排队了,因为产品销售火爆,就算是走vip通道,也是要跟其他vip顾客一起排队的。

但vip顾客的数量还是比普通顾客数量少太多了,队伍也排得短太多了。

长谷川真带着萩原研二和松田阵平进入了店内。

此时店铺内的vip招待区也排起了队伍,不过不必让顾客亲自去排队,而是给他们发了号码牌,他们可以坐在休息区等待叫号。

长谷川真对身后的安室透说道:“安室君,你去帮萩原警官和松田警官领两个号码牌吧。”

安室透点了点头,就朝发号码牌的员工走去。

安室透手里是有神佑株式会社vip贵宾卡的,毕竟有这种卡,以后在会社的各大直营店里就可以畅通无阻,很方便悄悄巡视店铺。

安室透展示了vip贵宾卡之后,就领回了两个号码牌,他分别递给了萩原研二和松田阵平。

松田阵平在接过号码牌的时候,忽然打量着安室透,用怀疑的语气问道:“看你手上的茧子,你会射击?”

安室透心头无语,松田阵平这家伙能不能别这么恶趣味,在这种时候找他的茬!

但他还是配合的回答道:“我是社长的保镖,当然会射击,我还有合法持枪证。”

松田阵平这才收回对安室透的警惕怀疑目光,似笑非笑的说道:“原来是这样啊,是我误会了,安室先生,真是抱歉啊,我把你当成那种在逃的法外狂徒了。”

安室透:“……”他磨了磨牙,“没关系,松田警官。”

这个卷毛混蛋一定是故意的,知道他这个时候不能暴露身份,故意在这个时候挑衅他!

可恶,拳头硬了!

萩原研二习惯性的给两人打圆场:“小阵平,不要随便怀疑长谷川社长的保镖啦!安室先生真是不好意思,不如我们待会儿请你们吃个饭,聊表歉意。”

安室透目光看向长谷川真,一副下意识征求雇主同意的模样,看得萩原研二和松田阵平感觉有点牙疼。

长谷川真笑眯眯的说道:“真是不好意思啊,安室君工作很忙,没时间出去慢慢聚餐吃饭,只能辜负萩原警官和松田警官的好意了。”

安室透没忍住阴阳了一句:“是啊,我工作忙得很,哪有时间吃饭啊,真是多亏了社长对我的看重呢。”

长谷川真笑容不变:“既然知道这是本社长对你的看重,就该更加努力的工作回报我啊。安室君,你年纪轻轻的不努力奋斗工作,以后还怎么升职加薪买房结婚走上人生巅峰呢?你这个年纪怎么睡得着的?难道不应该把吃饭睡觉的时间尽量挤出来忙工作吗?”

安室透面对长谷川真这老生常谈的pua社畜的话术已经习以为常了,面无表情的挪开目光,并不回应。

但第一次听到这种话术的萩原研二和松田阵平就惊呆了。

他们不敢置信的看向安室透。

难怪他们这次见到降谷零,总感觉他的眼睛下方肤色变得更深了一点,之前以为是错觉,现在看来那哪儿是错觉啊,分明就是黑眼圈啊!

连深肤色的降谷零都能被熬出黑眼圈,这工作得是多熬人?该不会真不让人睡觉吧?

降谷零你还好吗?曾经的警校第一该不会因为熬夜工作最后落得个猝死的殉职下场吧?

安室透避开两个大冤种同期那担忧又带着点儿幸灾乐祸意味的目光,默默的退回长谷川真的身后,跟诸星大站在一起。

萩原研二和松田阵平将目光放在了诸星大的黑眼圈上。

冷白皮的诸星大脸上黑眼圈就更明显了,跟被人揍了两拳眼睛似的。

同为保镖的诸星大黑眼圈这么严重,那么安室透的黑眼圈即使有肤色的遮掩,严重程度应该也不比诸星大差到哪儿去吧。

萩原研二和松田阵平是真心实意的担心着安室透的,虽然早就猜到安室透在执行秘密卧底任务,但看他这状态,这卧底任务也太艰难了吧?

两人已经脑补起了安室透白天忙着卧底工作,晚上忙着公安那边的工作,日以继夜的没个休息时间,这也太悲惨了。

安室透并不知道两个同期的脑补,他对自己被长谷川真这个资本家压榨得黑眼圈浓重的情况感到羞恼,就下意识的觉得萩原研二和松田阵平对自己的担心中带着幸灾乐祸,毕竟他连一个长谷川真都搞不定,还被压榨加班当社畜,要是被萩原松田两人知道,他们肯定会笑他一整年的。

诸星大:“……”他的黑眼圈有什么好看的?谁熬夜都会有黑眼圈的,这有什么稀奇好看的?

诸星大默默的提醒道:“叫号快到你们了。”

萩原研二和松田阵平这才挪开注视着诸星大黑眼圈的目光,毕竟他们不想暴露安室透身份,又想知道安室透的黑眼圈有多严重,就只能盯着情况跟安室透差不多的诸星大的黑眼圈看个不停了。

长谷川真心里有点犯嘀咕,难道诸星大也跟萩原松田两人早就相识?

只能说萩原研二和松田阵平两人不愧是精英警察,情绪控制和表情管理都做得非常好,哪怕长谷川真早有怀疑,也还是从他们脸上看不出什么来,不能确定他们是不是真的跟安室透诸星大早已相识。

不过长谷川真很快也将这些疑虑给抛开了,反正这也不是什么重要事情,无所谓啦,他早就知道安室透和诸星大是假酒了,也没必要了解假酒以前有哪些熟人。

萩原研二和松田阵平等到了叫号,两人去vip柜台前买到了两部智能手机。

因为智能手机数量稀少,只能限量购买,每人只能买一部。

所以想多买一部的松田阵平有点失望,萩原研二安慰道:“小阵平,要不我把我的这部手机借给你拆?”

听见萩原研二这句话的长谷川真:“……拆?”

他诧异的看向松田阵平,他还是第一次听到有人买这么贵的智能手机回家是为了拆的。当然,那些买了智能手机回去拆开想要仿造的手机厂商不算。

作者有话要说

感谢在2024-04-1012:00:00~2024-04-1212:00:00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容川3个;紫翼的水晶、账号已注销1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双双戏庭幽228瓶;啊鹿鹿鹿60瓶;八十九、为什么我还是学渣40瓶;瑾瑜、望君安兮望君息30瓶;⊙_⊙25瓶;橘子味的春天24瓶;nina一千20瓶;月色长宁14瓶;quq么么哒、源万路10瓶;简小七的晋江账号、青、兰溪春尽碧泱泱5瓶;压力大的神经病、玲珑骰子安红豆、不寿、雅3瓶;病乃迁、花溪墨、珅懿、始皇大大,名传千史、水破天绮、悄咪咪地看文文、小萌、秋殇、shuuki2瓶;岭海孤光、织田作的辣咖喱、时光匆匆、独眼鹰、七夕乔乔、傻了吧唧、一叶知秋、二桶的家养猫猫、何处繁华笙歌落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落日猿向你推荐他的其他小说:

:,

:,

:,

:,

:,

希望你也喜欢

安室透看着诸星大被长谷川真滔滔不绝的资本家言论给怼得说不出话来,心中同病相怜的叹了口气()?(),

然后主动开口救诸星大于水火之中:“社长()?(),

既然你没事了可以过来批复这些已经被我整理好了的文件吗?”

诸星大给安室透投去一个感激的眼神,不枉他们同甘共苦这么长时间()?(),

虽然波本是组织成员,但有时候也还算不错的样子。

长谷川真却对安室透的打岔丝毫不为所动?()_[(.)]????????()?(),

一点都没有主动去工作的意思,笑嘻嘻的说道:“反正文件都在波本你的手里,你既然都整理好了,再顺手做完好了。我现在很忙的……”他又咔嚓咔嚓的吃起了零食。

安室透:“……”所以你的很忙就是指你在忙着吃零食吗?

诸星大主动走过去:“我来帮你吧。”

于是两人就这么伴随着长谷川真咔嚓咔嚓吃零食和吸溜吸溜喝饮料的声音,忙完了这一大堆的文件整理工作。

等他们刚忙完,放下手里文件的时候,提心吊胆的两人假装还没忙完,想等长谷川真走了他们再放下手里的文件,省得长谷川真又找理由给他们安排工作。

结果没想到,他们自以为装得挺好的,长谷川真就跟在他们身上安装了监控一样,他们刚整理完最后一份文件,长谷川真那魔鬼的声音就响了起来:“忙完了正好,跟我一块儿去巡视一下我们会社在东京的直营店,今天正好是智能手机公开销售的第一天,我们过去看看情况。”

长谷川真对自己那跑个步都要大喘气的体力值和武力值心理很有b数,也清楚自己现在是个多么香的香饽饽,所以每次出门,都要把波本和莱伊这俩保镖带上。

虽然这两人是假酒,但他们作为警方卧底的最基本道德还是有的,长谷川真就是拿捏着他们不会眼睁睁看着他去死,会尽全力的保护他的安全,他才敢带着两人出门浪。

至于说带着两瓶假酒出门会不会被抓……长谷川真可不信波本和莱伊作为不同国家官方机构的卧底,会互通情报信息,他们只要情报不互通,就会误以为对方是组织成员,会投鼠忌器,不敢贸然行事。

让两瓶假酒互相牵制着,长谷川真就能稳坐钓鱼台了。

安室透和诸星大的确就如长谷川真所料的那样,他们想对长谷川真动手,都碍于对方而不敢随便动手,误把对方当做难对付的组织成员,两人都特别谨慎。

毕竟卧底不容易呀,天天被长谷川真压榨劳动力,付出这么多的艰辛,要是最后因为这事卧底失败了,他们自己都没法原谅自己。

长谷川真戴上口罩和墨镜,就这么大摇大摆的带着安室透和诸星大两个假酒保镖出门去了。

安室透客串司机,开着车载着长谷川真和诸星大前往神佑株式会社的东京直营店。

这也是神佑株式会社最大的一家直营店,与其说是店铺,不如说是商场,占地面积足足有六百平。

在东京这寸土寸金的地方,一家店铺占地六百平,说是商场也不为过了。

如今这家直营店门口正排着大长队,偌大的店铺内竟然都容纳不下全部的客人,需要客人排队排到店外来。

长谷川真看着那长长得九曲十八弯看不见队尾在哪里的队伍,脸上也有些惊愕:“排队的人这么多?”

安室透作为情报人员,最了解情况,他解释道:“保护罩和智能手机的销售在东京都非常火热,这种排队情况从保护罩发售第一天开始就出现了。”

因为神佑株式会社的工厂生产线跟不上民众的购买需求,所以每次销售的商品数量都不算多,特别是这些保护罩还要供应全国乃至出口国外,能在东京直营店摆出来售卖的数量就更少了,排队购买就是不可避免的事情。

看着队伍中许多客人都是抱着小板凳或者是折叠帐篷的,就知道很多人是半夜都不回来,原地扎帐篷排队。

第一次来现场看壮观排队一幕的长谷川真:“……”他真没想到保护罩和智能手机能在游戏世界里引起这么大的轰动,他之前在新闻上看见相关报道,还以为是公司的人安排的托儿,心里还夸了一波安排托儿排队营造购买狂潮现象的员工很聪明呢。

结果没想到这些排队的人竟然是真顾客,而不是托儿!

长谷川真想进入店铺看看情况,就带着安室透和诸星大往店门口走去。

看着三人不排队就想进店,外面那些排队的人们就有些不满的嚷嚷了起来:“排队!怎么能插队呢?”

“就是就是,我们都排好久了,左边的队伍是买保护罩的,右边队伍是买智能手机的,你们赶紧去排队!”

在一众斥责他们应该是排队的声音中,长谷川真刚想解释自己不是来买保护罩和智能手机的,就听见一道凶巴巴的声音响起:“一看就知道他们三个不是来买东西的好么!”

长谷川真好奇的闻声望去,然后发现竟然是老熟人——松田阵平,以及松田阵平身边的萩原研二。

不过松田阵平和萩原研二对二号马甲青木真原来说是老熟人了,但对三号马甲长谷川真而言就没那么熟悉。

长谷川真犹豫着要不要上前打招呼,他身后可还有两瓶假酒呢。

想起自己之前在米花餐厅就跟萩原研二有过接触,以及他曾经注意到的安室透与萩原研二之间微妙的眼神互动,长谷川真还是朝萩原研二走了过去:“萩原警官,好久不见。”他摘下了墨镜,露出了上半张脸。

萩原研二也很快就通过这上半张脸认出了还戴着口罩的长谷川真,微微惊讶的笑了起来:“原来是社长啊,好久不见,真荣幸能在这里见到社长您。”

萩原研二也知道这里都是人,直接喊穿长谷川真身份是不行的,长谷川真虽然只是一家公司的社长,但因为这家公司售卖的明星产品,也导致长谷川真很有名气了。

或许这个名气不像那些明星一样,被人在大街上看到一个背影或者侧脸就能认出来,但在神佑株式会社的东京直营店门口,萩原研二要是敢喊一声‘长谷川社长’,只怕站在他们前后的排队顾客都要闻声围过来了。

所以萩原研二就只含糊的称呼长谷川真为社长,既不会显得不尊重,也不会暴露他的身份。

萩原研二目光从长谷川真身后的两个保镖身上扫过,并未开口说任何关系两人的话,仿佛他真的只是单纯看了两人一眼而已。

长谷川真又一次的注意到了萩原研二的目光,如果他先前没有怀疑的话,大概也不会觉得这目光有什么问题。

但是既然提前心存怀疑了,那么萩原研二看向安室透的目光,还有一旁松田阵平也看了安室透一眼的目光,都让长谷川真深深的怀疑他们之前是认识的。

虽然玩家已经知道波本就是警方派在樱花国公安警察的名声很臭,很不受其他部门警察的待见吗?

这种问题也不好直接问,长谷川真暂时放下,看了正在把玩自己手上墨镜的松田阵平一眼,开口说道:“萩原警官也是来买保护罩的吗?”他以为萩原研二和松田阵平是因为之前的保护罩用完了,所以才来排队购买。

对了,萩原研二和松田阵平之前身上的保护罩还是苏格兰送的呢,他们俩不仅认识波本,还认识苏格兰。

长谷川真想到这件事,忍住回头看一眼波本现在是什么表情的冲动,继续微笑着对萩原研二说:“想买这些东西可以直接找我的,虽然不会免费赠送贿赂警官先生,但让你们快速把东西买到手还是没问题的。”他看了一眼长长的队伍,“毕竟你们工作应该挺忙的吧。”

松田阵平一巴掌拍在萩原研二的肩膀上,问道:“hagi,你什么时候认识这位社长的?怎么都没告诉过我?”

萩原研二无奈的笑着说:“上次不是跟你说过了吗?就是那起米花餐厅议员被杀案。”

经过萩原研二的提醒,松田阵平也想起来了,他当时正在拆一个炸弹模型,太过专注,就没注意听萩原研二讲述的案件,刚才也就没想起来萩原研二是什么时候认识的长谷川真。

长谷川真目光看向松田阵平,主动向他伸出手:“你好,刚才真是谢谢你仗义出言帮我们解围了。”

松田阵平懒洋洋的伸手跟长谷川真握了一下,很快就松开手,但他对长谷川真的态度还是很认真的:“久仰大名了社长,我叫松田阵平,我真的很想冒昧问一下,那个智能手机……”

萩原研二连忙拉了松田阵平一把,堵住了他还没说完的话:“小阵平,这种时候问这种问题就太失礼了!”

不用松田阵平把话说完,萩原研二就知道松田阵平是想问智能手机的原理或者结构什么的,这也太冒昧了。哪家公司的社长会把自家产品的这种机密告诉外人啊!

被萩原研二及时阻止的松田阵平也冷静了下来,知道自己不该问的,他乖乖的闭嘴,想着待会儿把智能手机买到手了,回去就自己拆开看看。

松田阵平又不是想打听智能手机的制造机密,他只是单纯的想拆拆这种划时代黑科技般的智能手机罢了。

因为二号马甲青木真原跟松田阵平和萩原研二的接触不少,长谷川真也继承了青木真原对两人的好感度,所以并不介意松田阵平刚才的那点失礼冒犯,一笑而过:“没事,松田警官还真是真性情。”

松田阵平眯了眯眼,忽然问道:“社长是怎么知道我是警察的?”

习惯了自身的恶人气质被人误会,不拿出警察证很难让人相信自己是警察的松田阵平,听见长谷川真直接称呼他为‘松田警官’,下意识的就问了出来。

长谷川真:“……”这是共享了二号马甲的记忆之后,忘记自己的三号马甲应该还不知道松田阵平也是警察的事情。

不过长谷川真反应很快,他诧异的看向萩原研二:“诶?松田先生跟萩原警官是一起的,难道你不是警察吗?”

他一句反问,倒是让人觉得,松田阵平跟萩原研二待在一起,松田就该是警察才对。

长谷川真又麻溜的对松田阵平道歉:“不好意思,是我刻板印象了,我下意识以为萩原警官是警察,那么跟他一起的也是警察了。毕竟物以类聚,人以群分嘛。”

这个解释有点勉强,但还是说得通的。

松田阵平还嘀咕着“又不是警察的朋友也一定都是警察”之类的话,但他还是没抓着这个问题不放。

萩原研二打圆场笑道:“小阵平是我的幼驯染,他的确也是警察啦,不过他是爆处班的拆弹警察。”

长谷川真微笑着点了点头,并不介意这点小插曲。

但他心中着实是捏了一把冷汗,这个松田阵平未免也太敏锐了吧?好在貌似糊弄过去了。

长谷川真对两人微笑着转移话题:“两位警官先生是来买保护罩的还是买智能手机?”

萩原研二笑着回答道:“保护罩我们已经有了,这次是来买智能手机的,毕竟这种新款手机的确比老款的按键手机方便实用很多,信号也更好,功能更多,对我们警察而言帮助挺大的。”

长谷川真点了点头,说道:“那我带你们进去吧。”

松田阵平问道:“这是要带我们走后门吗?”

长谷川真笑吟吟的说道:“不,是走vip通道。”别把走后门说得那么难听嘛,也不是说完全不用排队了,因为产品销售火爆,就算是走vip通道,也是要跟其他vip顾客一起排队的。

但vip顾客的数量还是比普通顾客数量少太多了,队伍也排得短太多了。

长谷川真带着萩原研二和松田阵平进入了店内。

此时店铺内的vip招待区也排起了队伍,不过不必让顾客亲自去排队,而是给他们发了号码牌,他们可以坐在休息区等待叫号。

长谷川真对身后的安室透说道:“安室君,你去帮萩原警官和松田警官领两个号码牌吧。”

安室透点了点头,就朝发号码牌的员工走去。

安室透手里是有神佑株式会社vip贵宾卡的,毕竟有这种卡,以后在会社的各大直营店里就可以畅通无阻,很方便悄悄巡视店铺。

安室透展示了vip贵宾卡之后,就领回了两个号码牌,他分别递给了萩原研二和松田阵平。

松田阵平在接过号码牌的时候,忽然打量着安室透,用怀疑的语气问道:“看你手上的茧子,你会射击?”

安室透心头无语,松田阵平这家伙能不能别这么恶趣味,在这种时候找他的茬!

但他还是配合的回答道:“我是社长的保镖,当然会射击,我还有合法持枪证。”

松田阵平这才收回对安室透的警惕怀疑目光,似笑非笑的说道:“原来是这样啊,是我误会了,安室先生,真是抱歉啊,我把你当成那种在逃的法外狂徒了。”

安室透:“……”他磨了磨牙,“没关系,松田警官。”

这个卷毛混蛋一定是故意的,知道他这个时候不能暴露身份,故意在这个时候挑衅他!

可恶,拳头硬了!

萩原研二习惯性的给两人打圆场:“小阵平,不要随便怀疑长谷川社长的保镖啦!安室先生真是不好意思,不如我们待会儿请你们吃个饭,聊表歉意。”

安室透目光看向长谷川真,一副下意识征求雇主同意的模样,看得萩原研二和松田阵平感觉有点牙疼。

长谷川真笑眯眯的说道:“真是不好意思啊,安室君工作很忙,没时间出去慢慢聚餐吃饭,只能辜负萩原警官和松田警官的好意了。”

安室透没忍住阴阳了一句:“是啊,我工作忙得很,哪有时间吃饭啊,真是多亏了社长对我的看重呢。”

长谷川真笑容不变:“既然知道这是本社长对你的看重,就该更加努力的工作回报我啊。安室君,你年纪轻轻的不努力奋斗工作,以后还怎么升职加薪买房结婚走上人生巅峰呢?你这个年纪怎么睡得着的?难道不应该把吃饭睡觉的时间尽量挤出来忙工作吗?”

安室透面对长谷川真这老生常谈的pua社畜的话术已经习以为常了,面无表情的挪开目光,并不回应。

但第一次听到这种话术的萩原研二和松田阵平就惊呆了。

他们不敢置信的看向安室透。

难怪他们这次见到降谷零,总感觉他的眼睛下方肤色变得更深了一点,之前以为是错觉,现在看来那哪儿是错觉啊,分明就是黑眼圈啊!

连深肤色的降谷零都能被熬出黑眼圈,这工作得是多熬人?该不会真不让人睡觉吧?

降谷零你还好吗?曾经的警校第一该不会因为熬夜工作最后落得个猝死的殉职下场吧?

安室透避开两个大冤种同期那担忧又带着点儿幸灾乐祸意味的目光,默默的退回长谷川真的身后,跟诸星大站在一起。

萩原研二和松田阵平将目光放在了诸星大的黑眼圈上。

冷白皮的诸星大脸上黑眼圈就更明显了,跟被人揍了两拳眼睛似的。

同为保镖的诸星大黑眼圈这么严重,那么安室透的黑眼圈即使有肤色的遮掩,严重程度应该也不比诸星大差到哪儿去吧。

萩原研二和松田阵平是真心实意的担心着安室透的,虽然早就猜到安室透在执行秘密卧底任务,但看他这状态,这卧底任务也太艰难了吧?

两人已经脑补起了安室透白天忙着卧底工作,晚上忙着公安那边的工作,日以继夜的没个休息时间,这也太悲惨了。

安室透并不知道两个同期的脑补,他对自己被长谷川真这个资本家压榨得黑眼圈浓重的情况感到羞恼,就下意识的觉得萩原研二和松田阵平对自己的担心中带着幸灾乐祸,毕竟他连一个长谷川真都搞不定,还被压榨加班当社畜,要是被萩原松田两人知道,他们肯定会笑他一整年的。

诸星大:“……”他的黑眼圈有什么好看的?谁熬夜都会有黑眼圈的,这有什么稀奇好看的?

诸星大默默的提醒道:“叫号快到你们了。”

萩原研二和松田阵平这才挪开注视着诸星大黑眼圈的目光,毕竟他们不想暴露安室透身份,又想知道安室透的黑眼圈有多严重,就只能盯着情况跟安室透差不多的诸星大的黑眼圈看个不停了。

长谷川真心里有点犯嘀咕,难道诸星大也跟萩原松田两人早就相识?

只能说萩原研二和松田阵平两人不愧是精英警察,情绪控制和表情管理都做得非常好,哪怕长谷川真早有怀疑,也还是从他们脸上看不出什么来,不能确定他们是不是真的跟安室透诸星大早已相识。

不过长谷川真很快也将这些疑虑给抛开了,反正这也不是什么重要事情,无所谓啦,他早就知道安室透和诸星大是假酒了,也没必要了解假酒以前有哪些熟人。

萩原研二和松田阵平等到了叫号,两人去vip柜台前买到了两部智能手机。

因为智能手机数量稀少,只能限量购买,每人只能买一部。

所以想多买一部的松田阵平有点失望,萩原研二安慰道:“小阵平,要不我把我的这部手机借给你拆?”

听见萩原研二这句话的长谷川真:“……拆?”

他诧异的看向松田阵平,他还是第一次听到有人买这么贵的智能手机回家是为了拆的。当然,那些买了智能手机回去拆开想要仿造的手机厂商不算。

作者有话要说

感谢在2024-04-1012:00:00~2024-04-1212:00:00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容川3个;紫翼的水晶、账号已注销1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双双戏庭幽228瓶;啊鹿鹿鹿60瓶;八十九、为什么我还是学渣40瓶;瑾瑜、望君安兮望君息30瓶;⊙_⊙25瓶;橘子味的春天24瓶;nina一千20瓶;月色长宁14瓶;quq么么哒、源万路10瓶;简小七的晋江账号、青、兰溪春尽碧泱泱5瓶;压力大的神经病、玲珑骰子安红豆、不寿、雅3瓶;病乃迁、花溪墨、珅懿、始皇大大,名传千史、水破天绮、悄咪咪地看文文、小萌、秋殇、shuuki2瓶;岭海孤光、织田作的辣咖喱、时光匆匆、独眼鹰、七夕乔乔、傻了吧唧、一叶知秋、二桶的家养猫猫、何处繁华笙歌落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落日猿向你推荐他的其他小说:

:,

:,

:,

:,

:,

希望你也喜欢

安室透看着诸星大被长谷川真滔滔不绝的资本家言论给怼得说不出话来,心中同病相怜的叹了口气,然后主动开口救诸星大于水火之中:“社长,既然你没事了可以过来批复这些已经被我整理好了的文件吗?()?()”

诸星大给安室透投去一个感激的眼神,不枉他们同甘共苦这么长时间,虽然波本是组织成员,但有时候也还算不错的样子。

长谷川真却对安室透的打岔丝毫不为所动,一点都没有主动去工作的意思,笑嘻嘻的说道:“反正文件都在波本你的手里,你既然都整理好了,再顺手做完好了。我现在很忙的……()?()”

他又咔嚓咔嚓的吃起了零食。

安室透:“……1()_[(.)]1?1@?@?1()?()”

所以你的很忙就是指你在忙着吃零食吗?

诸星大主动走过去:“我来帮你吧。()?()”

于是两人就这么伴随着长谷川真咔嚓咔嚓吃零食和吸溜吸溜喝饮料的声音,忙完了这一大堆的文件整理工作。

等他们刚忙完,放下手里文件的时候,提心吊胆的两人假装还没忙完,想等长谷川真走了他们再放下手里的文件,省得长谷川真又找理由给他们安排工作。

结果没想到,他们自以为装得挺好的,长谷川真就跟在他们身上安装了监控一样,他们刚整理完最后一份文件,长谷川真那魔鬼的声音就响了起来:“忙完了正好,跟我一块儿去巡视一下我们会社在东京的直营店,今天正好是智能手机公开销售的第一天,我们过去看看情况。”

长谷川真对自己那跑个步都要大喘气的体力值和武力值心理很有b数,也清楚自己现在是个多么香的香饽饽,所以每次出门,都要把波本和莱伊这俩保镖带上。

虽然这两人是假酒,但他们作为警方卧底的最基本道德还是有的,长谷川真就是拿捏着他们不会眼睁睁看着他去死,会尽全力的保护他的安全,他才敢带着两人出门浪。

至于说带着两瓶假酒出门会不会被抓……长谷川真可不信波本和莱伊作为不同国家官方机构的卧底,会互通情报信息,他们只要情报不互通,就会误以为对方是组织成员,会投鼠忌器,不敢贸然行事。

让两瓶假酒互相牵制着,长谷川真就能稳坐钓鱼台了。

安室透和诸星大的确就如长谷川真所料的那样,他们想对长谷川真动手,都碍于对方而不敢随便动手,误把对方当做难对付的组织成员,两人都特别谨慎。

毕竟卧底不容易呀,天天被长谷川真压榨劳动力,付出这么多的艰辛,要是最后因为这事卧底失败了,他们自己都没法原谅自己。

长谷川真戴上口罩和墨镜,就这么大摇大摆的带着安室透和诸星大两个假酒保镖出门去了。

安室透客串司机,开着车载着长谷川真和诸星大前往神佑株式会社的东京直营店。

这也是神佑株式会社最大的一家直营店,与其说是店铺,不如说是商场,占地面积足足有六百平。

在东京这寸土寸金的地方,一家店铺占地六百平,说是商场也不为过了。

如今这家直营店门口正排着大长队,偌大的店铺内竟然都容纳不下全部的客人,需要客人排队排到店外来。

长谷川真看着那长长得九曲十八弯看不见队尾在哪里的队伍,脸上也有些惊愕:“排队的人这么多?”

安室透作为情报人员,最了解情况,他解释道:“保护罩和智能手机的销售在东京都非常火热,这种排队情况从保护罩发售第一天开始就出现了。”

因为神佑株式会社的工厂生产线跟不上民众的购买需求,所以每次销售的商品数量都不算多,特别是这些保护罩还要供应全国乃至出口国外,能在东京直营店摆出来售卖的数量就更少了,排队购买就是不可避免的事情。

看着队伍中许多客人都是抱着小板凳或者是折叠帐篷的,就知道很多人是半夜都不回来,原地扎帐篷排队。

第一次来现场看壮观排队一幕的长谷川真:“……”他真没想到保护罩和智能手机能在游戏世界里引起这么大的轰动,他之前在新闻上看见相关报道,还以为是公司的人安排的托儿,心里还夸了一波安排托儿排队营造购买狂潮现象的员工很聪明呢。

结果没想到这些排队的人竟然是真顾客,而不是托儿!

长谷川真想进入店铺看看情况,就带着安室透和诸星大往店门口走去。

看着三人不排队就想进店,外面那些排队的人们就有些不满的嚷嚷了起来:“排队!怎么能插队呢?”

“就是就是,我们都排好久了,左边的队伍是买保护罩的,右边队伍是买智能手机的,你们赶紧去排队!”

在一众斥责他们应该是排队的声音中,长谷川真刚想解释自己不是来买保护罩和智能手机的,就听见一道凶巴巴的声音响起:“一看就知道他们三个不是来买东西的好么!”

长谷川真好奇的闻声望去,然后发现竟然是老熟人——松田阵平,以及松田阵平身边的萩原研二。

不过松田阵平和萩原研二对二号马甲青木真原来说是老熟人了,但对三号马甲长谷川真而言就没那么熟悉。

长谷川真犹豫着要不要上前打招呼,他身后可还有两瓶假酒呢。

想起自己之前在米花餐厅就跟萩原研二有过接触,以及他曾经注意到的安室透与萩原研二之间微妙的眼神互动,长谷川真还是朝萩原研二走了过去:“萩原警官,好久不见。”他摘下了墨镜,露出了上半张脸。

萩原研二也很快就通过这上半张脸认出了还戴着口罩的长谷川真,微微惊讶的笑了起来:“原来是社长啊,好久不见,真荣幸能在这里见到社长您。”

萩原研二也知道这里都是人,直接喊穿长谷川真身份是不行的,长谷川真虽然只是一家公司的社长,但因为这家公司售卖的明星产品,也导致长谷川真很有名气了。

或许这个名气不像那些明星一样,被人在大街上看到一个背影或者侧脸就能认出来,但在神佑株式会社的东京直营店门口,萩原研二要是敢喊一声‘长谷川社长’,只怕站在他们前后的排队顾客都要闻声围过来了。

所以萩原研二就只含糊的称呼长谷川真为社长,既不会显得不尊重,也不会暴露他的身份。

萩原研二目光从长谷川真身后的两个保镖身上扫过,并未开口说任何关系两人的话,仿佛他真的只是单纯看了两人一眼而已。

长谷川真又一次的注意到了萩原研二的目光,如果他先前没有怀疑的话,大概也不会觉得这目光有什么问题。

但是既然提前心存怀疑了,那么萩原研二看向安室透的目光,还有一旁松田阵平也看了安室透一眼的目光,都让长谷川真深深的怀疑他们之前是认识的。

虽然玩家已经知道波本就是警方派在樱花国公安警察的名声很臭,很不受其他部门警察的待见吗?

这种问题也不好直接问,长谷川真暂时放下,看了正在把玩自己手上墨镜的松田阵平一眼,开口说道:“萩原警官也是来买保护罩的吗?”他以为萩原研二和松田阵平是因为之前的保护罩用完了,所以才来排队购买。

对了,萩原研二和松田阵平之前身上的保护罩还是苏格兰送的呢,他们俩不仅认识波本,还认识苏格兰。

长谷川真想到这件事,忍住回头看一眼波本现在是什么表情的冲动,继续微笑着对萩原研二说:“想买这些东西可以直接找我的,虽然不会免费赠送贿赂警官先生,但让你们快速把东西买到手还是没问题的。”他看了一眼长长的队伍,“毕竟你们工作应该挺忙的吧。”

松田阵平一巴掌拍在萩原研二的肩膀上,问道:“hagi,你什么时候认识这位社长的?怎么都没告诉过我?”

萩原研二无奈的笑着说:“上次不是跟你说过了吗?就是那起米花餐厅议员被杀案。”

经过萩原研二的提醒,松田阵平也想起来了,他当时正在拆一个炸弹模型,太过专注,就没注意听萩原研二讲述的案件,刚才也就没想起来萩原研二是什么时候认识的长谷川真。

长谷川真目光看向松田阵平,主动向他伸出手:“你好,刚才真是谢谢你仗义出言帮我们解围了。”

松田阵平懒洋洋的伸手跟长谷川真握了一下,很快就松开手,但他对长谷川真的态度还是很认真的:“久仰大名了社长,我叫松田阵平,我真的很想冒昧问一下,那个智能手机……”

萩原研二连忙拉了松田阵平一把,堵住了他还没说完的话:“小阵平,这种时候问这种问题就太失礼了!”

不用松田阵平把话说完,萩原研二就知道松田阵平是想问智能手机的原理或者结构什么的,这也太冒昧了。哪家公司的社长会把自家产品的这种机密告诉外人啊!

被萩原研二及时阻止的松田阵平也冷静了下来,知道自己不该问的,他乖乖的闭嘴,想着待会儿把智能手机买到手了,回去就自己拆开看看。

松田阵平又不是想打听智能手机的制造机密,他只是单纯的想拆拆这种划时代黑科技般的智能手机罢了。

因为二号马甲青木真原跟松田阵平和萩原研二的接触不少,长谷川真也继承了青木真原对两人的好感度,所以并不介意松田阵平刚才的那点失礼冒犯,一笑而过:“没事,松田警官还真是真性情。”

松田阵平眯了眯眼,忽然问道:“社长是怎么知道我是警察的?”

习惯了自身的恶人气质被人误会,不拿出警察证很难让人相信自己是警察的松田阵平,听见长谷川真直接称呼他为‘松田警官’,下意识的就问了出来。

长谷川真:“……”这是共享了二号马甲的记忆之后,忘记自己的三号马甲应该还不知道松田阵平也是警察的事情。

不过长谷川真反应很快,他诧异的看向萩原研二:“诶?松田先生跟萩原警官是一起的,难道你不是警察吗?”

他一句反问,倒是让人觉得,松田阵平跟萩原研二待在一起,松田就该是警察才对。

长谷川真又麻溜的对松田阵平道歉:“不好意思,是我刻板印象了,我下意识以为萩原警官是警察,那么跟他一起的也是警察了。毕竟物以类聚,人以群分嘛。”

这个解释有点勉强,但还是说得通的。

松田阵平还嘀咕着“又不是警察的朋友也一定都是警察”之类的话,但他还是没抓着这个问题不放。

萩原研二打圆场笑道:“小阵平是我的幼驯染,他的确也是警察啦,不过他是爆处班的拆弹警察。”

长谷川真微笑着点了点头,并不介意这点小插曲。

但他心中着实是捏了一把冷汗,这个松田阵平未免也太敏锐了吧?好在貌似糊弄过去了。

长谷川真对两人微笑着转移话题:“两位警官先生是来买保护罩的还是买智能手机?”

萩原研二笑着回答道:“保护罩我们已经有了,这次是来买智能手机的,毕竟这种新款手机的确比老款的按键手机方便实用很多,信号也更好,功能更多,对我们警察而言帮助挺大的。”

长谷川真点了点头,说道:“那我带你们进去吧。”

松田阵平问道:“这是要带我们走后门吗?”

长谷川真笑吟吟的说道:“不,是走vip通道。”别把走后门说得那么难听嘛,也不是说完全不用排队了,因为产品销售火爆,就算是走vip通道,也是要跟其他vip顾客一起排队的。

但vip顾客的数量还是比普通顾客数量少太多了,队伍也排得短太多了。

长谷川真带着萩原研二和松田阵平进入了店内。

此时店铺内的vip招待区也排起了队伍,不过不必让顾客亲自去排队,而是给他们发了号码牌,他们可以坐在休息区等待叫号。

长谷川真对身后的安室透说道:“安室君,你去帮萩原警官和松田警官领两个号码牌吧。”

安室透点了点头,就朝发号码牌的员工走去。

安室透手里是有神佑株式会社vip贵宾卡的,毕竟有这种卡,以后在会社的各大直营店里就可以畅通无阻,很方便悄悄巡视店铺。

安室透展示了vip贵宾卡之后,就领回了两个号码牌,他分别递给了萩原研二和松田阵平。

松田阵平在接过号码牌的时候,忽然打量着安室透,用怀疑的语气问道:“看你手上的茧子,你会射击?”

安室透心头无语,松田阵平这家伙能不能别这么恶趣味,在这种时候找他的茬!

但他还是配合的回答道:“我是社长的保镖,当然会射击,我还有合法持枪证。”

松田阵平这才收回对安室透的警惕怀疑目光,似笑非笑的说道:“原来是这样啊,是我误会了,安室先生,真是抱歉啊,我把你当成那种在逃的法外狂徒了。”

安室透:“……”他磨了磨牙,“没关系,松田警官。”

这个卷毛混蛋一定是故意的,知道他这个时候不能暴露身份,故意在这个时候挑衅他!

可恶,拳头硬了!

萩原研二习惯性的给两人打圆场:“小阵平,不要随便怀疑长谷川社长的保镖啦!安室先生真是不好意思,不如我们待会儿请你们吃个饭,聊表歉意。”

安室透目光看向长谷川真,一副下意识征求雇主同意的模样,看得萩原研二和松田阵平感觉有点牙疼。

长谷川真笑眯眯的说道:“真是不好意思啊,安室君工作很忙,没时间出去慢慢聚餐吃饭,只能辜负萩原警官和松田警官的好意了。”

安室透没忍住阴阳了一句:“是啊,我工作忙得很,哪有时间吃饭啊,真是多亏了社长对我的看重呢。”

长谷川真笑容不变:“既然知道这是本社长对你的看重,就该更加努力的工作回报我啊。安室君,你年纪轻轻的不努力奋斗工作,以后还怎么升职加薪买房结婚走上人生巅峰呢?你这个年纪怎么睡得着的?难道不应该把吃饭睡觉的时间尽量挤出来忙工作吗?”

安室透面对长谷川真这老生常谈的pua社畜的话术已经习以为常了,面无表情的挪开目光,并不回应。

但第一次听到这种话术的萩原研二和松田阵平就惊呆了。

他们不敢置信的看向安室透。

难怪他们这次见到降谷零,总感觉他的眼睛下方肤色变得更深了一点,之前以为是错觉,现在看来那哪儿是错觉啊,分明就是黑眼圈啊!

连深肤色的降谷零都能被熬出黑眼圈,这工作得是多熬人?该不会真不让人睡觉吧?

降谷零你还好吗?曾经的警校第一该不会因为熬夜工作最后落得个猝死的殉职下场吧?

安室透避开两个大冤种同期那担忧又带着点儿幸灾乐祸意味的目光,默默的退回长谷川真的身后,跟诸星大站在一起。

萩原研二和松田阵平将目光放在了诸星大的黑眼圈上。

冷白皮的诸星大脸上黑眼圈就更明显了,跟被人揍了两拳眼睛似的。

同为保镖的诸星大黑眼圈这么严重,那么安室透的黑眼圈即使有肤色的遮掩,严重程度应该也不比诸星大差到哪儿去吧。

萩原研二和松田阵平是真心实意的担心着安室透的,虽然早就猜到安室透在执行秘密卧底任务,但看他这状态,这卧底任务也太艰难了吧?

两人已经脑补起了安室透白天忙着卧底工作,晚上忙着公安那边的工作,日以继夜的没个休息时间,这也太悲惨了。

安室透并不知道两个同期的脑补,他对自己被长谷川真这个资本家压榨得黑眼圈浓重的情况感到羞恼,就下意识的觉得萩原研二和松田阵平对自己的担心中带着幸灾乐祸,毕竟他连一个长谷川真都搞不定,还被压榨加班当社畜,要是被萩原松田两人知道,他们肯定会笑他一整年的。

诸星大:“……”他的黑眼圈有什么好看的?谁熬夜都会有黑眼圈的,这有什么稀奇好看的?

诸星大默默的提醒道:“叫号快到你们了。”

萩原研二和松田阵平这才挪开注视着诸星大黑眼圈的目光,毕竟他们不想暴露安室透身份,又想知道安室透的黑眼圈有多严重,就只能盯着情况跟安室透差不多的诸星大的黑眼圈看个不停了。

长谷川真心里有点犯嘀咕,难道诸星大也跟萩原松田两人早就相识?

只能说萩原研二和松田阵平两人不愧是精英警察,情绪控制和表情管理都做得非常好,哪怕长谷川真早有怀疑,也还是从他们脸上看不出什么来,不能确定他们是不是真的跟安室透诸星大早已相识。

不过长谷川真很快也将这些疑虑给抛开了,反正这也不是什么重要事情,无所谓啦,他早就知道安室透和诸星大是假酒了,也没必要了解假酒以前有哪些熟人。

萩原研二和松田阵平等到了叫号,两人去vip柜台前买到了两部智能手机。

因为智能手机数量稀少,只能限量购买,每人只能买一部。

所以想多买一部的松田阵平有点失望,萩原研二安慰道:“小阵平,要不我把我的这部手机借给你拆?”

听见萩原研二这句话的长谷川真:“……拆?”

他诧异的看向松田阵平,他还是第一次听到有人买这么贵的智能手机回家是为了拆的。当然,那些买了智能手机回去拆开想要仿造的手机厂商不算。

作者有话要说

感谢在2024-04-1012:00:00~2024-04-1212:00:00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容川3个;紫翼的水晶、账号已注销1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双双戏庭幽228瓶;啊鹿鹿鹿60瓶;八十九、为什么我还是学渣40瓶;瑾瑜、望君安兮望君息30瓶;⊙_⊙25瓶;橘子味的春天24瓶;nina一千20瓶;月色长宁14瓶;quq么么哒、源万路10瓶;简小七的晋江账号、青、兰溪春尽碧泱泱5瓶;压力大的神经病、玲珑骰子安红豆、不寿、雅3瓶;病乃迁、花溪墨、珅懿、始皇大大,名传千史、水破天绮、悄咪咪地看文文、小萌、秋殇、shuuki2瓶;岭海孤光、织田作的辣咖喱、时光匆匆、独眼鹰、七夕乔乔、傻了吧唧、一叶知秋、二桶的家养猫猫、何处繁华笙歌落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落日猿向你推荐他的其他小说:

:,

:,

:,

:,

:,

希望你也喜欢

安室透看着诸星大被长谷川真滔滔不绝的资本家言论给怼得说不出话来,心中同病相怜的叹了口气,然后主动开口救诸星大于水火之中:“社长,既然你没事了可以过来批复这些已经被我整理好了的文件吗?()?()”

诸星大给安室透投去一个感激的眼神,不枉他们同甘共苦这么长时间,虽然波本是组织成员,但有时候也还算不错的样子。

长谷川真却对安室透的打岔丝毫不为所动,一点都没有主动去工作的意思,笑嘻嘻的说道:“反正文件都在波本你的手里,你既然都整理好了,再顺手做完好了。我现在很忙的……()?()”

他又咔嚓咔嚓的吃起了零食。

安室透:“……()?()”

所以你的很忙就是指你在忙着吃零食吗?

诸星大主动走过去:“我§?╬?╬§()?()”

于是两人就这么伴随着长谷川真咔嚓咔嚓吃零食和吸溜吸溜喝饮料的声音,忙完了这一大堆的文件整理工作。

等他们刚忙完,放下手里文件的时候,提心吊胆的两人假装还没忙完,想等长谷川真走了他们再放下手里的文件,省得长谷川真又找理由给他们安排工作。

结果没想到,他们自以为装得挺好的,长谷川真就跟在他们身上安装了监控一样,他们刚整理完最后一份文件,长谷川真那魔鬼的声音就响了起来:“忙完了正好,跟我一块儿去巡视一下我们会社在东京的直营店,今天正好是智能手机公开销售的第一天,我们过去看看情况。”

长谷川真对自己那跑个步都要大喘气的体力值和武力值心理很有b数,也清楚自己现在是个多么香的香饽饽,所以每次出门,都要把波本和莱伊这俩保镖带上。

虽然这两人是假酒,但他们作为警方卧底的最基本道德还是有的,长谷川真就是拿捏着他们不会眼睁睁看着他去死,会尽全力的保护他的安全,他才敢带着两人出门浪。

至于说带着两瓶假酒出门会不会被抓……长谷川真可不信波本和莱伊作为不同国家官方机构的卧底,会互通情报信息,他们只要情报不互通,就会误以为对方是组织成员,会投鼠忌器,不敢贸然行事。

让两瓶假酒互相牵制着,长谷川真就能稳坐钓鱼台了。

安室透和诸星大的确就如长谷川真所料的那样,他们想对长谷川真动手,都碍于对方而不敢随便动手,误把对方当做难对付的组织成员,两人都特别谨慎。

毕竟卧底不容易呀,天天被长谷川真压榨劳动力,付出这么多的艰辛,要是最后因为这事卧底失败了,他们自己都没法原谅自己。

长谷川真戴上口罩和墨镜,就这么大摇大摆的带着安室透和诸星大两个假酒保镖出门去了。

安室透客串司机,开着车载着长谷川真和诸星大前往神佑株式会社的东京直营店。

这也是神佑株式会社最大的一家直营店,与其说是店铺,不如说是商场,占地面积足足有六百平。

在东京这寸土寸金的地方,一家店铺占地六百平,说是商场也不为过了。

如今这家直营店门口正排着大长队,偌大的店铺内竟然都容纳不下全部的客人,需要客人排队排到店外来。

长谷川真看着那长长得九曲十八弯看不见队尾在哪里的队伍,脸上也有些惊愕:“排队的人这么多?”

安室透作为情报人员,最了解情况,他解释道:“保护罩和智能手机的销售在东京都非常火热,这种排队情况从保护罩发售第一天开始就出现了。”

因为神佑株式会社的工厂生产线跟不上民众的购买需求,所以每次销售的商品数量都不算多,特别是这些保护罩还要供应全国乃至出口国外,能在东京直营店摆出来售卖的数量就更少了,排队购买就是不可避免的事情。

看着队伍中许多客人都是抱着小板凳或者是折叠帐篷的,就知道很多人是半夜都不回来,原地扎帐篷排队。

第一次来现场看壮观排队一幕的长谷川真:“……”他真没想到保护罩和智能手机能在游戏世界里引起这么大的轰动,他之前在新闻上看见相关报道,还以为是公司的人安排的托儿,心里还夸了一波安排托儿排队营造购买狂潮现象的员工很聪明呢。

结果没想到这些排队的人竟然是真顾客,而不是托儿!

长谷川真想进入店铺看看情况,就带着安室透和诸星大往店门口走去。

看着三人不排队就想进店,外面那些排队的人们就有些不满的嚷嚷了起来:“排队!怎么能插队呢?”

“就是就是,我们都排好久了,左边的队伍是买保护罩的,右边队伍是买智能手机的,你们赶紧去排队!”

在一众斥责他们应该是排队的声音中,长谷川真刚想解释自己不是来买保护罩和智能手机的,就听见一道凶巴巴的声音响起:“一看就知道他们三个不是来买东西的好么!”

长谷川真好奇的闻声望去,然后发现竟然是老熟人——松田阵平,以及松田阵平身边的萩原研二。

不过松田阵平和萩原研二对二号马甲青木真原来说是老熟人了,但对三号马甲长谷川真而言就没那么熟悉。

长谷川真犹豫着要不要上前打招呼,他身后可还有两瓶假酒呢。

想起自己之前在米花餐厅就跟萩原研二有过接触,以及他曾经注意到的安室透与萩原研二之间微妙的眼神互动,长谷川真还是朝萩原研二走了过去:“萩原警官,好久不见。”他摘下了墨镜,露出了上半张脸。

萩原研二也很快就通过这上半张脸认出了还戴着口罩的长谷川真,微微惊讶的笑了起来:“原来是社长啊,好久不见,真荣幸能在这里见到社长您。”

萩原研二也知道这里都是人,直接喊穿长谷川真身份是不行的,长谷川真虽然只是一家公司的社长,但因为这家公司售卖的明星产品,也导致长谷川真很有名气了。

或许这个名气不像那些明星一样,被人在大街上看到一个背影或者侧脸就能认出来,但在神佑株式会社的东京直营店门口,萩原研二要是敢喊一声‘长谷川社长’,只怕站在他们前后的排队顾客都要闻声围过来了。

所以萩原研二就只含糊的称呼长谷川真为社长,既不会显得不尊重,也不会暴露他的身份。

萩原研二目光从长谷川真身后的两个保镖身上扫过,并未开口说任何关系两人的话,仿佛他真的只是单纯看了两人一眼而已。

长谷川真又一次的注意到了萩原研二的目光,如果他先前没有怀疑的话,大概也不会觉得这目光有什么问题。

但是既然提前心存怀疑了,那么萩原研二看向安室透的目光,还有一旁松田阵平也看了安室透一眼的目光,都让长谷川真深深的怀疑他们之前是认识的。

虽然玩家已经知道波本就是警方派在樱花国公安警察的名声很臭,很不受其他部门警察的待见吗?

这种问题也不好直接问,长谷川真暂时放下,看了正在把玩自己手上墨镜的松田阵平一眼,开口说道:“萩原警官也是来买保护罩的吗?”他以为萩原研二和松田阵平是因为之前的保护罩用完了,所以才来排队购买。

对了,萩原研二和松田阵平之前身上的保护罩还是苏格兰送的呢,他们俩不仅认识波本,还认识苏格兰。

长谷川真想到这件事,忍住回头看一眼波本现在是什么表情的冲动,继续微笑着对萩原研二说:“想买这些东西可以直接找我的,虽然不会免费赠送贿赂警官先生,但让你们快速把东西买到手还是没问题的。”他看了一眼长长的队伍,“毕竟你们工作应该挺忙的吧。”

松田阵平一巴掌拍在萩原研二的肩膀上,问道:“hagi,你什么时候认识这位社长的?怎么都没告诉过我?”

萩原研二无奈的笑着说:“上次不是跟你说过了吗?就是那起米花餐厅议员被杀案。”

经过萩原研二的提醒,松田阵平也想起来了,他当时正在拆一个炸弹模型,太过专注,就没注意听萩原研二讲述的案件,刚才也就没想起来萩原研二是什么时候认识的长谷川真。

长谷川真目光看向松田阵平,主动向他伸出手:“你好,刚才真是谢谢你仗义出言帮我们解围了。”

松田阵平懒洋洋的伸手跟长谷川真握了一下,很快就松开手,但他对长谷川真的态度还是很认真的:“久仰大名了社长,我叫松田阵平,我真的很想冒昧问一下,那个智能手机……”

萩原研二连忙拉了松田阵平一把,堵住了他还没说完的话:“小阵平,这种时候问这种问题就太失礼了!”

不用松田阵平把话说完,萩原研二就知道松田阵平是想问智能手机的原理或者结构什么的,这也太冒昧了。哪家公司的社长会把自家产品的这种机密告诉外人啊!

被萩原研二及时阻止的松田阵平也冷静了下来,知道自己不该问的,他乖乖的闭嘴,想着待会儿把智能手机买到手了,回去就自己拆开看看。

松田阵平又不是想打听智能手机的制造机密,他只是单纯的想拆拆这种划时代黑科技般的智能手机罢了。

因为二号马甲青木真原跟松田阵平和萩原研二的接触不少,长谷川真也继承了青木真原对两人的好感度,所以并不介意松田阵平刚才的那点失礼冒犯,一笑而过:“没事,松田警官还真是真性情。”

松田阵平眯了眯眼,忽然问道:“社长是怎么知道我是警察的?”

习惯了自身的恶人气质被人误会,不拿出警察证很难让人相信自己是警察的松田阵平,听见长谷川真直接称呼他为‘松田警官’,下意识的就问了出来。

长谷川真:“……”这是共享了二号马甲的记忆之后,忘记自己的三号马甲应该还不知道松田阵平也是警察的事情。

不过长谷川真反应很快,他诧异的看向萩原研二:“诶?松田先生跟萩原警官是一起的,难道你不是警察吗?”

他一句反问,倒是让人觉得,松田阵平跟萩原研二待在一起,松田就该是警察才对。

长谷川真又麻溜的对松田阵平道歉:“不好意思,是我刻板印象了,我下意识以为萩原警官是警察,那么跟他一起的也是警察了。毕竟物以类聚,人以群分嘛。”

这个解释有点勉强,但还是说得通的。

松田阵平还嘀咕着“又不是警察的朋友也一定都是警察”之类的话,但他还是没抓着这个问题不放。

萩原研二打圆场笑道:“小阵平是我的幼驯染,他的确也是警察啦,不过他是爆处班的拆弹警察。”

长谷川真微笑着点了点头,并不介意这点小插曲。

但他心中着实是捏了一把冷汗,这个松田阵平未免也太敏锐了吧?好在貌似糊弄过去了。

长谷川真对两人微笑着转移话题:“两位警官先生是来买保护罩的还是买智能手机?”

萩原研二笑着回答道:“保护罩我们已经有了,这次是来买智能手机的,毕竟这种新款手机的确比老款的按键手机方便实用很多,信号也更好,功能更多,对我们警察而言帮助挺大的。”

长谷川真点了点头,说道:“那我带你们进去吧。”

松田阵平问道:“这是要带我们走后门吗?”

长谷川真笑吟吟的说道:“不,是走vip通道。”别把走后门说得那么难听嘛,也不是说完全不用排队了,因为产品销售火爆,就算是走vip通道,也是要跟其他vip顾客一起排队的。

但vip顾客的数量还是比普通顾客数量少太多了,队伍也排得短太多了。

长谷川真带着萩原研二和松田阵平进入了店内。

此时店铺内的vip招待区也排起了队伍,不过不必让顾客亲自去排队,而是给他们发了号码牌,他们可以坐在休息区等待叫号。

长谷川真对身后的安室透说道:“安室君,你去帮萩原警官和松田警官领两个号码牌吧。”

安室透点了点头,就朝发号码牌的员工走去。

安室透手里是有神佑株式会社vip贵宾卡的,毕竟有这种卡,以后在会社的各大直营店里就可以畅通无阻,很方便悄悄巡视店铺。

安室透展示了vip贵宾卡之后,就领回了两个号码牌,他分别递给了萩原研二和松田阵平。

松田阵平在接过号码牌的时候,忽然打量着安室透,用怀疑的语气问道:“看你手上的茧子,你会射击?”

安室透心头无语,松田阵平这家伙能不能别这么恶趣味,在这种时候找他的茬!

但他还是配合的回答道:“我是社长的保镖,当然会射击,我还有合法持枪证。”

松田阵平这才收回对安室透的警惕怀疑目光,似笑非笑的说道:“原来是这样啊,是我误会了,安室先生,真是抱歉啊,我把你当成那种在逃的法外狂徒了。”

安室透:“……”他磨了磨牙,“没关系,松田警官。”

这个卷毛混蛋一定是故意的,知道他这个时候不能暴露身份,故意在这个时候挑衅他!

可恶,拳头硬了!

萩原研二习惯性的给两人打圆场:“小阵平,不要随便怀疑长谷川社长的保镖啦!安室先生真是不好意思,不如我们待会儿请你们吃个饭,聊表歉意。”

安室透目光看向长谷川真,一副下意识征求雇主同意的模样,看得萩原研二和松田阵平感觉有点牙疼。

长谷川真笑眯眯的说道:“真是不好意思啊,安室君工作很忙,没时间出去慢慢聚餐吃饭,只能辜负萩原警官和松田警官的好意了。”

安室透没忍住阴阳了一句:“是啊,我工作忙得很,哪有时间吃饭啊,真是多亏了社长对我的看重呢。”

长谷川真笑容不变:“既然知道这是本社长对你的看重,就该更加努力的工作回报我啊。安室君,你年纪轻轻的不努力奋斗工作,以后还怎么升职加薪买房结婚走上人生巅峰呢?你这个年纪怎么睡得着的?难道不应该把吃饭睡觉的时间尽量挤出来忙工作吗?”

安室透面对长谷川真这老生常谈的pua社畜的话术已经习以为常了,面无表情的挪开目光,并不回应。

但第一次听到这种话术的萩原研二和松田阵平就惊呆了。

他们不敢置信的看向安室透。

难怪他们这次见到降谷零,总感觉他的眼睛下方肤色变得更深了一点,之前以为是错觉,现在看来那哪儿是错觉啊,分明就是黑眼圈啊!

连深肤色的降谷零都能被熬出黑眼圈,这工作得是多熬人?该不会真不让人睡觉吧?

降谷零你还好吗?曾经的警校第一该不会因为熬夜工作最后落得个猝死的殉职下场吧?

安室透避开两个大冤种同期那担忧又带着点儿幸灾乐祸意味的目光,默默的退回长谷川真的身后,跟诸星大站在一起。

萩原研二和松田阵平将目光放在了诸星大的黑眼圈上。

冷白皮的诸星大脸上黑眼圈就更明显了,跟被人揍了两拳眼睛似的。

同为保镖的诸星大黑眼圈这么严重,那么安室透的黑眼圈即使有肤色的遮掩,严重程度应该也不比诸星大差到哪儿去吧。

萩原研二和松田阵平是真心实意的担心着安室透的,虽然早就猜到安室透在执行秘密卧底任务,但看他这状态,这卧底任务也太艰难了吧?

两人已经脑补起了安室透白天忙着卧底工作,晚上忙着公安那边的工作,日以继夜的没个休息时间,这也太悲惨了。

安室透并不知道两个同期的脑补,他对自己被长谷川真这个资本家压榨得黑眼圈浓重的情况感到羞恼,就下意识的觉得萩原研二和松田阵平对自己的担心中带着幸灾乐祸,毕竟他连一个长谷川真都搞不定,还被压榨加班当社畜,要是被萩原松田两人知道,他们肯定会笑他一整年的。

诸星大:“……”他的黑眼圈有什么好看的?谁熬夜都会有黑眼圈的,这有什么稀奇好看的?

诸星大默默的提醒道:“叫号快到你们了。”

萩原研二和松田阵平这才挪开注视着诸星大黑眼圈的目光,毕竟他们不想暴露安室透身份,又想知道安室透的黑眼圈有多严重,就只能盯着情况跟安室透差不多的诸星大的黑眼圈看个不停了。

长谷川真心里有点犯嘀咕,难道诸星大也跟萩原松田两人早就相识?

只能说萩原研二和松田阵平两人不愧是精英警察,情绪控制和表情管理都做得非常好,哪怕长谷川真早有怀疑,也还是从他们脸上看不出什么来,不能确定他们是不是真的跟安室透诸星大早已相识。

不过长谷川真很快也将这些疑虑给抛开了,反正这也不是什么重要事情,无所谓啦,他早就知道安室透和诸星大是假酒了,也没必要了解假酒以前有哪些熟人。

萩原研二和松田阵平等到了叫号,两人去vip柜台前买到了两部智能手机。

因为智能手机数量稀少,只能限量购买,每人只能买一部。

所以想多买一部的松田阵平有点失望,萩原研二安慰道:“小阵平,要不我把我的这部手机借给你拆?”

听见萩原研二这句话的长谷川真:“……拆?”

他诧异的看向松田阵平,他还是第一次听到有人买这么贵的智能手机回家是为了拆的。当然,那些买了智能手机回去拆开想要仿造的手机厂商不算。

作者有话要说

感谢在2024-04-1012:00:00~2024-04-1212:00:00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容川3个;紫翼的水晶、账号已注销1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双双戏庭幽228瓶;啊鹿鹿鹿60瓶;八十九、为什么我还是学渣40瓶;瑾瑜、望君安兮望君息30瓶;⊙_⊙25瓶;橘子味的春天24瓶;nina一千20瓶;月色长宁14瓶;quq么么哒、源万路10瓶;简小七的晋江账号、青、兰溪春尽碧泱泱5瓶;压力大的神经病、玲珑骰子安红豆、不寿、雅3瓶;病乃迁、花溪墨、珅懿、始皇大大,名传千史、水破天绮、悄咪咪地看文文、小萌、秋殇、shuuki2瓶;岭海孤光、织田作的辣咖喱、时光匆匆、独眼鹰、七夕乔乔、傻了吧唧、一叶知秋、二桶的家养猫猫、何处繁华笙歌落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落日猿向你推荐他的其他小说:

:,

:,

:,

:,

:,

希望你也喜欢

安室透看着诸星大被长谷川真滔滔不绝的资本家言论给怼得说不出话来,心中同病相怜的叹了口气()?(),

然后主动开口救诸星大于水火之中:“社长()?(),

既然你没事了可以过来批复这些已经被我整理好了的文件吗?”

诸星大给安室透投去一个感激的眼神,不枉他们同甘共苦这么长时间?()??*?*??()?(),

虽然波本是组织成员,但有时候也还算不错的样子。

长谷川真却对安室透的打岔丝毫不为所动()?(),

一点都没有主动去工作的意思,笑嘻嘻的说道:“反正文件都在波本你的手里,你既然都整理好了,再顺手做完好了。我现在很忙的……”他又咔嚓咔嚓的吃起了零食。

安室透:“……”所以你的很忙就是指你在忙着吃零食吗?

诸星大主动走过去:“我来帮你吧。”

于是两人就这么伴随着长谷川真咔嚓咔嚓吃零食和吸溜吸溜喝饮料的声音,忙完了这一大堆的文件整理工作。

等他们刚忙完,放下手里文件的时候,提心吊胆的两人假装还没忙完,想等长谷川真走了他们再放下手里的文件,省得长谷川真又找理由给他们安排工作。

结果没想到,他们自以为装得挺好的,长谷川真就跟在他们身上安装了监控一样,他们刚整理完最后一份文件,长谷川真那魔鬼的声音就响了起来:“忙完了正好,跟我一块儿去巡视一下我们会社在东京的直营店,今天正好是智能手机公开销售的第一天,我们过去看看情况。”

长谷川真对自己那跑个步都要大喘气的体力值和武力值心理很有b数,也清楚自己现在是个多么香的香饽饽,所以每次出门,都要把波本和莱伊这俩保镖带上。

虽然这两人是假酒,但他们作为警方卧底的最基本道德还是有的,长谷川真就是拿捏着他们不会眼睁睁看着他去死,会尽全力的保护他的安全,他才敢带着两人出门浪。

至于说带着两瓶假酒出门会不会被抓……长谷川真可不信波本和莱伊作为不同国家官方机构的卧底,会互通情报信息,他们只要情报不互通,就会误以为对方是组织成员,会投鼠忌器,不敢贸然行事。

让两瓶假酒互相牵制着,长谷川真就能稳坐钓鱼台了。

安室透和诸星大的确就如长谷川真所料的那样,他们想对长谷川真动手,都碍于对方而不敢随便动手,误把对方当做难对付的组织成员,两人都特别谨慎。

毕竟卧底不容易呀,天天被长谷川真压榨劳动力,付出这么多的艰辛,要是最后因为这事卧底失败了,他们自己都没法原谅自己。

长谷川真戴上口罩和墨镜,就这么大摇大摆的带着安室透和诸星大两个假酒保镖出门去了。

安室透客串司机,开着车载着长谷川真和诸星大前往神佑株式会社的东京直营店。

这也是神佑株式会社最大的一家直营店,与其说是店铺,不如说是商场,占地面积足足有六百平。

在东京这寸土寸金的地方,一家店铺占地六百平,说是商场也不为过了。

如今这家直营店门口正排着大长队,偌大的店铺内竟然都容纳不下全部的客人,需要客人排队排到店外来。

长谷川真看着那长长得九曲十八弯看不见队尾在哪里的队伍,脸上也有些惊愕:“排队的人这么多?”

安室透作为情报人员,最了解情况,他解释道:“保护罩和智能手机的销售在东京都非常火热,这种排队情况从保护罩发售第一天开始就出现了。”

因为神佑株式会社的工厂生产线跟不上民众的购买需求,所以每次销售的商品数量都不算多,特别是这些保护罩还要供应全国乃至出口国外,能在东京直营店摆出来售卖的数量就更少了,排队购买就是不可避免的事情。

看着队伍中许多客人都是抱着小板凳或者是折叠帐篷的,就知道很多人是半夜都不回来,原地扎帐篷排队。

第一次来现场看壮观排队一幕的长谷川真:“……”他真没想到保护罩和智能手机能在游戏世界里引起这么大的轰动,他之前在新闻上看见相关报道,还以为是公司的人安排的托儿,心里还夸了一波安排托儿排队营造购买狂潮现象的员工很聪明呢。

结果没想到这些排队的人竟然是真顾客,而不是托儿!

长谷川真想进入店铺看看情况,就带着安室透和诸星大往店门口走去。

看着三人不排队就想进店,外面那些排队的人们就有些不满的嚷嚷了起来:“排队!怎么能插队呢?”

“就是就是,我们都排好久了,左边的队伍是买保护罩的,右边队伍是买智能手机的,你们赶紧去排队!”

在一众斥责他们应该是排队的声音中,长谷川真刚想解释自己不是来买保护罩和智能手机的,就听见一道凶巴巴的声音响起:“一看就知道他们三个不是来买东西的好么!”

长谷川真好奇的闻声望去,然后发现竟然是老熟人——松田阵平,以及松田阵平身边的萩原研二。

不过松田阵平和萩原研二对二号马甲青木真原来说是老熟人了,但对三号马甲长谷川真而言就没那么熟悉。

长谷川真犹豫着要不要上前打招呼,他身后可还有两瓶假酒呢。

想起自己之前在米花餐厅就跟萩原研二有过接触,以及他曾经注意到的安室透与萩原研二之间微妙的眼神互动,长谷川真还是朝萩原研二走了过去:“萩原警官,好久不见。”他摘下了墨镜,露出了上半张脸。

萩原研二也很快就通过这上半张脸认出了还戴着口罩的长谷川真,微微惊讶的笑了起来:“原来是社长啊,好久不见,真荣幸能在这里见到社长您。”

萩原研二也知道这里都是人,直接喊穿长谷川真身份是不行的,长谷川真虽然只是一家公司的社长,但因为这家公司售卖的明星产品,也导致长谷川真很有名气了。

或许这个名气不像那些明星一样,被人在大街上看到一个背影或者侧脸就能认出来,但在神佑株式会社的东京直营店门口,萩原研二要是敢喊一声‘长谷川社长’,只怕站在他们前后的排队顾客都要闻声围过来了。

所以萩原研二就只含糊的称呼长谷川真为社长,既不会显得不尊重,也不会暴露他的身份。

萩原研二目光从长谷川真身后的两个保镖身上扫过,并未开口说任何关系两人的话,仿佛他真的只是单纯看了两人一眼而已。

长谷川真又一次的注意到了萩原研二的目光,如果他先前没有怀疑的话,大概也不会觉得这目光有什么问题。

但是既然提前心存怀疑了,那么萩原研二看向安室透的目光,还有一旁松田阵平也看了安室透一眼的目光,都让长谷川真深深的怀疑他们之前是认识的。

虽然玩家已经知道波本就是警方派在樱花国公安警察的名声很臭,很不受其他部门警察的待见吗?

这种问题也不好直接问,长谷川真暂时放下,看了正在把玩自己手上墨镜的松田阵平一眼,开口说道:“萩原警官也是来买保护罩的吗?”他以为萩原研二和松田阵平是因为之前的保护罩用完了,所以才来排队购买。

对了,萩原研二和松田阵平之前身上的保护罩还是苏格兰送的呢,他们俩不仅认识波本,还认识苏格兰。

长谷川真想到这件事,忍住回头看一眼波本现在是什么表情的冲动,继续微笑着对萩原研二说:“想买这些东西可以直接找我的,虽然不会免费赠送贿赂警官先生,但让你们快速把东西买到手还是没问题的。”他看了一眼长长的队伍,“毕竟你们工作应该挺忙的吧。”

松田阵平一巴掌拍在萩原研二的肩膀上,问道:“hagi,你什么时候认识这位社长的?怎么都没告诉过我?”

萩原研二无奈的笑着说:“上次不是跟你说过了吗?就是那起米花餐厅议员被杀案。”

经过萩原研二的提醒,松田阵平也想起来了,他当时正在拆一个炸弹模型,太过专注,就没注意听萩原研二讲述的案件,刚才也就没想起来萩原研二是什么时候认识的长谷川真。

长谷川真目光看向松田阵平,主动向他伸出手:“你好,刚才真是谢谢你仗义出言帮我们解围了。”

松田阵平懒洋洋的伸手跟长谷川真握了一下,很快就松开手,但他对长谷川真的态度还是很认真的:“久仰大名了社长,我叫松田阵平,我真的很想冒昧问一下,那个智能手机……”

萩原研二连忙拉了松田阵平一把,堵住了他还没说完的话:“小阵平,这种时候问这种问题就太失礼了!”

不用松田阵平把话说完,萩原研二就知道松田阵平是想问智能手机的原理或者结构什么的,这也太冒昧了。哪家公司的社长会把自家产品的这种机密告诉外人啊!

被萩原研二及时阻止的松田阵平也冷静了下来,知道自己不该问的,他乖乖的闭嘴,想着待会儿把智能手机买到手了,回去就自己拆开看看。

松田阵平又不是想打听智能手机的制造机密,他只是单纯的想拆拆这种划时代黑科技般的智能手机罢了。

因为二号马甲青木真原跟松田阵平和萩原研二的接触不少,长谷川真也继承了青木真原对两人的好感度,所以并不介意松田阵平刚才的那点失礼冒犯,一笑而过:“没事,松田警官还真是真性情。”

松田阵平眯了眯眼,忽然问道:“社长是怎么知道我是警察的?”

习惯了自身的恶人气质被人误会,不拿出警察证很难让人相信自己是警察的松田阵平,听见长谷川真直接称呼他为‘松田警官’,下意识的就问了出来。

长谷川真:“……”这是共享了二号马甲的记忆之后,忘记自己的三号马甲应该还不知道松田阵平也是警察的事情。

不过长谷川真反应很快,他诧异的看向萩原研二:“诶?松田先生跟萩原警官是一起的,难道你不是警察吗?”

他一句反问,倒是让人觉得,松田阵平跟萩原研二待在一起,松田就该是警察才对。

长谷川真又麻溜的对松田阵平道歉:“不好意思,是我刻板印象了,我下意识以为萩原警官是警察,那么跟他一起的也是警察了。毕竟物以类聚,人以群分嘛。”

这个解释有点勉强,但还是说得通的。

松田阵平还嘀咕着“又不是警察的朋友也一定都是警察”之类的话,但他还是没抓着这个问题不放。

萩原研二打圆场笑道:“小阵平是我的幼驯染,他的确也是警察啦,不过他是爆处班的拆弹警察。”

长谷川真微笑着点了点头,并不介意这点小插曲。

但他心中着实是捏了一把冷汗,这个松田阵平未免也太敏锐了吧?好在貌似糊弄过去了。

长谷川真对两人微笑着转移话题:“两位警官先生是来买保护罩的还是买智能手机?”

萩原研二笑着回答道:“保护罩我们已经有了,这次是来买智能手机的,毕竟这种新款手机的确比老款的按键手机方便实用很多,信号也更好,功能更多,对我们警察而言帮助挺大的。”

长谷川真点了点头,说道:“那我带你们进去吧。”

松田阵平问道:“这是要带我们走后门吗?”

长谷川真笑吟吟的说道:“不,是走vip通道。”别把走后门说得那么难听嘛,也不是说完全不用排队了,因为产品销售火爆,就算是走vip通道,也是要跟其他vip顾客一起排队的。

但vip顾客的数量还是比普通顾客数量少太多了,队伍也排得短太多了。

长谷川真带着萩原研二和松田阵平进入了店内。

此时店铺内的vip招待区也排起了队伍,不过不必让顾客亲自去排队,而是给他们发了号码牌,他们可以坐在休息区等待叫号。

长谷川真对身后的安室透说道:“安室君,你去帮萩原警官和松田警官领两个号码牌吧。”

安室透点了点头,就朝发号码牌的员工走去。

安室透手里是有神佑株式会社vip贵宾卡的,毕竟有这种卡,以后在会社的各大直营店里就可以畅通无阻,很方便悄悄巡视店铺。

安室透展示了vip贵宾卡之后,就领回了两个号码牌,他分别递给了萩原研二和松田阵平。

松田阵平在接过号码牌的时候,忽然打量着安室透,用怀疑的语气问道:“看你手上的茧子,你会射击?”

安室透心头无语,松田阵平这家伙能不能别这么恶趣味,在这种时候找他的茬!

但他还是配合的回答道:“我是社长的保镖,当然会射击,我还有合法持枪证。”

松田阵平这才收回对安室透的警惕怀疑目光,似笑非笑的说道:“原来是这样啊,是我误会了,安室先生,真是抱歉啊,我把你当成那种在逃的法外狂徒了。”

安室透:“……”他磨了磨牙,“没关系,松田警官。”

这个卷毛混蛋一定是故意的,知道他这个时候不能暴露身份,故意在这个时候挑衅他!

可恶,拳头硬了!

萩原研二习惯性的给两人打圆场:“小阵平,不要随便怀疑长谷川社长的保镖啦!安室先生真是不好意思,不如我们待会儿请你们吃个饭,聊表歉意。”

安室透目光看向长谷川真,一副下意识征求雇主同意的模样,看得萩原研二和松田阵平感觉有点牙疼。

长谷川真笑眯眯的说道:“真是不好意思啊,安室君工作很忙,没时间出去慢慢聚餐吃饭,只能辜负萩原警官和松田警官的好意了。”

安室透没忍住阴阳了一句:“是啊,我工作忙得很,哪有时间吃饭啊,真是多亏了社长对我的看重呢。”

长谷川真笑容不变:“既然知道这是本社长对你的看重,就该更加努力的工作回报我啊。安室君,你年纪轻轻的不努力奋斗工作,以后还怎么升职加薪买房结婚走上人生巅峰呢?你这个年纪怎么睡得着的?难道不应该把吃饭睡觉的时间尽量挤出来忙工作吗?”

安室透面对长谷川真这老生常谈的pua社畜的话术已经习以为常了,面无表情的挪开目光,并不回应。

但第一次听到这种话术的萩原研二和松田阵平就惊呆了。

他们不敢置信的看向安室透。

难怪他们这次见到降谷零,总感觉他的眼睛下方肤色变得更深了一点,之前以为是错觉,现在看来那哪儿是错觉啊,分明就是黑眼圈啊!

连深肤色的降谷零都能被熬出黑眼圈,这工作得是多熬人?该不会真不让人睡觉吧?

降谷零你还好吗?曾经的警校第一该不会因为熬夜工作最后落得个猝死的殉职下场吧?

安室透避开两个大冤种同期那担忧又带着点儿幸灾乐祸意味的目光,默默的退回长谷川真的身后,跟诸星大站在一起。

萩原研二和松田阵平将目光放在了诸星大的黑眼圈上。

冷白皮的诸星大脸上黑眼圈就更明显了,跟被人揍了两拳眼睛似的。

同为保镖的诸星大黑眼圈这么严重,那么安室透的黑眼圈即使有肤色的遮掩,严重程度应该也不比诸星大差到哪儿去吧。

萩原研二和松田阵平是真心实意的担心着安室透的,虽然早就猜到安室透在执行秘密卧底任务,但看他这状态,这卧底任务也太艰难了吧?

两人已经脑补起了安室透白天忙着卧底工作,晚上忙着公安那边的工作,日以继夜的没个休息时间,这也太悲惨了。

安室透并不知道两个同期的脑补,他对自己被长谷川真这个资本家压榨得黑眼圈浓重的情况感到羞恼,就下意识的觉得萩原研二和松田阵平对自己的担心中带着幸灾乐祸,毕竟他连一个长谷川真都搞不定,还被压榨加班当社畜,要是被萩原松田两人知道,他们肯定会笑他一整年的。

诸星大:“……”他的黑眼圈有什么好看的?谁熬夜都会有黑眼圈的,这有什么稀奇好看的?

诸星大默默的提醒道:“叫号快到你们了。”

萩原研二和松田阵平这才挪开注视着诸星大黑眼圈的目光,毕竟他们不想暴露安室透身份,又想知道安室透的黑眼圈有多严重,就只能盯着情况跟安室透差不多的诸星大的黑眼圈看个不停了。

长谷川真心里有点犯嘀咕,难道诸星大也跟萩原松田两人早就相识?

只能说萩原研二和松田阵平两人不愧是精英警察,情绪控制和表情管理都做得非常好,哪怕长谷川真早有怀疑,也还是从他们脸上看不出什么来,不能确定他们是不是真的跟安室透诸星大早已相识。

不过长谷川真很快也将这些疑虑给抛开了,反正这也不是什么重要事情,无所谓啦,他早就知道安室透和诸星大是假酒了,也没必要了解假酒以前有哪些熟人。

萩原研二和松田阵平等到了叫号,两人去vip柜台前买到了两部智能手机。

因为智能手机数量稀少,只能限量购买,每人只能买一部。

所以想多买一部的松田阵平有点失望,萩原研二安慰道:“小阵平,要不我把我的这部手机借给你拆?”

听见萩原研二这句话的长谷川真:“……拆?”

他诧异的看向松田阵平,他还是第一次听到有人买这么贵的智能手机回家是为了拆的。当然,那些买了智能手机回去拆开想要仿造的手机厂商不算。

作者有话要说

感谢在2024-04-1012:00:00~2024-04-1212:00:00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容川3个;紫翼的水晶、账号已注销1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双双戏庭幽228瓶;啊鹿鹿鹿60瓶;八十九、为什么我还是学渣40瓶;瑾瑜、望君安兮望君息30瓶;⊙_⊙25瓶;橘子味的春天24瓶;nina一千20瓶;月色长宁14瓶;quq么么哒、源万路10瓶;简小七的晋江账号、青、兰溪春尽碧泱泱5瓶;压力大的神经病、玲珑骰子安红豆、不寿、雅3瓶;病乃迁、花溪墨、珅懿、始皇大大,名传千史、水破天绮、悄咪咪地看文文、小萌、秋殇、shuuki2瓶;岭海孤光、织田作的辣咖喱、时光匆匆、独眼鹰、七夕乔乔、傻了吧唧、一叶知秋、二桶的家养猫猫、何处繁华笙歌落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落日猿向你推荐他的其他小说:

:,

:,

:,

:,

:,

希望你也喜欢

安室透看着诸星大被长谷川真滔滔不绝的资本家言论给怼得说不出话来,心中同病相怜的叹了口气,然后主动开口救诸星大于水火之中:“社长,既然你没事了可以过来批复这些已经被我整理好了的文件吗?”

诸星大给安室透投去一个感激的眼神,不枉他们同甘共苦这么长时间,虽然波本是组织成员,但有时候也还算不错的样子。

长谷川真却对安室透的打岔丝毫不为所动,一点都没有主动去工作的意思,笑嘻嘻的说道:“反正文件都在波本你的手里,你既然都整理好了,再顺手做完好了。我现在很忙的……”他又咔嚓咔嚓的吃起了零食。

安室透:“……”所以你的很忙就是指你在忙着吃零食吗?

诸星大主动走过去:“我来帮你吧。”

于是两人就这么伴随着长谷川真咔嚓咔嚓吃零食和吸溜吸溜喝饮料的声音,忙完了这一大堆的文件整理工作。

等他们刚忙完,放下手里文件的时候,提心吊胆的两人假装还没忙完,想等长谷川真走了他们再放下手里的文件,省得长谷川真又找理由给他们安排工作。

结果没想到,他们自以为装得挺好的,长谷川真就跟在他们身上安装了监控一样,他们刚整理完最后一份文件,长谷川真那魔鬼的声音就响了起来:“忙完了正好,跟我一块儿去巡视一下我们会社在东京的直营店,今天正好是智能手机公开销售的第一天,我们过去看看情况。”

长谷川真对自己那跑个步都要大喘气的体力值和武力值心理很有b数,也清楚自己现在是个多么香的香饽饽,所以每次出门,都要把波本和莱伊这俩保镖带上。

虽然这两人是假酒,但他们作为警方卧底的最基本道德还是有的,长谷川真就是拿捏着他们不会眼睁睁看着他去死,会尽全力的保护他的安全,他才敢带着两人出门浪。

至于说带着两瓶假酒出门会不会被抓……长谷川真可不信波本和莱伊作为不同国家官方机构的卧底,会互通情报信息,他们只要情报不互通,就会误以为对方是组织成员,会投鼠忌器,不敢贸然行事。

让两瓶假酒互相牵制着,长谷川真就能稳坐钓鱼台了。

安室透和诸星大的确就如长谷川真所料的那样,他们想对长谷川真动手,都碍于对方而不敢随便动手,误把对方当做难对付的组织成员,两人都特别谨慎。

毕竟卧底不容易呀,天天被长谷川真压榨劳动力,付出这么多的艰辛,要是最后因为这事卧底失败了,他们自己都没法原谅自己。

长谷川真戴上口罩和墨镜,就这么大摇大摆的带着安室透和诸星大两个假酒保镖出门去了。

安室透客串司机,开着车载着长谷川真和诸星大前往神佑株式会社的东京直营店。

这也是神佑株式会社最大的一家直营店,与其说是店铺,不如说是商场,占地面积足足有六百平。

在东京这寸土寸金的地方,一家店铺占地六百平,说是商场也不为过了。

如今这家直营店门口正排着大长队,偌大的店铺内竟然都容纳不下全部的客人,需要客人排队排到店外来。

长谷川真看着那长长得九曲十八弯看不见队尾在哪里的队伍,脸上也有些惊愕:“排队的人这么多?”

安室透作为情报人员,最了解情况,他解释道:“保护罩和智能手机的销售在东京都非常火热,这种排队情况从保护罩发售第一天开始就出现了。”

因为神佑株式会社的工厂生产线跟不上民众的购买需求,所以每次销售的商品数量都不算多,特别是这些保护罩还要供应全国乃至出口国外,能在东京直营店摆出来售卖的数量就更少了,排队购买就是不可避免的事情。

看着队伍中许多客人都是抱着小板凳或者是折叠帐篷的,就知道很多人是半夜都不回来,原地扎帐篷排队。

第一次来现场看壮观排队一幕的长谷川真:“……”他真没想到保护罩和智能手机能在游戏世界里引起这么大的轰动,他之前在新闻上看见相关报道,还以为是公司的人安排的托儿,心里还夸了一波安排托儿排队营造购买狂潮现象的员工很聪明呢。

结果没想到这些排队的人竟然是真顾客,而不是托儿!

长谷川真想进入店铺看看情况,就带着安室透和诸星大往店门口走去。

看着三人不排队就想进店,外面那些排队的人们就有些不满的嚷嚷了起来:“排队!怎么能插队呢?”

“就是就是,我们都排好久了,左边的队伍是买保护罩的,右边队伍是买智能手机的,你们赶紧去排队!”

在一众斥责他们应该是排队的声音中,长谷川真刚想解释自己不是来买保护罩和智能手机的,就听见一道凶巴巴的声音响起:“一看就知道他们三个不是来买东西的好么!”

长谷川真好奇的闻声望去,然后发现竟然是老熟人——松田阵平,以及松田阵平身边的萩原研二。

不过松田阵平和萩原研二对二号马甲青木真原来说是老熟人了,但对三号马甲长谷川真而言就没那么熟悉。

长谷川真犹豫着要不要上前打招呼,他身后可还有两瓶假酒呢。

想起自己之前在米花餐厅就跟萩原研二有过接触,以及他曾经注意到的安室透与萩原研二之间微妙的眼神互动,长谷川真还是朝萩原研二走了过去:“萩原警官,好久不见。”他摘下了墨镜,露出了上半张脸。

萩原研二也很快就通过这上半张脸认出了还戴着口罩的长谷川真,微微惊讶的笑了起来:“原来是社长啊,好久不见,真荣幸能在这里见到社长您。”

萩原研二也知道这里都是人,直接喊穿长谷川真身份是不行的,长谷川真虽然只是一家公司的社长,但因为这家公司售卖的明星产品,也导致长谷川真很有名气了。

或许这个名气不像那些明星一样,被人在大街上看到一个背影或者侧脸就能认出来,但在神佑株式会社的东京直营店门口,萩原研二要是敢喊一声‘长谷川社长’,只怕站在他们前后的排队顾客都要闻声围过来了。

所以萩原研二就只含糊的称呼长谷川真为社长,既不会显得不尊重,也不会暴露他的身份。

萩原研二目光从长谷川真身后的两个保镖身上扫过,并未开口说任何关系两人的话,仿佛他真的只是单纯看了两人一眼而已。

长谷川真又一次的注意到了萩原研二的目光,如果他先前没有怀疑的话,大概也不会觉得这目光有什么问题。

但是既然提前心存怀疑了,那么萩原研二看向安室透的目光,还有一旁松田阵平也看了安室透一眼的目光,都让长谷川真深深的怀疑他们之前是认识的。

虽然玩家已经知道波本就是警方派在樱花国公安警察的名声很臭,很不受其他部门警察的待见吗?

这种问题也不好直接问,长谷川真暂时放下,看了正在把玩自己手上墨镜的松田阵平一眼,开口说道:“萩原警官也是来买保护罩的吗?”他以为萩原研二和松田阵平是因为之前的保护罩用完了,所以才来排队购买。

对了,萩原研二和松田阵平之前身上的保护罩还是苏格兰送的呢,他们俩不仅认识波本,还认识苏格兰。

长谷川真想到这件事,忍住回头看一眼波本现在是什么表情的冲动,继续微笑着对萩原研二说:“想买这些东西可以直接找我的,虽然不会免费赠送贿赂警官先生,但让你们快速把东西买到手还是没问题的。”他看了一眼长长的队伍,“毕竟你们工作应该挺忙的吧。”

松田阵平一巴掌拍在萩原研二的肩膀上,问道:“hagi,你什么时候认识这位社长的?怎么都没告诉过我?”

萩原研二无奈的笑着说:“上次不是跟你说过了吗?就是那起米花餐厅议员被杀案。”

经过萩原研二的提醒,松田阵平也想起来了,他当时正在拆一个炸弹模型,太过专注,就没注意听萩原研二讲述的案件,刚才也就没想起来萩原研二是什么时候认识的长谷川真。

长谷川真目光看向松田阵平,主动向他伸出手:“你好,刚才真是谢谢你仗义出言帮我们解围了。”

松田阵平懒洋洋的伸手跟长谷川真握了一下,很快就松开手,但他对长谷川真的态度还是很认真的:“久仰大名了社长,我叫松田阵平,我真的很想冒昧问一下,那个智能手机……”

萩原研二连忙拉了松田阵平一把,堵住了他还没说完的话:“小阵平,这种时候问这种问题就太失礼了!”

不用松田阵平把话说完,萩原研二就知道松田阵平是想问智能手机的原理或者结构什么的,这也太冒昧了。哪家公司的社长会把自家产品的这种机密告诉外人啊!

被萩原研二及时阻止的松田阵平也冷静了下来,知道自己不该问的,他乖乖的闭嘴,想着待会儿把智能手机买到手了,回去就自己拆开看看。

松田阵平又不是想打听智能手机的制造机密,他只是单纯的想拆拆这种划时代黑科技般的智能手机罢了。

因为二号马甲青木真原跟松田阵平和萩原研二的接触不少,长谷川真也继承了青木真原对两人的好感度,所以并不介意松田阵平刚才的那点失礼冒犯,一笑而过:“没事,松田警官还真是真性情。”

松田阵平眯了眯眼,忽然问道:“社长是怎么知道我是警察的?”

习惯了自身的恶人气质被人误会,不拿出警察证很难让人相信自己是警察的松田阵平,听见长谷川真直接称呼他为‘松田警官’,下意识的就问了出来。

长谷川真:“……”这是共享了二号马甲的记忆之后,忘记自己的三号马甲应该还不知道松田阵平也是警察的事情。

不过长谷川真反应很快,他诧异的看向萩原研二:“诶?松田先生跟萩原警官是一起的,难道你不是警察吗?”

他一句反问,倒是让人觉得,松田阵平跟萩原研二待在一起,松田就该是警察才对。

长谷川真又麻溜的对松田阵平道歉:“不好意思,是我刻板印象了,我下意识以为萩原警官是警察,那么跟他一起的也是警察了。毕竟物以类聚,人以群分嘛。”

这个解释有点勉强,但还是说得通的。

松田阵平还嘀咕着“又不是警察的朋友也一定都是警察”之类的话,但他还是没抓着这个问题不放。

萩原研二打圆场笑道:“小阵平是我的幼驯染,他的确也是警察啦,不过他是爆处班的拆弹警察。”

长谷川真微笑着点了点头,并不介意这点小插曲。

但他心中着实是捏了一把冷汗,这个松田阵平未免也太敏锐了吧?好在貌似糊弄过去了。

长谷川真对两人微笑着转移话题:“两位警官先生是来买保护罩的还是买智能手机?”

萩原研二笑着回答道:“保护罩我们已经有了,这次是来买智能手机的,毕竟这种新款手机的确比老款的按键手机方便实用很多,信号也更好,功能更多,对我们警察而言帮助挺大的。”

长谷川真点了点头,说道:“那我带你们进去吧。”

松田阵平问道:“这是要带我们走后门吗?”

长谷川真笑吟吟的说道:“不,是走vip通道。”别把走后门说得那么难听嘛,也不是说完全不用排队了,因为产品销售火爆,就算是走vip通道,也是要跟其他vip顾客一起排队的。

但vip顾客的数量还是比普通顾客数量少太多了,队伍也排得短太多了。

长谷川真带着萩原研二和松田阵平进入了店内。

此时店铺内的vip招待区也排起了队伍,不过不必让顾客亲自去排队,而是给他们发了号码牌,他们可以坐在休息区等待叫号。

长谷川真对身后的安室透说道:“安室君,你去帮萩原警官和松田警官领两个号码牌吧。”

安室透点了点头,就朝发号码牌的员工走去。

安室透手里是有神佑株式会社vip贵宾卡的,毕竟有这种卡,以后在会社的各大直营店里就可以畅通无阻,很方便悄悄巡视店铺。

安室透展示了vip贵宾卡之后,就领回了两个号码牌,他分别递给了萩原研二和松田阵平。

松田阵平在接过号码牌的时候,忽然打量着安室透,用怀疑的语气问道:“看你手上的茧子,你会射击?”

安室透心头无语,松田阵平这家伙能不能别这么恶趣味,在这种时候找他的茬!

但他还是配合的回答道:“我是社长的保镖,当然会射击,我还有合法持枪证。”

松田阵平这才收回对安室透的警惕怀疑目光,似笑非笑的说道:“原来是这样啊,是我误会了,安室先生,真是抱歉啊,我把你当成那种在逃的法外狂徒了。”

安室透:“……”他磨了磨牙,“没关系,松田警官。”

这个卷毛混蛋一定是故意的,知道他这个时候不能暴露身份,故意在这个时候挑衅他!

可恶,拳头硬了!

萩原研二习惯性的给两人打圆场:“小阵平,不要随便怀疑长谷川社长的保镖啦!安室先生真是不好意思,不如我们待会儿请你们吃个饭,聊表歉意。”

安室透目光看向长谷川真,一副下意识征求雇主同意的模样,看得萩原研二和松田阵平感觉有点牙疼。

长谷川真笑眯眯的说道:“真是不好意思啊,安室君工作很忙,没时间出去慢慢聚餐吃饭,只能辜负萩原警官和松田警官的好意了。”

安室透没忍住阴阳了一句:“是啊,我工作忙得很,哪有时间吃饭啊,真是多亏了社长对我的看重呢。”

长谷川真笑容不变:“既然知道这是本社长对你的看重,就该更加努力的工作回报我啊。安室君,你年纪轻轻的不努力奋斗工作,以后还怎么升职加薪买房结婚走上人生巅峰呢?你这个年纪怎么睡得着的?难道不应该把吃饭睡觉的时间尽量挤出来忙工作吗?”

安室透面对长谷川真这老生常谈的pua社畜的话术已经习以为常了,面无表情的挪开目光,并不回应。

但第一次听到这种话术的萩原研二和松田阵平就惊呆了。

他们不敢置信的看向安室透。

难怪他们这次见到降谷零,总感觉他的眼睛下方肤色变得更深了一点,之前以为是错觉,现在看来那哪儿是错觉啊,分明就是黑眼圈啊!

连深肤色的降谷零都能被熬出黑眼圈,这工作得是多熬人?该不会真不让人睡觉吧?

降谷零你还好吗?曾经的警校第一该不会因为熬夜工作最后落得个猝死的殉职下场吧?

安室透避开两个大冤种同期那担忧又带着点儿幸灾乐祸意味的目光,默默的退回长谷川真的身后,跟诸星大站在一起。

萩原研二和松田阵平将目光放在了诸星大的黑眼圈上。

冷白皮的诸星大脸上黑眼圈就更明显了,跟被人揍了两拳眼睛似的。

同为保镖的诸星大黑眼圈这么严重,那么安室透的黑眼圈即使有肤色的遮掩,严重程度应该也不比诸星大差到哪儿去吧。

萩原研二和松田阵平是真心实意的担心着安室透的,虽然早就猜到安室透在执行秘密卧底任务,但看他这状态,这卧底任务也太艰难了吧?

两人已经脑补起了安室透白天忙着卧底工作,晚上忙着公安那边的工作,日以继夜的没个休息时间,这也太悲惨了。

安室透并不知道两个同期的脑补,他对自己被长谷川真这个资本家压榨得黑眼圈浓重的情况感到羞恼,就下意识的觉得萩原研二和松田阵平对自己的担心中带着幸灾乐祸,毕竟他连一个长谷川真都搞不定,还被压榨加班当社畜,要是被萩原松田两人知道,他们肯定会笑他一整年的。

诸星大:“……”他的黑眼圈有什么好看的?谁熬夜都会有黑眼圈的,这有什么稀奇好看的?

诸星大默默的提醒道:“叫号快到你们了。”

萩原研二和松田阵平这才挪开注视着诸星大黑眼圈的目光,毕竟他们不想暴露安室透身份,又想知道安室透的黑眼圈有多严重,就只能盯着情况跟安室透差不多的诸星大的黑眼圈看个不停了。

长谷川真心里有点犯嘀咕,难道诸星大也跟萩原松田两人早就相识?

只能说萩原研二和松田阵平两人不愧是精英警察,情绪控制和表情管理都做得非常好,哪怕长谷川真早有怀疑,也还是从他们脸上看不出什么来,不能确定他们是不是真的跟安室透诸星大早已相识。

不过长谷川真很快也将这些疑虑给抛开了,反正这也不是什么重要事情,无所谓啦,他早就知道安室透和诸星大是假酒了,也没必要了解假酒以前有哪些熟人。

萩原研二和松田阵平等到了叫号,两人去vip柜台前买到了两部智能手机。

因为智能手机数量稀少,只能限量购买,每人只能买一部。

所以想多买一部的松田阵平有点失望,萩原研二安慰道:“小阵平,要不我把我的这部手机借给你拆?”

听见萩原研二这句话的长谷川真:“……拆?”

他诧异的看向松田阵平,他还是第一次听到有人买这么贵的智能手机回家是为了拆的。当然,那些买了智能手机回去拆开想要仿造的手机厂商不算。

作者有话要说

感谢在2024-04-1012:00:00~2024-04-1212:00:00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容川3个;紫翼的水晶、账号已注销1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双双戏庭幽228瓶;啊鹿鹿鹿60瓶;八十九、为什么我还是学渣40瓶;瑾瑜、望君安兮望君息30瓶;⊙_⊙25瓶;橘子味的春天24瓶;nina一千20瓶;月色长宁14瓶;quq么么哒、源万路10瓶;简小七的晋江账号、青、兰溪春尽碧泱泱5瓶;压力大的神经病、玲珑骰子安红豆、不寿、雅3瓶;病乃迁、花溪墨、珅懿、始皇大大,名传千史、水破天绮、悄咪咪地看文文、小萌、秋殇、shuuki2瓶;岭海孤光、织田作的辣咖喱、时光匆匆、独眼鹰、七夕乔乔、傻了吧唧、一叶知秋、二桶的家养猫猫、何处繁华笙歌落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落日猿向你推荐他的其他小说:

:,

:,

:,

:,

:,

希望你也喜欢

安室透看着诸星大被长谷川真滔滔不绝的资本家言论给怼得说不出话来,心中同病相怜的叹了口气()?(),

然后主动开口救诸星大于水火之中:“社长?[(.)]???%?%??()?(),

既然你没事了可以过来批复这些已经被我整理好了的文件吗?”

诸星大给安室透投去一个感激的眼神,不枉他们同甘共苦这么长时间()?(),

虽然波本是组织成员,但有时候也还算不错的样子。

长谷川真却对安室透的打岔丝毫不为所动()?(),

一点都没有主动去工作的意思,笑嘻嘻的说道:“反正文件都在波本你的手里,你既然都整理好了,再顺手做完好了。我现在很忙的……”他又咔嚓咔嚓的吃起了零食。

安室透:“……”所以你的很忙就是指你在忙着吃零食吗?

诸星大主动走过去:“我来帮你吧。”

于是两人就这么伴随着长谷川真咔嚓咔嚓吃零食和吸溜吸溜喝饮料的声音,忙完了这一大堆的文件整理工作。

等他们刚忙完,放下手里文件的时候,提心吊胆的两人假装还没忙完,想等长谷川真走了他们再放下手里的文件,省得长谷川真又找理由给他们安排工作。

结果没想到,他们自以为装得挺好的,长谷川真就跟在他们身上安装了监控一样,他们刚整理完最后一份文件,长谷川真那魔鬼的声音就响了起来:“忙完了正好,跟我一块儿去巡视一下我们会社在东京的直营店,今天正好是智能手机公开销售的第一天,我们过去看看情况。”

长谷川真对自己那跑个步都要大喘气的体力值和武力值心理很有b数,也清楚自己现在是个多么香的香饽饽,所以每次出门,都要把波本和莱伊这俩保镖带上。

虽然这两人是假酒,但他们作为警方卧底的最基本道德还是有的,长谷川真就是拿捏着他们不会眼睁睁看着他去死,会尽全力的保护他的安全,他才敢带着两人出门浪。

至于说带着两瓶假酒出门会不会被抓……长谷川真可不信波本和莱伊作为不同国家官方机构的卧底,会互通情报信息,他们只要情报不互通,就会误以为对方是组织成员,会投鼠忌器,不敢贸然行事。

让两瓶假酒互相牵制着,长谷川真就能稳坐钓鱼台了。

安室透和诸星大的确就如长谷川真所料的那样,他们想对长谷川真动手,都碍于对方而不敢随便动手,误把对方当做难对付的组织成员,两人都特别谨慎。

毕竟卧底不容易呀,天天被长谷川真压榨劳动力,付出这么多的艰辛,要是最后因为这事卧底失败了,他们自己都没法原谅自己。

长谷川真戴上口罩和墨镜,就这么大摇大摆的带着安室透和诸星大两个假酒保镖出门去了。

安室透客串司机,开着车载着长谷川真和诸星大前往神佑株式会社的东京直营店。

这也是神佑株式会社最大的一家直营店,与其说是店铺,不如说是商场,占地面积足足有六百平。

在东京这寸土寸金的地方,一家店铺占地六百平,说是商场也不为过了。

如今这家直营店门口正排着大长队,偌大的店铺内竟然都容纳不下全部的客人,需要客人排队排到店外来。

长谷川真看着那长长得九曲十八弯看不见队尾在哪里的队伍,脸上也有些惊愕:“排队的人这么多?”

安室透作为情报人员,最了解情况,他解释道:“保护罩和智能手机的销售在东京都非常火热,这种排队情况从保护罩发售第一天开始就出现了。”

因为神佑株式会社的工厂生产线跟不上民众的购买需求,所以每次销售的商品数量都不算多,特别是这些保护罩还要供应全国乃至出口国外,能在东京直营店摆出来售卖的数量就更少了,排队购买就是不可避免的事情。

看着队伍中许多客人都是抱着小板凳或者是折叠帐篷的,就知道很多人是半夜都不回来,原地扎帐篷排队。

第一次来现场看壮观排队一幕的长谷川真:“……”他真没想到保护罩和智能手机能在游戏世界里引起这么大的轰动,他之前在新闻上看见相关报道,还以为是公司的人安排的托儿,心里还夸了一波安排托儿排队营造购买狂潮现象的员工很聪明呢。

结果没想到这些排队的人竟然是真顾客,而不是托儿!

长谷川真想进入店铺看看情况,就带着安室透和诸星大往店门口走去。

看着三人不排队就想进店,外面那些排队的人们就有些不满的嚷嚷了起来:“排队!怎么能插队呢?”

“就是就是,我们都排好久了,左边的队伍是买保护罩的,右边队伍是买智能手机的,你们赶紧去排队!”

在一众斥责他们应该是排队的声音中,长谷川真刚想解释自己不是来买保护罩和智能手机的,就听见一道凶巴巴的声音响起:“一看就知道他们三个不是来买东西的好么!”

长谷川真好奇的闻声望去,然后发现竟然是老熟人——松田阵平,以及松田阵平身边的萩原研二。

不过松田阵平和萩原研二对二号马甲青木真原来说是老熟人了,但对三号马甲长谷川真而言就没那么熟悉。

长谷川真犹豫着要不要上前打招呼,他身后可还有两瓶假酒呢。

想起自己之前在米花餐厅就跟萩原研二有过接触,以及他曾经注意到的安室透与萩原研二之间微妙的眼神互动,长谷川真还是朝萩原研二走了过去:“萩原警官,好久不见。”他摘下了墨镜,露出了上半张脸。

萩原研二也很快就通过这上半张脸认出了还戴着口罩的长谷川真,微微惊讶的笑了起来:“原来是社长啊,好久不见,真荣幸能在这里见到社长您。”

萩原研二也知道这里都是人,直接喊穿长谷川真身份是不行的,长谷川真虽然只是一家公司的社长,但因为这家公司售卖的明星产品,也导致长谷川真很有名气了。

或许这个名气不像那些明星一样,被人在大街上看到一个背影或者侧脸就能认出来,但在神佑株式会社的东京直营店门口,萩原研二要是敢喊一声‘长谷川社长’,只怕站在他们前后的排队顾客都要闻声围过来了。

所以萩原研二就只含糊的称呼长谷川真为社长,既不会显得不尊重,也不会暴露他的身份。

萩原研二目光从长谷川真身后的两个保镖身上扫过,并未开口说任何关系两人的话,仿佛他真的只是单纯看了两人一眼而已。

长谷川真又一次的注意到了萩原研二的目光,如果他先前没有怀疑的话,大概也不会觉得这目光有什么问题。

但是既然提前心存怀疑了,那么萩原研二看向安室透的目光,还有一旁松田阵平也看了安室透一眼的目光,都让长谷川真深深的怀疑他们之前是认识的。

虽然玩家已经知道波本就是警方派在樱花国公安警察的名声很臭,很不受其他部门警察的待见吗?

这种问题也不好直接问,长谷川真暂时放下,看了正在把玩自己手上墨镜的松田阵平一眼,开口说道:“萩原警官也是来买保护罩的吗?”他以为萩原研二和松田阵平是因为之前的保护罩用完了,所以才来排队购买。

对了,萩原研二和松田阵平之前身上的保护罩还是苏格兰送的呢,他们俩不仅认识波本,还认识苏格兰。

长谷川真想到这件事,忍住回头看一眼波本现在是什么表情的冲动,继续微笑着对萩原研二说:“想买这些东西可以直接找我的,虽然不会免费赠送贿赂警官先生,但让你们快速把东西买到手还是没问题的。”他看了一眼长长的队伍,“毕竟你们工作应该挺忙的吧。”

松田阵平一巴掌拍在萩原研二的肩膀上,问道:“hagi,你什么时候认识这位社长的?怎么都没告诉过我?”

萩原研二无奈的笑着说:“上次不是跟你说过了吗?就是那起米花餐厅议员被杀案。”

经过萩原研二的提醒,松田阵平也想起来了,他当时正在拆一个炸弹模型,太过专注,就没注意听萩原研二讲述的案件,刚才也就没想起来萩原研二是什么时候认识的长谷川真。

长谷川真目光看向松田阵平,主动向他伸出手:“你好,刚才真是谢谢你仗义出言帮我们解围了。”

松田阵平懒洋洋的伸手跟长谷川真握了一下,很快就松开手,但他对长谷川真的态度还是很认真的:“久仰大名了社长,我叫松田阵平,我真的很想冒昧问一下,那个智能手机……”

萩原研二连忙拉了松田阵平一把,堵住了他还没说完的话:“小阵平,这种时候问这种问题就太失礼了!”

不用松田阵平把话说完,萩原研二就知道松田阵平是想问智能手机的原理或者结构什么的,这也太冒昧了。哪家公司的社长会把自家产品的这种机密告诉外人啊!

被萩原研二及时阻止的松田阵平也冷静了下来,知道自己不该问的,他乖乖的闭嘴,想着待会儿把智能手机买到手了,回去就自己拆开看看。

松田阵平又不是想打听智能手机的制造机密,他只是单纯的想拆拆这种划时代黑科技般的智能手机罢了。

因为二号马甲青木真原跟松田阵平和萩原研二的接触不少,长谷川真也继承了青木真原对两人的好感度,所以并不介意松田阵平刚才的那点失礼冒犯,一笑而过:“没事,松田警官还真是真性情。”

松田阵平眯了眯眼,忽然问道:“社长是怎么知道我是警察的?”

习惯了自身的恶人气质被人误会,不拿出警察证很难让人相信自己是警察的松田阵平,听见长谷川真直接称呼他为‘松田警官’,下意识的就问了出来。

长谷川真:“……”这是共享了二号马甲的记忆之后,忘记自己的三号马甲应该还不知道松田阵平也是警察的事情。

不过长谷川真反应很快,他诧异的看向萩原研二:“诶?松田先生跟萩原警官是一起的,难道你不是警察吗?”

他一句反问,倒是让人觉得,松田阵平跟萩原研二待在一起,松田就该是警察才对。

长谷川真又麻溜的对松田阵平道歉:“不好意思,是我刻板印象了,我下意识以为萩原警官是警察,那么跟他一起的也是警察了。毕竟物以类聚,人以群分嘛。”

这个解释有点勉强,但还是说得通的。

松田阵平还嘀咕着“又不是警察的朋友也一定都是警察”之类的话,但他还是没抓着这个问题不放。

萩原研二打圆场笑道:“小阵平是我的幼驯染,他的确也是警察啦,不过他是爆处班的拆弹警察。”

长谷川真微笑着点了点头,并不介意这点小插曲。

但他心中着实是捏了一把冷汗,这个松田阵平未免也太敏锐了吧?好在貌似糊弄过去了。

长谷川真对两人微笑着转移话题:“两位警官先生是来买保护罩的还是买智能手机?”

萩原研二笑着回答道:“保护罩我们已经有了,这次是来买智能手机的,毕竟这种新款手机的确比老款的按键手机方便实用很多,信号也更好,功能更多,对我们警察而言帮助挺大的。”

长谷川真点了点头,说道:“那我带你们进去吧。”

松田阵平问道:“这是要带我们走后门吗?”

长谷川真笑吟吟的说道:“不,是走vip通道。”别把走后门说得那么难听嘛,也不是说完全不用排队了,因为产品销售火爆,就算是走vip通道,也是要跟其他vip顾客一起排队的。

但vip顾客的数量还是比普通顾客数量少太多了,队伍也排得短太多了。

长谷川真带着萩原研二和松田阵平进入了店内。

此时店铺内的vip招待区也排起了队伍,不过不必让顾客亲自去排队,而是给他们发了号码牌,他们可以坐在休息区等待叫号。

长谷川真对身后的安室透说道:“安室君,你去帮萩原警官和松田警官领两个号码牌吧。”

安室透点了点头,就朝发号码牌的员工走去。

安室透手里是有神佑株式会社vip贵宾卡的,毕竟有这种卡,以后在会社的各大直营店里就可以畅通无阻,很方便悄悄巡视店铺。

安室透展示了vip贵宾卡之后,就领回了两个号码牌,他分别递给了萩原研二和松田阵平。

松田阵平在接过号码牌的时候,忽然打量着安室透,用怀疑的语气问道:“看你手上的茧子,你会射击?”

安室透心头无语,松田阵平这家伙能不能别这么恶趣味,在这种时候找他的茬!

但他还是配合的回答道:“我是社长的保镖,当然会射击,我还有合法持枪证。”

松田阵平这才收回对安室透的警惕怀疑目光,似笑非笑的说道:“原来是这样啊,是我误会了,安室先生,真是抱歉啊,我把你当成那种在逃的法外狂徒了。”

安室透:“……”他磨了磨牙,“没关系,松田警官。”

这个卷毛混蛋一定是故意的,知道他这个时候不能暴露身份,故意在这个时候挑衅他!

可恶,拳头硬了!

萩原研二习惯性的给两人打圆场:“小阵平,不要随便怀疑长谷川社长的保镖啦!安室先生真是不好意思,不如我们待会儿请你们吃个饭,聊表歉意。”

安室透目光看向长谷川真,一副下意识征求雇主同意的模样,看得萩原研二和松田阵平感觉有点牙疼。

长谷川真笑眯眯的说道:“真是不好意思啊,安室君工作很忙,没时间出去慢慢聚餐吃饭,只能辜负萩原警官和松田警官的好意了。”

安室透没忍住阴阳了一句:“是啊,我工作忙得很,哪有时间吃饭啊,真是多亏了社长对我的看重呢。”

长谷川真笑容不变:“既然知道这是本社长对你的看重,就该更加努力的工作回报我啊。安室君,你年纪轻轻的不努力奋斗工作,以后还怎么升职加薪买房结婚走上人生巅峰呢?你这个年纪怎么睡得着的?难道不应该把吃饭睡觉的时间尽量挤出来忙工作吗?”

安室透面对长谷川真这老生常谈的pua社畜的话术已经习以为常了,面无表情的挪开目光,并不回应。

但第一次听到这种话术的萩原研二和松田阵平就惊呆了。

他们不敢置信的看向安室透。

难怪他们这次见到降谷零,总感觉他的眼睛下方肤色变得更深了一点,之前以为是错觉,现在看来那哪儿是错觉啊,分明就是黑眼圈啊!

连深肤色的降谷零都能被熬出黑眼圈,这工作得是多熬人?该不会真不让人睡觉吧?

降谷零你还好吗?曾经的警校第一该不会因为熬夜工作最后落得个猝死的殉职下场吧?

安室透避开两个大冤种同期那担忧又带着点儿幸灾乐祸意味的目光,默默的退回长谷川真的身后,跟诸星大站在一起。

萩原研二和松田阵平将目光放在了诸星大的黑眼圈上。

冷白皮的诸星大脸上黑眼圈就更明显了,跟被人揍了两拳眼睛似的。

同为保镖的诸星大黑眼圈这么严重,那么安室透的黑眼圈即使有肤色的遮掩,严重程度应该也不比诸星大差到哪儿去吧。

萩原研二和松田阵平是真心实意的担心着安室透的,虽然早就猜到安室透在执行秘密卧底任务,但看他这状态,这卧底任务也太艰难了吧?

两人已经脑补起了安室透白天忙着卧底工作,晚上忙着公安那边的工作,日以继夜的没个休息时间,这也太悲惨了。

安室透并不知道两个同期的脑补,他对自己被长谷川真这个资本家压榨得黑眼圈浓重的情况感到羞恼,就下意识的觉得萩原研二和松田阵平对自己的担心中带着幸灾乐祸,毕竟他连一个长谷川真都搞不定,还被压榨加班当社畜,要是被萩原松田两人知道,他们肯定会笑他一整年的。

诸星大:“……”他的黑眼圈有什么好看的?谁熬夜都会有黑眼圈的,这有什么稀奇好看的?

诸星大默默的提醒道:“叫号快到你们了。”

萩原研二和松田阵平这才挪开注视着诸星大黑眼圈的目光,毕竟他们不想暴露安室透身份,又想知道安室透的黑眼圈有多严重,就只能盯着情况跟安室透差不多的诸星大的黑眼圈看个不停了。

长谷川真心里有点犯嘀咕,难道诸星大也跟萩原松田两人早就相识?

只能说萩原研二和松田阵平两人不愧是精英警察,情绪控制和表情管理都做得非常好,哪怕长谷川真早有怀疑,也还是从他们脸上看不出什么来,不能确定他们是不是真的跟安室透诸星大早已相识。

不过长谷川真很快也将这些疑虑给抛开了,反正这也不是什么重要事情,无所谓啦,他早就知道安室透和诸星大是假酒了,也没必要了解假酒以前有哪些熟人。

萩原研二和松田阵平等到了叫号,两人去vip柜台前买到了两部智能手机。

因为智能手机数量稀少,只能限量购买,每人只能买一部。

所以想多买一部的松田阵平有点失望,萩原研二安慰道:“小阵平,要不我把我的这部手机借给你拆?”

听见萩原研二这句话的长谷川真:“……拆?”

他诧异的看向松田阵平,他还是第一次听到有人买这么贵的智能手机回家是为了拆的。当然,那些买了智能手机回去拆开想要仿造的手机厂商不算。

作者有话要说

感谢在2024-04-1012:00:00~2024-04-1212:00:00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容川3个;紫翼的水晶、账号已注销1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双双戏庭幽228瓶;啊鹿鹿鹿60瓶;八十九、为什么我还是学渣40瓶;瑾瑜、望君安兮望君息30瓶;⊙_⊙25瓶;橘子味的春天24瓶;nina一千20瓶;月色长宁14瓶;quq么么哒、源万路10瓶;简小七的晋江账号、青、兰溪春尽碧泱泱5瓶;压力大的神经病、玲珑骰子安红豆、不寿、雅3瓶;病乃迁、花溪墨、珅懿、始皇大大,名传千史、水破天绮、悄咪咪地看文文、小萌、秋殇、shuuki2瓶;岭海孤光、织田作的辣咖喱、时光匆匆、独眼鹰、七夕乔乔、傻了吧唧、一叶知秋、二桶的家养猫猫、何处繁华笙歌落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落日猿向你推荐他的其他小说:

:,

:,

:,

:,

:,

希望你也喜欢

安室透看着诸星大被长谷川真滔滔不绝的资本家言论给怼得说不出话来,心中同病相怜的叹了口气,然后主动开口救诸星大于水火之中:“社长,既然你没事了可以过来批复这些已经被我整理好了的文件吗?”

?落日猿提醒您《我要把酒厂做大做强》第一时间在[]更新,记住[(.)]???.の.の?

()?()

诸星大给安室透投去一个感激的眼神,不枉他们同甘共苦这么长时间,虽然波本是组织成员,但有时候也还算不错的样子。()?()

长谷川真却对安室透的打岔丝毫不为所动,一点都没有主动去工作的意思,笑嘻嘻的说道:“反正文件都在波本你的手里,你既然都整理好了,再顺手做完好了。我现在很忙的……”他又咔嚓咔嚓的吃起了零食。()?()

安室透:“……”所以你的很忙就是指你在忙着吃零食吗?()?()

诸星大主动走过去:“我来帮你吧。”

于是两人就这么伴随着长谷川真咔嚓咔嚓吃零食和吸溜吸溜喝饮料的声音,忙完了这一大堆的文件整理工作。

等他们刚忙完,放下手里文件的时候,提心吊胆的两人假装还没忙完,想等长谷川真走了他们再放下手里的文件,省得长谷川真又找理由给他们安排工作。

结果没想到,他们自以为装得挺好的,长谷川真就跟在他们身上安装了监控一样,他们刚整理完最后一份文件,长谷川真那魔鬼的声音就响了起来:“忙完了正好,跟我一块儿去巡视一下我们会社在东京的直营店,今天正好是智能手机公开销售的第一天,我们过去看看情况。”

长谷川真对自己那跑个步都要大喘气的体力值和武力值心理很有b数,也清楚自己现在是个多么香的香饽饽,所以每次出门,都要把波本和莱伊这俩保镖带上。

虽然这两人是假酒,但他们作为警方卧底的最基本道德还是有的,长谷川真就是拿捏着他们不会眼睁睁看着他去死,会尽全力的保护他的安全,他才敢带着两人出门浪。

至于说带着两瓶假酒出门会不会被抓……长谷川真可不信波本和莱伊作为不同国家官方机构的卧底,会互通情报信息,他们只要情报不互通,就会误以为对方是组织成员,会投鼠忌器,不敢贸然行事。

让两瓶假酒互相牵制着,长谷川真就能稳坐钓鱼台了。

安室透和诸星大的确就如长谷川真所料的那样,他们想对长谷川真动手,都碍于对方而不敢随便动手,误把对方当做难对付的组织成员,两人都特别谨慎。

毕竟卧底不容易呀,天天被长谷川真压榨劳动力,付出这么多的艰辛,要是最后因为这事卧底失败了,他们自己都没法原谅自己。

长谷川真戴上口罩和墨镜,就这么大摇大摆的带着安室透和诸星大两个假酒保镖出门去了。

安室透客串司机,开着车载着长谷川真和诸星大前往神佑株式会社的东京直营店。

这也是神佑株式会社最大的一家直营店,与其说是店铺,不如说是商场,占地面积足足有六百平。

在东京这寸土寸金的地方,一家店铺占地六百平,说是商场也不为过了。

如今这家直营店门口正排着大长队,偌大的店铺内竟然都容纳不下全部的客人,需要客人排队排到店外来。

长谷川真看着那长长得九曲十八弯看不见队尾在哪里的队伍,脸上也有些惊愕:“排队的人这么多?”

安室透作为情报人员,最了解情况,他解释道:“保护罩和智能手机的销售在东京都非常火热,这种排队情况从保护罩发售第一天开始就出现了。”

因为神佑株式会社的工厂生产线跟不上民众的购买需求,所以每次销售的商品数量都不算多,特别是这些保护罩还要供应全国乃至出口国外,能在东京直营店摆出来售卖的数量就更少了,排队购买就是不可避免的事情。

看着队伍中许多客人都是抱着小板凳或者是折叠帐篷的,就知道很多人是半夜都不回来,原地扎帐篷排队。

第一次来现场看壮观排队一幕的长谷川真:“……”他真没想到保护罩和智能手机能在游戏世界里引起这么大的轰动,他之前在新闻上看见相关报道,还以为是公司的人安排的托儿,心里还夸了一波安排托儿排队营造购买狂潮现象的员工很聪明呢。

结果没想到这些排队的人竟然是真顾客,而不是托儿!

长谷川真想进入店铺看看情况,就带着安室透和诸星大往店门口走去。

看着三人不排队就想进店,外面那些排队的人们就有些不满的嚷嚷了起来:“排队!怎么能插队呢?”

“就是就是,我们都排好久了,左边的队伍是买保护罩的,右边队伍是买智能手机的,你们赶紧去排队!”

在一众斥责他们应该是排队的声音中,长谷川真刚想解释自己不是来买保护罩和智能手机的,就听见一道凶巴巴的声音响起:“一看就知道他们三个不是来买东西的好么!”

长谷川真好奇的闻声望去,然后发现竟然是老熟人——松田阵平,以及松田阵平身边的萩原研二。

不过松田阵平和萩原研二对二号马甲青木真原来说是老熟人了,但对三号马甲长谷川真而言就没那么熟悉。

长谷川真犹豫着要不要上前打招呼,他身后可还有两瓶假酒呢。

想起自己之前在米花餐厅就跟萩原研二有过接触,以及他曾经注意到的安室透与萩原研二之间微妙的眼神互动,长谷川真还是朝萩原研二走了过去:“萩原警官,好久不见。”他摘下了墨镜,露出了上半张脸。

萩原研二也很快就通过这上半张脸认出了还戴着口罩的长谷川真,微微惊讶的笑了起来:“原来是社长啊,好久不见,真荣幸能在这里见到社长您。”

萩原研二也知道这里都是人,直接喊穿长谷川真身份是不行的,长谷川真虽然只是一家公司的社长,但因为这家公司售卖的明星产品,也导致长谷川真很有名气了。

或许这个名气不像那些明星一样,被人在大街上看到一个背影或者侧脸就能认出来,但在神佑株式会社的东京直营店门口,萩原研二要是敢喊一声‘长谷川社长’,只怕站在他们前后的排队顾客都要闻声围过来了。

所以萩原研二就只含糊的称呼长谷川真为社长,既不会显得不尊重,也不会暴露他的身份。

萩原研二目光从长谷川真身后的两个保镖身上扫过,并未开口说任何关系两人的话,仿佛他真的只是单纯看了两人一眼而已。

长谷川真又一次的注意到了萩原研二的目光,如果他先前没有怀疑的话,大概也不会觉得这目光有什么问题。

但是既然提前心存怀疑了,那么萩原研二看向安室透的目光,还有一旁松田阵平也看了安室透一眼的目光,都让长谷川真深深的怀疑他们之前是认识的。

虽然玩家已经知道波本就是警方派在樱花国公安警察的名声很臭,很不受其他部门警察的待见吗?

这种问题也不好直接问,长谷川真暂时放下,看了正在把玩自己手上墨镜的松田阵平一眼,开口说道:“萩原警官也是来买保护罩的吗?”他以为萩原研二和松田阵平是因为之前的保护罩用完了,所以才来排队购买。

对了,萩原研二和松田阵平之前身上的保护罩还是苏格兰送的呢,他们俩不仅认识波本,还认识苏格兰。

长谷川真想到这件事,忍住回头看一眼波本现在是什么表情的冲动,继续微笑着对萩原研二说:“想买这些东西可以直接找我的,虽然不会免费赠送贿赂警官先生,但让你们快速把东西买到手还是没问题的。”他看了一眼长长的队伍,“毕竟你们工作应该挺忙的吧。”

松田阵平一巴掌拍在萩原研二的肩膀上,问道:“hagi,你什么时候认识这位社长的?怎么都没告诉过我?”

萩原研二无奈的笑着说:“上次不是跟你说过了吗?就是那起米花餐厅议员被杀案。”

经过萩原研二的提醒,松田阵平也想起来了,他当时正在拆一个炸弹模型,太过专注,就没注意听萩原研二讲述的案件,刚才也就没想起来萩原研二是什么时候认识的长谷川真。

长谷川真目光看向松田阵平,主动向他伸出手:“你好,刚才真是谢谢你仗义出言帮我们解围了。”

松田阵平懒洋洋的伸手跟长谷川真握了一下,很快就松开手,但他对长谷川真的态度还是很认真的:“久仰大名了社长,我叫松田阵平,我真的很想冒昧问一下,那个智能手机……”

萩原研二连忙拉了松田阵平一把,堵住了他还没说完的话:“小阵平,这种时候问这种问题就太失礼了!”

不用松田阵平把话说完,萩原研二就知道松田阵平是想问智能手机的原理或者结构什么的,这也太冒昧了。哪家公司的社长会把自家产品的这种机密告诉外人啊!

被萩原研二及时阻止的松田阵平也冷静了下来,知道自己不该问的,他乖乖的闭嘴,想着待会儿把智能手机买到手了,回去就自己拆开看看。

松田阵平又不是想打听智能手机的制造机密,他只是单纯的想拆拆这种划时代黑科技般的智能手机罢了。

因为二号马甲青木真原跟松田阵平和萩原研二的接触不少,长谷川真也继承了青木真原对两人的好感度,所以并不介意松田阵平刚才的那点失礼冒犯,一笑而过:“没事,松田警官还真是真性情。”

松田阵平眯了眯眼,忽然问道:“社长是怎么知道我是警察的?”

习惯了自身的恶人气质被人误会,不拿出警察证很难让人相信自己是警察的松田阵平,听见长谷川真直接称呼他为‘松田警官’,下意识的就问了出来。

长谷川真:“……”这是共享了二号马甲的记忆之后,忘记自己的三号马甲应该还不知道松田阵平也是警察的事情。

不过长谷川真反应很快,他诧异的看向萩原研二:“诶?松田先生跟萩原警官是一起的,难道你不是警察吗?”

他一句反问,倒是让人觉得,松田阵平跟萩原研二待在一起,松田就该是警察才对。

长谷川真又麻溜的对松田阵平道歉:“不好意思,是我刻板印象了,我下意识以为萩原警官是警察,那么跟他一起的也是警察了。毕竟物以类聚,人以群分嘛。”

这个解释有点勉强,但还是说得通的。

松田阵平还嘀咕着“又不是警察的朋友也一定都是警察”之类的话,但他还是没抓着这个问题不放。

萩原研二打圆场笑道:“小阵平是我的幼驯染,他的确也是警察啦,不过他是爆处班的拆弹警察。”

长谷川真微笑着点了点头,并不介意这点小插曲。

但他心中着实是捏了一把冷汗,这个松田阵平未免也太敏锐了吧?好在貌似糊弄过去了。

长谷川真对两人微笑着转移话题:“两位警官先生是来买保护罩的还是买智能手机?”

萩原研二笑着回答道:“保护罩我们已经有了,这次是来买智能手机的,毕竟这种新款手机的确比老款的按键手机方便实用很多,信号也更好,功能更多,对我们警察而言帮助挺大的。”

长谷川真点了点头,说道:“那我带你们进去吧。”

松田阵平问道:“这是要带我们走后门吗?”

长谷川真笑吟吟的说道:“不,是走vip通道。”别把走后门说得那么难听嘛,也不是说完全不用排队了,因为产品销售火爆,就算是走vip通道,也是要跟其他vip顾客一起排队的。

但vip顾客的数量还是比普通顾客数量少太多了,队伍也排得短太多了。

长谷川真带着萩原研二和松田阵平进入了店内。

此时店铺内的vip招待区也排起了队伍,不过不必让顾客亲自去排队,而是给他们发了号码牌,他们可以坐在休息区等待叫号。

长谷川真对身后的安室透说道:“安室君,你去帮萩原警官和松田警官领两个号码牌吧。”

安室透点了点头,就朝发号码牌的员工走去。

安室透手里是有神佑株式会社vip贵宾卡的,毕竟有这种卡,以后在会社的各大直营店里就可以畅通无阻,很方便悄悄巡视店铺。

安室透展示了vip贵宾卡之后,就领回了两个号码牌,他分别递给了萩原研二和松田阵平。

松田阵平在接过号码牌的时候,忽然打量着安室透,用怀疑的语气问道:“看你手上的茧子,你会射击?”

安室透心头无语,松田阵平这家伙能不能别这么恶趣味,在这种时候找他的茬!

但他还是配合的回答道:“我是社长的保镖,当然会射击,我还有合法持枪证。”

松田阵平这才收回对安室透的警惕怀疑目光,似笑非笑的说道:“原来是这样啊,是我误会了,安室先生,真是抱歉啊,我把你当成那种在逃的法外狂徒了。”

安室透:“……”他磨了磨牙,“没关系,松田警官。”

这个卷毛混蛋一定是故意的,知道他这个时候不能暴露身份,故意在这个时候挑衅他!

可恶,拳头硬了!

萩原研二习惯性的给两人打圆场:“小阵平,不要随便怀疑长谷川社长的保镖啦!安室先生真是不好意思,不如我们待会儿请你们吃个饭,聊表歉意。”

安室透目光看向长谷川真,一副下意识征求雇主同意的模样,看得萩原研二和松田阵平感觉有点牙疼。

长谷川真笑眯眯的说道:“真是不好意思啊,安室君工作很忙,没时间出去慢慢聚餐吃饭,只能辜负萩原警官和松田警官的好意了。”

安室透没忍住阴阳了一句:“是啊,我工作忙得很,哪有时间吃饭啊,真是多亏了社长对我的看重呢。”

长谷川真笑容不变:“既然知道这是本社长对你的看重,就该更加努力的工作回报我啊。安室君,你年纪轻轻的不努力奋斗工作,以后还怎么升职加薪买房结婚走上人生巅峰呢?你这个年纪怎么睡得着的?难道不应该把吃饭睡觉的时间尽量挤出来忙工作吗?”

安室透面对长谷川真这老生常谈的pua社畜的话术已经习以为常了,面无表情的挪开目光,并不回应。

但第一次听到这种话术的萩原研二和松田阵平就惊呆了。

他们不敢置信的看向安室透。

难怪他们这次见到降谷零,总感觉他的眼睛下方肤色变得更深了一点,之前以为是错觉,现在看来那哪儿是错觉啊,分明就是黑眼圈啊!

连深肤色的降谷零都能被熬出黑眼圈,这工作得是多熬人?该不会真不让人睡觉吧?

降谷零你还好吗?曾经的警校第一该不会因为熬夜工作最后落得个猝死的殉职下场吧?

安室透避开两个大冤种同期那担忧又带着点儿幸灾乐祸意味的目光,默默的退回长谷川真的身后,跟诸星大站在一起。

萩原研二和松田阵平将目光放在了诸星大的黑眼圈上。

冷白皮的诸星大脸上黑眼圈就更明显了,跟被人揍了两拳眼睛似的。

同为保镖的诸星大黑眼圈这么严重,那么安室透的黑眼圈即使有肤色的遮掩,严重程度应该也不比诸星大差到哪儿去吧。

萩原研二和松田阵平是真心实意的担心着安室透的,虽然早就猜到安室透在执行秘密卧底任务,但看他这状态,这卧底任务也太艰难了吧?

两人已经脑补起了安室透白天忙着卧底工作,晚上忙着公安那边的工作,日以继夜的没个休息时间,这也太悲惨了。

安室透并不知道两个同期的脑补,他对自己被长谷川真这个资本家压榨得黑眼圈浓重的情况感到羞恼,就下意识的觉得萩原研二和松田阵平对自己的担心中带着幸灾乐祸,毕竟他连一个长谷川真都搞不定,还被压榨加班当社畜,要是被萩原松田两人知道,他们肯定会笑他一整年的。

诸星大:“……”他的黑眼圈有什么好看的?谁熬夜都会有黑眼圈的,这有什么稀奇好看的?

诸星大默默的提醒道:“叫号快到你们了。”

萩原研二和松田阵平这才挪开注视着诸星大黑眼圈的目光,毕竟他们不想暴露安室透身份,又想知道安室透的黑眼圈有多严重,就只能盯着情况跟安室透差不多的诸星大的黑眼圈看个不停了。

长谷川真心里有点犯嘀咕,难道诸星大也跟萩原松田两人早就相识?

只能说萩原研二和松田阵平两人不愧是精英警察,情绪控制和表情管理都做得非常好,哪怕长谷川真早有怀疑,也还是从他们脸上看不出什么来,不能确定他们是不是真的跟安室透诸星大早已相识。

不过长谷川真很快也将这些疑虑给抛开了,反正这也不是什么重要事情,无所谓啦,他早就知道安室透和诸星大是假酒了,也没必要了解假酒以前有哪些熟人。

萩原研二和松田阵平等到了叫号,两人去vip柜台前买到了两部智能手机。

因为智能手机数量稀少,只能限量购买,每人只能买一部。

所以想多买一部的松田阵平有点失望,萩原研二安慰道:“小阵平,要不我把我的这部手机借给你拆?”

听见萩原研二这句话的长谷川真:“……拆?”

他诧异的看向松田阵平,他还是第一次听到有人买这么贵的智能手机回家是为了拆的。当然,那些买了智能手机回去拆开想要仿造的手机厂商不算。

作者有话要说

感谢在2024-04-1012:00:00~2024-04-1212:00:00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容川3个;紫翼的水晶、账号已注销1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双双戏庭幽228瓶;啊鹿鹿鹿60瓶;八十九、为什么我还是学渣40瓶;瑾瑜、望君安兮望君息30瓶;⊙_⊙25瓶;橘子味的春天24瓶;nina一千20瓶;月色长宁14瓶;quq么么哒、源万路10瓶;简小七的晋江账号、青、兰溪春尽碧泱泱5瓶;压力大的神经病、玲珑骰子安红豆、不寿、雅3瓶;病乃迁、花溪墨、珅懿、始皇大大,名传千史、水破天绮、悄咪咪地看文文、小萌、秋殇、shuuki2瓶;岭海孤光、织田作的辣咖喱、时光匆匆、独眼鹰、七夕乔乔、傻了吧唧、一叶知秋、二桶的家养猫猫、何处繁华笙歌落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落日猿向你推荐他的其他小说:

:,

:,

:,

:,

:,

希望你也喜欢

安室透看着诸星大被长谷川真滔滔不绝的资本家言论给怼得说不出话来,心中同病相怜的叹了口气,然后主动开口救诸星大于水火之中:“社长,既然你没事了可以过来批复这些已经被我整理好了的文件吗?”()?()

诸星大给安室透投去一个感激的眼神,不枉他们同甘共苦这么长时间,虽然波本是组织成员,但有时候也还算不错的样子。()?()

长谷川真却对安室透的打岔丝毫不为所动,一点都没有主动去工作的意思,笑嘻嘻的说道:“反正文件都在波本你的手里,你既然都整理好了,再顺手做完好了。我现在很忙的……”他又咔嚓咔嚓的吃起了零食。()?()

安室透:“……”所以你的很忙就是指你在忙着吃零食吗?

?落日猿的作品《我要把酒厂做大做强》??,域名[(.)]???$?$??

()?()

诸星大主动走过去:“我来帮你吧。”

于是两人就这么伴随着长谷川真咔嚓咔嚓吃零食和吸溜吸溜喝饮料的声音,忙完了这一大堆的文件整理工作。

等他们刚忙完,放下手里文件的时候,提心吊胆的两人假装还没忙完,想等长谷川真走了他们再放下手里的文件,省得长谷川真又找理由给他们安排工作。

结果没想到,他们自以为装得挺好的,长谷川真就跟在他们身上安装了监控一样,他们刚整理完最后一份文件,长谷川真那魔鬼的声音就响了起来:“忙完了正好,跟我一块儿去巡视一下我们会社在东京的直营店,今天正好是智能手机公开销售的第一天,我们过去看看情况。”

长谷川真对自己那跑个步都要大喘气的体力值和武力值心理很有b数,也清楚自己现在是个多么香的香饽饽,所以每次出门,都要把波本和莱伊这俩保镖带上。

虽然这两人是假酒,但他们作为警方卧底的最基本道德还是有的,长谷川真就是拿捏着他们不会眼睁睁看着他去死,会尽全力的保护他的安全,他才敢带着两人出门浪。

至于说带着两瓶假酒出门会不会被抓……长谷川真可不信波本和莱伊作为不同国家官方机构的卧底,会互通情报信息,他们只要情报不互通,就会误以为对方是组织成员,会投鼠忌器,不敢贸然行事。

让两瓶假酒互相牵制着,长谷川真就能稳坐钓鱼台了。

安室透和诸星大的确就如长谷川真所料的那样,他们想对长谷川真动手,都碍于对方而不敢随便动手,误把对方当做难对付的组织成员,两人都特别谨慎。

毕竟卧底不容易呀,天天被长谷川真压榨劳动力,付出这么多的艰辛,要是最后因为这事卧底失败了,他们自己都没法原谅自己。

长谷川真戴上口罩和墨镜,就这么大摇大摆的带着安室透和诸星大两个假酒保镖出门去了。

安室透客串司机,开着车载着长谷川真和诸星大前往神佑株式会社的东京直营店。

这也是神佑株式会社最大的一家直营店,与其说是店铺,不如说是商场,占地面积足足有六百平。

在东京这寸土寸金的地方,一家店铺占地六百平,说是商场也不为过了。

如今这家直营店门口正排着大长队,偌大的店铺内竟然都容纳不下全部的客人,需要客人排队排到店外来。

长谷川真看着那长长得九曲十八弯看不见队尾在哪里的队伍,脸上也有些惊愕:“排队的人这么多?”

安室透作为情报人员,最了解情况,他解释道:“保护罩和智能手机的销售在东京都非常火热,这种排队情况从保护罩发售第一天开始就出现了。”

因为神佑株式会社的工厂生产线跟不上民众的购买需求,所以每次销售的商品数量都不算多,特别是这些保护罩还要供应全国乃至出口国外,能在东京直营店摆出来售卖的数量就更少了,排队购买就是不可避免的事情。

看着队伍中许多客人都是抱着小板凳或者是折叠帐篷的,就知道很多人是半夜都不回来,原地扎帐篷排队。

第一次来现场看壮观排队一幕的长谷川真:“……”他真没想到保护罩和智能手机能在游戏世界里引起这么大的轰动,他之前在新闻上看见相关报道,还以为是公司的人安排的托儿,心里还夸了一波安排托儿排队营造购买狂潮现象的员工很聪明呢。

结果没想到这些排队的人竟然是真顾客,而不是托儿!

长谷川真想进入店铺看看情况,就带着安室透和诸星大往店门口走去。

看着三人不排队就想进店,外面那些排队的人们就有些不满的嚷嚷了起来:“排队!怎么能插队呢?”

“就是就是,我们都排好久了,左边的队伍是买保护罩的,右边队伍是买智能手机的,你们赶紧去排队!”

在一众斥责他们应该是排队的声音中,长谷川真刚想解释自己不是来买保护罩和智能手机的,就听见一道凶巴巴的声音响起:“一看就知道他们三个不是来买东西的好么!”

长谷川真好奇的闻声望去,然后发现竟然是老熟人——松田阵平,以及松田阵平身边的萩原研二。

不过松田阵平和萩原研二对二号马甲青木真原来说是老熟人了,但对三号马甲长谷川真而言就没那么熟悉。

长谷川真犹豫着要不要上前打招呼,他身后可还有两瓶假酒呢。

想起自己之前在米花餐厅就跟萩原研二有过接触,以及他曾经注意到的安室透与萩原研二之间微妙的眼神互动,长谷川真还是朝萩原研二走了过去:“萩原警官,好久不见。”他摘下了墨镜,露出了上半张脸。

萩原研二也很快就通过这上半张脸认出了还戴着口罩的长谷川真,微微惊讶的笑了起来:“原来是社长啊,好久不见,真荣幸能在这里见到社长您。”

萩原研二也知道这里都是人,直接喊穿长谷川真身份是不行的,长谷川真虽然只是一家公司的社长,但因为这家公司售卖的明星产品,也导致长谷川真很有名气了。

或许这个名气不像那些明星一样,被人在大街上看到一个背影或者侧脸就能认出来,但在神佑株式会社的东京直营店门口,萩原研二要是敢喊一声‘长谷川社长’,只怕站在他们前后的排队顾客都要闻声围过来了。

所以萩原研二就只含糊的称呼长谷川真为社长,既不会显得不尊重,也不会暴露他的身份。

萩原研二目光从长谷川真身后的两个保镖身上扫过,并未开口说任何关系两人的话,仿佛他真的只是单纯看了两人一眼而已。

长谷川真又一次的注意到了萩原研二的目光,如果他先前没有怀疑的话,大概也不会觉得这目光有什么问题。

但是既然提前心存怀疑了,那么萩原研二看向安室透的目光,还有一旁松田阵平也看了安室透一眼的目光,都让长谷川真深深的怀疑他们之前是认识的。

虽然玩家已经知道波本就是警方派在樱花国公安警察的名声很臭,很不受其他部门警察的待见吗?

这种问题也不好直接问,长谷川真暂时放下,看了正在把玩自己手上墨镜的松田阵平一眼,开口说道:“萩原警官也是来买保护罩的吗?”他以为萩原研二和松田阵平是因为之前的保护罩用完了,所以才来排队购买。

对了,萩原研二和松田阵平之前身上的保护罩还是苏格兰送的呢,他们俩不仅认识波本,还认识苏格兰。

长谷川真想到这件事,忍住回头看一眼波本现在是什么表情的冲动,继续微笑着对萩原研二说:“想买这些东西可以直接找我的,虽然不会免费赠送贿赂警官先生,但让你们快速把东西买到手还是没问题的。”他看了一眼长长的队伍,“毕竟你们工作应该挺忙的吧。”

松田阵平一巴掌拍在萩原研二的肩膀上,问道:“hagi,你什么时候认识这位社长的?怎么都没告诉过我?”

萩原研二无奈的笑着说:“上次不是跟你说过了吗?就是那起米花餐厅议员被杀案。”

经过萩原研二的提醒,松田阵平也想起来了,他当时正在拆一个炸弹模型,太过专注,就没注意听萩原研二讲述的案件,刚才也就没想起来萩原研二是什么时候认识的长谷川真。

长谷川真目光看向松田阵平,主动向他伸出手:“你好,刚才真是谢谢你仗义出言帮我们解围了。”

松田阵平懒洋洋的伸手跟长谷川真握了一下,很快就松开手,但他对长谷川真的态度还是很认真的:“久仰大名了社长,我叫松田阵平,我真的很想冒昧问一下,那个智能手机……”

萩原研二连忙拉了松田阵平一把,堵住了他还没说完的话:“小阵平,这种时候问这种问题就太失礼了!”

不用松田阵平把话说完,萩原研二就知道松田阵平是想问智能手机的原理或者结构什么的,这也太冒昧了。哪家公司的社长会把自家产品的这种机密告诉外人啊!

被萩原研二及时阻止的松田阵平也冷静了下来,知道自己不该问的,他乖乖的闭嘴,想着待会儿把智能手机买到手了,回去就自己拆开看看。

松田阵平又不是想打听智能手机的制造机密,他只是单纯的想拆拆这种划时代黑科技般的智能手机罢了。

因为二号马甲青木真原跟松田阵平和萩原研二的接触不少,长谷川真也继承了青木真原对两人的好感度,所以并不介意松田阵平刚才的那点失礼冒犯,一笑而过:“没事,松田警官还真是真性情。”

松田阵平眯了眯眼,忽然问道:“社长是怎么知道我是警察的?”

习惯了自身的恶人气质被人误会,不拿出警察证很难让人相信自己是警察的松田阵平,听见长谷川真直接称呼他为‘松田警官’,下意识的就问了出来。

长谷川真:“……”这是共享了二号马甲的记忆之后,忘记自己的三号马甲应该还不知道松田阵平也是警察的事情。

不过长谷川真反应很快,他诧异的看向萩原研二:“诶?松田先生跟萩原警官是一起的,难道你不是警察吗?”

他一句反问,倒是让人觉得,松田阵平跟萩原研二待在一起,松田就该是警察才对。

长谷川真又麻溜的对松田阵平道歉:“不好意思,是我刻板印象了,我下意识以为萩原警官是警察,那么跟他一起的也是警察了。毕竟物以类聚,人以群分嘛。”

这个解释有点勉强,但还是说得通的。

松田阵平还嘀咕着“又不是警察的朋友也一定都是警察”之类的话,但他还是没抓着这个问题不放。

萩原研二打圆场笑道:“小阵平是我的幼驯染,他的确也是警察啦,不过他是爆处班的拆弹警察。”

长谷川真微笑着点了点头,并不介意这点小插曲。

但他心中着实是捏了一把冷汗,这个松田阵平未免也太敏锐了吧?好在貌似糊弄过去了。

长谷川真对两人微笑着转移话题:“两位警官先生是来买保护罩的还是买智能手机?”

萩原研二笑着回答道:“保护罩我们已经有了,这次是来买智能手机的,毕竟这种新款手机的确比老款的按键手机方便实用很多,信号也更好,功能更多,对我们警察而言帮助挺大的。”

长谷川真点了点头,说道:“那我带你们进去吧。”

松田阵平问道:“这是要带我们走后门吗?”

长谷川真笑吟吟的说道:“不,是走vip通道。”别把走后门说得那么难听嘛,也不是说完全不用排队了,因为产品销售火爆,就算是走vip通道,也是要跟其他vip顾客一起排队的。

但vip顾客的数量还是比普通顾客数量少太多了,队伍也排得短太多了。

长谷川真带着萩原研二和松田阵平进入了店内。

此时店铺内的vip招待区也排起了队伍,不过不必让顾客亲自去排队,而是给他们发了号码牌,他们可以坐在休息区等待叫号。

长谷川真对身后的安室透说道:“安室君,你去帮萩原警官和松田警官领两个号码牌吧。”

安室透点了点头,就朝发号码牌的员工走去。

安室透手里是有神佑株式会社vip贵宾卡的,毕竟有这种卡,以后在会社的各大直营店里就可以畅通无阻,很方便悄悄巡视店铺。

安室透展示了vip贵宾卡之后,就领回了两个号码牌,他分别递给了萩原研二和松田阵平。

松田阵平在接过号码牌的时候,忽然打量着安室透,用怀疑的语气问道:“看你手上的茧子,你会射击?”

安室透心头无语,松田阵平这家伙能不能别这么恶趣味,在这种时候找他的茬!

但他还是配合的回答道:“我是社长的保镖,当然会射击,我还有合法持枪证。”

松田阵平这才收回对安室透的警惕怀疑目光,似笑非笑的说道:“原来是这样啊,是我误会了,安室先生,真是抱歉啊,我把你当成那种在逃的法外狂徒了。”

安室透:“……”他磨了磨牙,“没关系,松田警官。”

这个卷毛混蛋一定是故意的,知道他这个时候不能暴露身份,故意在这个时候挑衅他!

可恶,拳头硬了!

萩原研二习惯性的给两人打圆场:“小阵平,不要随便怀疑长谷川社长的保镖啦!安室先生真是不好意思,不如我们待会儿请你们吃个饭,聊表歉意。”

安室透目光看向长谷川真,一副下意识征求雇主同意的模样,看得萩原研二和松田阵平感觉有点牙疼。

长谷川真笑眯眯的说道:“真是不好意思啊,安室君工作很忙,没时间出去慢慢聚餐吃饭,只能辜负萩原警官和松田警官的好意了。”

安室透没忍住阴阳了一句:“是啊,我工作忙得很,哪有时间吃饭啊,真是多亏了社长对我的看重呢。”

长谷川真笑容不变:“既然知道这是本社长对你的看重,就该更加努力的工作回报我啊。安室君,你年纪轻轻的不努力奋斗工作,以后还怎么升职加薪买房结婚走上人生巅峰呢?你这个年纪怎么睡得着的?难道不应该把吃饭睡觉的时间尽量挤出来忙工作吗?”

安室透面对长谷川真这老生常谈的pua社畜的话术已经习以为常了,面无表情的挪开目光,并不回应。

但第一次听到这种话术的萩原研二和松田阵平就惊呆了。

他们不敢置信的看向安室透。

难怪他们这次见到降谷零,总感觉他的眼睛下方肤色变得更深了一点,之前以为是错觉,现在看来那哪儿是错觉啊,分明就是黑眼圈啊!

连深肤色的降谷零都能被熬出黑眼圈,这工作得是多熬人?该不会真不让人睡觉吧?

降谷零你还好吗?曾经的警校第一该不会因为熬夜工作最后落得个猝死的殉职下场吧?

安室透避开两个大冤种同期那担忧又带着点儿幸灾乐祸意味的目光,默默的退回长谷川真的身后,跟诸星大站在一起。

萩原研二和松田阵平将目光放在了诸星大的黑眼圈上。

冷白皮的诸星大脸上黑眼圈就更明显了,跟被人揍了两拳眼睛似的。

同为保镖的诸星大黑眼圈这么严重,那么安室透的黑眼圈即使有肤色的遮掩,严重程度应该也不比诸星大差到哪儿去吧。

萩原研二和松田阵平是真心实意的担心着安室透的,虽然早就猜到安室透在执行秘密卧底任务,但看他这状态,这卧底任务也太艰难了吧?

两人已经脑补起了安室透白天忙着卧底工作,晚上忙着公安那边的工作,日以继夜的没个休息时间,这也太悲惨了。

安室透并不知道两个同期的脑补,他对自己被长谷川真这个资本家压榨得黑眼圈浓重的情况感到羞恼,就下意识的觉得萩原研二和松田阵平对自己的担心中带着幸灾乐祸,毕竟他连一个长谷川真都搞不定,还被压榨加班当社畜,要是被萩原松田两人知道,他们肯定会笑他一整年的。

诸星大:“……”他的黑眼圈有什么好看的?谁熬夜都会有黑眼圈的,这有什么稀奇好看的?

诸星大默默的提醒道:“叫号快到你们了。”

萩原研二和松田阵平这才挪开注视着诸星大黑眼圈的目光,毕竟他们不想暴露安室透身份,又想知道安室透的黑眼圈有多严重,就只能盯着情况跟安室透差不多的诸星大的黑眼圈看个不停了。

长谷川真心里有点犯嘀咕,难道诸星大也跟萩原松田两人早就相识?

只能说萩原研二和松田阵平两人不愧是精英警察,情绪控制和表情管理都做得非常好,哪怕长谷川真早有怀疑,也还是从他们脸上看不出什么来,不能确定他们是不是真的跟安室透诸星大早已相识。

不过长谷川真很快也将这些疑虑给抛开了,反正这也不是什么重要事情,无所谓啦,他早就知道安室透和诸星大是假酒了,也没必要了解假酒以前有哪些熟人。

萩原研二和松田阵平等到了叫号,两人去vip柜台前买到了两部智能手机。

因为智能手机数量稀少,只能限量购买,每人只能买一部。

所以想多买一部的松田阵平有点失望,萩原研二安慰道:“小阵平,要不我把我的这部手机借给你拆?”

听见萩原研二这句话的长谷川真:“……拆?”

他诧异的看向松田阵平,他还是第一次听到有人买这么贵的智能手机回家是为了拆的。当然,那些买了智能手机回去拆开想要仿造的手机厂商不算。

作者有话要说

感谢在2024-04-1012:00:00~2024-04-1212:00:00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容川3个;紫翼的水晶、账号已注销1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双双戏庭幽228瓶;啊鹿鹿鹿60瓶;八十九、为什么我还是学渣40瓶;瑾瑜、望君安兮望君息30瓶;⊙_⊙25瓶;橘子味的春天24瓶;nina一千20瓶;月色长宁14瓶;quq么么哒、源万路10瓶;简小七的晋江账号、青、兰溪春尽碧泱泱5瓶;压力大的神经病、玲珑骰子安红豆、不寿、雅3瓶;病乃迁、花溪墨、珅懿、始皇大大,名传千史、水破天绮、悄咪咪地看文文、小萌、秋殇、shuuki2瓶;岭海孤光、织田作的辣咖喱、时光匆匆、独眼鹰、七夕乔乔、傻了吧唧、一叶知秋、二桶的家养猫猫、何处繁华笙歌落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落日猿向你推荐他的其他小说:

:,

:,

:,

:,

:,

希望你也喜欢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