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体版 简体版
小说怪 > 都市 > 我来继承你的遗产 > 第51章

纪瑞这一觉睡得太沉,等迷迷糊糊醒来时,窗外的天色已经暗了下来。白天的记忆流水一般涌入脑海,她迟缓地眨了眨眼睛,刚要坐起来,便感觉到来自被子的拉扯感。()?()

她顿了一下低头看去,便看到谢渊趴在床边睡得正熟。

?想看山有青木写的《我?♂?♂??

()?()

……小叔叔?她也不坐了,翻个身趴在床上,悄悄凑过去打量。()?()

怎么会有这样的人呢,即便是趴着睡觉,半张脸都压在胳膊上,眉眼五官依然很好看,睫毛……睫毛好密,她还是第一次发现,小叔叔的睫毛这么密,纪瑞像是发现了新大陆,小心翼翼地伸出手指戳了一下。()?()

痒的,她捻了捻手指,又戳了戳,对睫毛失去兴趣后,又去捏他的鼻梁。

嗯,这么挺,看来是纯天然的。

纪瑞无声偷笑,正要再去碰其他地方,看似睡着的人突然淡淡开口:“别太过分啊。”

“小叔叔!”纪瑞惊喜,“你醒啦?”

谢渊不紧不慢地坐起身,脸上还有睡觉压出的红印:“我又不是死人,被你这么折腾还不醒。”

“你怎么在我屋里呀。”纪瑞去搓他脸上的红印。

谢渊往后仰了仰:“你管我。”

“你是我小叔叔,我不管你谁管你?”纪瑞继续搓。

谢渊去抓她的手:“别闹。”

“你脸上有印子,我帮你把它搓没了。”

谢渊皱眉:“搓什么搓,待会儿自己就消了。”

“那消得多慢,”纪瑞支棱起来,有大干一场的意思,“任何东西都休想破坏我小叔叔帅气的颜值!”

“纪、瑞!”谢渊没错过她眼底的狡黠,知道她故意拿自己消遣,当即咬牙警告。

可惜纪瑞玩心大起,并没有放弃的意思,谢渊被搓得脸颊发热,当即站起身去拧她的脸,纪瑞惊呼一声笑着躲开,俩人闹来闹去,突然一同跌在了床上。

呼吸交错的瞬间,两人同时还维持相互攻击的姿势,乍一看好像抱到了一起。

四目相对,周围好像一瞬变成真空,除了彼此的呼吸,再听不到半点声音。

安静之中,谢渊缓缓开口:“你好像臭了。”

“我才没……”反驳的话说到一半,纪瑞隐约间是闻到一股酸酸的汗味,她赶紧推开谢渊坐起来。

谢渊淡定坐回床边的椅子上:“白天出了一身的汗,又在被窝里捂了这么久,难怪会变成生化武器。”

“你才是生化武器!”纪瑞脸都红了还不忘犟嘴,“你你你白天也出了很多汗!”

谢渊翘起二郎腿:“是啊,所以我回来之后就去洗了澡,而你,发酵了。”

纪瑞:“……”

“还不去洗?”谢渊又一次开口,话音未落就看到她小炮弹一样冲进了浴室。

浴室门关上的刹那,谢渊唇角那点淡定的笑意瞬间散了个干净,许久才缓缓呼出一口热气。

他刚才……很不对劲。

纪瑞把自己从里到外反反复复洗了三遍,确定自己重新变得香香的后才出去,床边的椅子已经空了,她看着偌大的房间,突然生出一分失落。

“傻站着干什么?”

谢渊的声音突然响起,纪瑞愣了愣,一扭头就看到他在窗户前站着。

“小叔叔?”她一脸惊喜。

谢渊扬眉:“你的反应,就像是三年没见我了。”

“确实三年没见了,”纪瑞蹦蹦跳跳跑过去,亲热地挽上他的胳膊,“别人是一日不见如隔三秋,我是十分钟不见就如隔三秋了。”

“你在浴室可不止十分钟。”

“所以想你想得不止三年。”

大侄女天生嘴甜,再冷的总裁也没办法抵抗,只能认命地带着她下楼吃饭。

纪瑞今天被抱回来时虽然睡着了,可红肿的眼睛却告诉家里每一个人,他们的瑞瑞小姐很伤心很难过,所以今晚的晚饭十分丰盛,丰盛到夸张的地步。

当看到满满一桌子菜时,纪瑞睁圆了眼睛问谢渊:“小叔叔,我们家是要破产了吗?这是最后的晚餐?”

她说……我们家。

谢渊被这三个字哄得很是熨帖,难得对她慈眉善目:“就是地球毁灭了,我们家也不会破产。”

“那这是?”纪瑞又看向厨师钟伯。

钟伯轻咳一声:“我心情好,多做了几道菜。”

“这也太多了,我们两个吃不完的,要不叫上管家伯伯,我们一起吃吧。”纪瑞提议。

钟伯闻言,下意识看向谢渊。

“不要浪费。”谢渊只说了四个字。

钟伯顿时高高兴兴地叫了人来,平日总是冷清的餐厅顿时热闹起来。

谢渊不喜欢热闹,他觉得人多的地方连空气都是浑浊的,可此刻置身于热闹之中,看纪瑞在所有人慈爱的目光下活蹦乱跳,又觉得偶尔热闹一下也不错。

一顿饭吃完,纪瑞有气无力地倒在客厅沙发上,谢渊看到她烂泥一样的姿势,用手杖戳了戳她的脚面:“吃完饭别立刻躺着,起来走走。”

“我不,我要躺着。”纪瑞勇敢反抗。

谢渊眉头微挑:“我发现你最近是越来越放肆了。”相比刚来的时候,简直就像个混蛋。

“糟糕,被你发现真面目了吗?”纪瑞捂嘴。

谢渊轻嗤一声,在她旁边坐下了。

纪瑞不解:“你怎么不去走走?”

“我不,我要躺着。”谢渊用同样的话回敬她。

他本意是还击,可纪瑞听到后神情微妙了一瞬,下一秒就抱住了他的胳膊:“小叔叔,我真是太喜欢你了!”

“走开。”谢渊抽了一下胳膊,却被她抱得更紧。

“小叔叔!小叔叔!”

谢渊绷了十秒,最终还是轻笑一声随她去了。

管家帮着钟伯把厨房收拾完后,一出来就看到他们在沙发上笑闹,他下意识觉得这俩人亲密太过,可又觉得他们就该这样。

吃也吃了,闹也闹了,纪瑞终于小心翼翼地问出从醒来就一直惦记的问题:“妈妈……现在还好吗?”

“她又没做手术,能有什么不好的?”即便知道了叶非是纪瑞的母亲,谢渊对她也没有太多好感。

纪瑞脸上闪过一丝不安:“你知道我说的不是这个……”

谢渊沉默三秒,突然掏出手机开始打电话。

“你在联系谁?”纪瑞好奇。

谢渊不答,电话接通后直接问:“纪瑞的事,你跟叶非说了没有?”

纪瑞立刻知道他在联系谁了,赶紧去抢手机,谢渊仗着胳膊长,直接把人按回沙发上。

“还没说?你在磨蹭什么?”他语气透着不悦,“叶非这段时间一直在调养身体,保姆都是我找的,她的情况我比你更清楚,不至于这点事都受不住,你现在就跟她说,两个小时内我要在谢家见到她,否则你们以后都不要来了。”

说罢,直接挂了电话。

纪瑞都震惊了:“小叔叔,你怎么能这么跟我爸说话?!”

“太客气了吗?”谢渊心平气和,“那我下次凶一点。”

纪瑞:“……”

静了半晌,她弱弱开口:“他是我爸爸,你对他好一点嘛。”

“如果褚臣第一次来找你时,就告诉你叶非是你妈,今天的事就不会发生,”谢渊眸色沉沉,“他害我差点杀了你。”

“……是我自己差点杀了自己,跟你有什么关系,”纪瑞小小声,“妈妈进手术室之前,我就知道她的身份了,但我没有阻止她。”

这才是谢渊最生气的地方,因为褚臣不够果断,造成了今天纪瑞必须要做选择的局面,如果最后不是叶非自己放弃手术,那不管纪瑞是说服她把孩子留下,还是隐瞒真相支持她手术,都会让纪瑞一辈子都无法原谅自己。

但这些话谢渊没有说,只是摸了摸低落的小狗:“所以严格说起来,我们是共犯。”

纪瑞:“……小叔叔,你安慰人的方式真特别。”

谢渊唇角勾起一点弧度。

他的一通电话之后,褚臣就没有消息了,纪瑞看着自己过于安静的手机,一颗心始终是悬着的。

非姐……非姐很好,对她也很好,可不代表能接受朋友变女儿,如果不接受的话……纪瑞不敢想,只要一想就觉得难过,好像自己在一瞬之间不仅失去了妈妈,还失去了最好的朋友。

谢渊看出她的不安,便提议去影音室看个电影分散一下注意力。

纪瑞对他的提议很是无奈:“我现在脑子乱糟糟的,哪有精神去看电影。”

十分钟后,她看着幕布上血淋淋的女鬼,吓得嗷呜一声躲进谢渊怀里。

谢渊敷衍地拍了拍她的后背:“别怕,没事想想你爸妈。”

纪瑞:“……”女鬼很可怕,但旁边的魔鬼更吓人。

经过一个半小时恐怖片的洗礼,纪瑞虚弱地从影音室走出要断绝关系,她也无所畏惧了。

就在这种无所畏惧中,褚臣和叶非终于出现在谢家的客厅里。

自上午之后的第一次见面,叶非和纪瑞对视一眼,各自都有些情怯。

“谢总,可以给她们一个独处的空间吗?”经过谢渊一而再再而三的逼迫,褚臣在对上他时,终于少了平时固有的温和。

叶非从决定留下孩子开始,就处在一种淡淡的不安中,褚臣原本计划着等她睡下,就出来。

可谢总太喜欢管别人的家事,非要他今天就做出决断,他只能打乱一切计划,带着叶非深夜出现在谢家。

谢渊也察觉到了褚臣对自己态度的变化,但他并不在乎,甚至觉得无聊:“纪瑞,带你妈去你房间。”

他刻意强调‘你妈’二字,让直到现在还有些闪躲的叶非当着这么多人的面被迫面对现实,褚臣皱了皱眉头,在看到纪瑞脸上的忧虑后,到底没再说什么。

“去吧,好好聊聊。”他温柔地叮嘱妻女。

叶非和纪瑞同时看向他,在他的安抚下又同时点了点头。谢渊冷眼看着一家人的互动,直到叶非和纪瑞上楼了,才垂着眼眸在沙发上坐下,褚臣也不再主动找话题,转身去了另一个沙发,两人同坐在客厅,却都默契地无视了对方。

楼下的氛围胶着,楼上也好不到哪去,叶非跟着纪瑞上楼后,默默在沙发上坐下,好半天憋出一句:“你房间真大……”

“是挺大的,但我东西太多,还是不够用,”纪瑞给她倒了杯水,“小叔叔打算把隔壁房间打通,给我做衣帽间,到时候会更大。”

“谢渊对你真好。”叶非化了浓烈的妆,可有些情绪是轻易地从那双眼睛里泄露出来。

纪瑞盯着她看了半天,不明白自己为什么这么蠢,妈妈在自己身边这么久,她竟然一点都没有发现。

短暂的安静后,纪瑞突然问:“你要吃零食吗?”

“……好啊。”

纪瑞也不知从哪翻出个小筐,去零食柜装了一大堆回来:“随便吃。”

叶非看着满当当的零食,却迟迟没有动,纪瑞刚想问她是不是没有喜欢的,就听到她艰难开口:“对不起……”

纪瑞心头一紧。

叶非从知道她是自己女儿到现在,也不过才一个小时,这一个小时里大部分时间都是懵的,小部分时间里觉得褚臣疯了,直到褚臣拿出亲子鉴定,再想到自己决定去手术室时,纪瑞欲言又止的悲伤,她才不得不相信这个事实。

而这份相信里,有十分之一是对亲子鉴定,十分之九是因为她相信纪瑞绝不会在这种事上和她开玩笑。

直到现在,她还昏昏沉沉,不明白为什么事情会发展成这样。

看到叶非手足无措的样子,纪瑞连忙摆手:“我、我没关系的,如果你接受不了,我以后会尽可能少地出现在你面前,我我我也可以不出现,我就是……”

“我是在为白天的事道歉。”叶非突然握住她的手,纪瑞顿时愣住。

“我不该让你陪我去医院的,如果我知道……”叶非抿了抿唇,“你今天吓坏了吧。”

纪瑞鼻子一酸,别开脸:“其、其实也没有。”

叶非笑了笑,突然凑过去看她的脸:“这就是我的女儿吗?好神奇,她明明现在该在我肚子里,却长成了你这么大的姑娘。”

纪瑞不好意思地笑笑:“我长得好看吗?”

“好看,非常好看。”叶非夸奖。

纪瑞再也忍不住了,突然扑进她怀里,小小声叫了一声妈妈。

“挺好的,我一直想和你成为家人,现在倒是美梦成真了,”纪瑞的脸贴在叶非心口,叶非一说话,她能感觉到半张脸都被震得发麻,“而且知道我肚子里的孩子,以后会长成这么善良这么可爱的女孩子后,我这心里也就踏实了。”

纪瑞笑了一声,又有点想哭:“我要谢谢你,最后决定留下我。”

叶非笑笑,轻轻拍着她的后背。

楼上氛围愈发好了,楼下却依然一片冷凝。

在冻死人的气氛中,褚臣不紧不慢地看向谢渊:“既然我们一家三口已经相认,我想也该把瑞瑞接回家团聚了。”

谢渊淡漠抬眸:“想都别想。”

“谢总,纪瑞姓纪。”褚臣声音也淡了下来。

谢渊面无表情:“你提醒我了,我明天就带她去改姓。”谢渊看向他,“哦,她没有身份证,不用特意去改,就可以直接姓谢。”

褚臣:“……”

过于漫长的安静之后,褚臣缓缓开口:“瑞瑞已经是成年人了,我们与其在这里争执,不如问问她的想法。”

“她的想法不重要,就像你的想法不重要一样。”谢渊眼底是毫不遮掩的嘲讽,“你带不走她,任何时候都是。”

作者有话要说

褚总:你就是个便宜叔叔!

谢总:不好意思,你也是便宜爸爸

感谢在2024-04-1611:14:42~2024-04-1712:00:07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629407481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阿智智251瓶;樱桃140瓶;我想静静61瓶;许汝一世安、哦20瓶;月亮不掉线11瓶;足往神留、千年雁归来、荒10瓶;林叶徐行4瓶;章春卷3瓶;是可爱的小作精哦、陈家胡萝卜?、粉红色的财神爷、priscilla2瓶;萧逸的柠檬糖、33808584、请叫我12345、黑色救赎、64258763、夕夕、一只小f、鹅掌、私、ou、乔巴渣、许无忧-、five、东方神起5201314、随风、hidename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山有青木向你推荐他的其他小说:

:,

:,

:,

:,

:,

:,

希望你也喜欢

纪瑞这一觉睡得太沉,等迷迷糊糊醒来时,窗外的天色已经暗了下来。白天的记忆流水一般涌入脑海,她迟缓地眨了眨眼睛,刚要坐起来,便感觉到来自被子的拉扯感。

她顿了一下低头看去,便看到谢渊趴在床边睡得正熟。

……小叔叔?她也不坐了,翻个身趴在床上,悄悄凑过去打量。

怎么会有这样的人呢,即便是趴着睡觉,半张脸都压在胳膊上,眉眼五官依然很好看,睫毛……睫毛好密,她还是第一次发现,小叔叔的睫毛这么密,纪瑞像是发现了新大陆,小心翼翼地伸出手指戳了一下。

痒的,她捻了捻手指,又戳了戳,对睫毛失去兴趣后,又去捏他的鼻梁。

嗯,这么挺,看来是纯天然的。

纪瑞无声偷笑,正要再去碰其他地方,看似睡着的人突然淡淡开口:“别太过分啊。”

“小叔叔!”纪瑞惊喜,“你醒啦?”

谢渊不紧不慢地坐起身,脸上还有睡觉压出的红印:“我又不是死人,被你这么折腾还不醒。”

“你怎么在我屋里呀。”纪瑞去搓他脸上的红印。

谢渊往后仰了仰:“你管我。”

“你是我小叔叔,我不管你谁管你?”纪瑞继续搓。

谢渊去抓她的手:“别闹。”

“你脸上有印子,我帮你把它搓没了。”

谢渊皱眉:“搓什么搓,待会儿自己就消了。”

“那消得多慢,”纪瑞支棱起来,有大干一场的意思,“任何东西都休想破坏我小叔叔帅气的颜值!”

“纪、瑞!”谢渊没错过她眼底的狡黠,知道她故意拿自己消遣,当即咬牙警告。

可惜纪瑞玩心大起,并没有放弃的意思,谢渊被搓得脸颊发热,当即站起身去拧她的脸,纪瑞惊呼一声笑着躲开,俩人闹来闹去,突然一同跌在了床上。

呼吸交错的瞬间,两人同时还维持相互攻击的姿势,乍一看好像抱到了一起。

四目相对,周围好像一瞬变成真空,除了彼此的呼吸,再听不到半点声音。

安静之中,谢渊缓缓开口:“你好像臭了。”

“我才没……”反驳的话说到一半,纪瑞隐约间是闻到一股酸酸的汗味,她赶紧推开谢渊坐起来。

谢渊淡定坐回床边的椅子上:“白天出了一身的汗,又在被窝里捂了这么久,难怪会变成生化武器。”

“你才是生化武器!”纪瑞脸都红了还不忘犟嘴,“你你你白天也出了很多汗!”

谢渊翘起二郎腿:“是啊,所以我回来之后就去洗了澡,而你,发酵了。”

纪瑞:“……”

“还不去洗?”谢渊又一次开口,话音未落就看到她小炮弹一样冲进了浴室。

浴室门关上的刹那,谢渊唇角那点淡定的笑意瞬间散了个干净,许久才缓缓呼出一口热气。

他刚才……很不对劲。

纪瑞把自己从里到外反反复复洗了三遍,确定自己重新变得香香的后才出去,床边的椅子已经空了,她看着偌大的房间,突然生出一分失落。

“傻站着干什么?”

谢渊的声音突然响起,纪瑞愣了愣,一扭头就看到他在窗户前站着。

“小叔叔?”她一脸惊喜。

谢渊扬眉:“你的反应,就像是三年没见我了。”

“确实三年没见了,”纪瑞蹦蹦跳跳跑过去,亲热地挽上他的胳膊,“别人是一日不见如隔三秋,我是十分钟不见就如隔三秋了。”

“你在浴室可不止十分钟。”

“所以想你想得不止三年。”

大侄女天生嘴甜,再冷的总裁也没办法抵抗,只能认命地带着她下楼吃饭。

纪瑞今天被抱回来时虽然睡着了,可红肿的眼睛却告诉家里每一个人,他们的瑞瑞小姐很伤心很难过,所以今晚的晚饭十分丰盛,丰盛到夸张的地步。

当看到满满一桌子菜时,纪瑞睁圆了眼睛问谢渊:“小叔叔,我们家是要破产了吗?这是最后的晚餐?”

她说……我们家。

谢渊被这三个字哄得很是熨帖,难得对她慈眉善目:“就是地球毁灭了,我们家也不会破产。”

“那这是?”纪瑞又看向厨师钟伯。

钟伯轻咳一声:“我心情好,多做了几道菜。”

“这也太多了,我们两个吃不完的,要不叫上管家伯伯,我们一起吃吧。”纪瑞提议。

钟伯闻言,下意识看向谢渊。

“不要浪费。”谢渊只说了四个字。

钟伯顿时高高兴兴地叫了人来,平日总是冷清的餐厅顿时热闹起来。

谢渊不喜欢热闹,他觉得人多的地方连空气都是浑浊的,可此刻置身于热闹之中,看纪瑞在所有人慈爱的目光下活蹦乱跳,又觉得偶尔热闹一下也不错。

一顿饭吃完,纪瑞有气无力地倒在客厅沙发上,谢渊看到她烂泥一样的姿势,用手杖戳了戳她的脚面:“吃完饭别立刻躺着,起来走走。”

“我不,我要躺着。”纪瑞勇敢反抗。

谢渊眉头微挑:“我发现你最近是越来越放肆了。”相比刚来的时候,简直就像个混蛋。

“糟糕,被你发现真面目了吗?”纪瑞捂嘴。

谢渊轻嗤一声,在她旁边坐下了。

纪瑞不解:“你怎么不去走走?”

“我不,我要躺着。”谢渊用同样的话回敬她。

他本意是还击,可纪瑞听到后神情微妙了一瞬,下一秒就抱住了他的胳膊:“小叔叔,我真是太喜欢你了!”

“走开。”谢渊抽了一下胳膊,却被她抱得更紧。

“小叔叔!小叔叔!”

谢渊绷了十秒,最终还是轻笑一声随她去了。

管家帮着钟伯把厨房收拾完后,一出来就看到他们在沙发上笑闹,他下意识觉得这俩人亲密太过,可又觉得他们就该这样。

吃也吃了,闹也闹了,纪瑞终于小心翼翼地问出从醒来就一直惦记的问题:“妈妈……现在还好吗?”

“她又没做手术,能有什么不好的?”即便知道了叶非是纪瑞的母亲,谢渊对她也没有太多好感。

纪瑞脸上闪过一丝不安:“你知道我说的不是这个……”

谢渊沉默三秒,突然掏出手机开始打电话。

“你在联系谁?”纪瑞好奇。

谢渊不答,电话接通后直接问:“纪瑞的事,你跟叶非说了没有?”

纪瑞立刻知道他在联系谁了,赶紧去抢手机,谢渊仗着胳膊长,直接把人按回沙发上。

“还没说?你在磨蹭什么?”他语气透着不悦,“叶非这段时间一直在调养身体,保姆都是我找的,她的情况我比你更清楚,不至于这点事都受不住,你现在就跟她说,两个小时内我要在谢家见到她,否则你们以后都不要来了。”

说罢,直接挂了电话。

纪瑞都震惊了:“小叔叔,你怎么能这么跟我爸说话?!”

“太客气了吗?”谢渊心平气和,“那我下次凶一点。”

纪瑞:“……”

静了半晌,她弱弱开口:“他是我爸爸,你对他好一点嘛。”

“如果褚臣第一次来找你时,就告诉你叶非是你妈,今天的事就不会发生,”谢渊眸色沉沉,“他害我差点杀了你。”

“……是我自己差点杀了自己,跟你有什么关系,”纪瑞小小声,“妈妈进手术室之前,我就知道她的身份了,但我没有阻止她。”

这才是谢渊最生气的地方,因为褚臣不够果断,造成了今天纪瑞必须要做选择的局面,如果最后不是叶非自己放弃手术,那不管纪瑞是说服她把孩子留下,还是隐瞒真相支持她手术,都会让纪瑞一辈子都无法原谅自己。

但这些话谢渊没有说,只是摸了摸低落的小狗:“所以严格说起来,我们是共犯。”

纪瑞:“……小叔叔,你安慰人的方式真特别。”

谢渊唇角勾起一点弧度。

他的一通电话之后,褚臣就没有消息了,纪瑞看着自己过于安静的手机,一颗心始终是悬着的。

非姐……非姐很好,对她也很好,可不代表能接受朋友变女儿,如果不接受的话……纪瑞不敢想,只要一想就觉得难过,好像自己在一瞬之间不仅失去了妈妈,还失去了最好的朋友。

谢渊看出她的不安,便提议去影音室看个电影分散一下注意力。

纪瑞对他的提议很是无奈:“我现在脑子乱糟糟的,哪有精神去看电影。”

十分钟后,她看着幕布上血淋淋的女鬼,吓得嗷呜一声躲进谢渊怀里。

谢渊敷衍地拍了拍她的后背:“别怕,没事想想你爸妈。”

纪瑞:“……”女鬼很可怕,但旁边的魔鬼更吓人。

经过一个半小时恐怖片的洗礼,纪瑞虚弱地从影音室走出要断绝关系,她也无所畏惧了。

就在这种无所畏惧中,褚臣和叶非终于出现在谢家的客厅里。

自上午之后的第一次见面,叶非和纪瑞对视一眼,各自都有些情怯。

“谢总,可以给她们一个独处的空间吗?”经过谢渊一而再再而三的逼迫,褚臣在对上他时,终于少了平时固有的温和。

叶非从决定留下孩子开始,就处在一种淡淡的不安中,褚臣原本计划着等她睡下,就出来。

可谢总太喜欢管别人的家事,非要他今天就做出决断,他只能打乱一切计划,带着叶非深夜出现在谢家。

谢渊也察觉到了褚臣对自己态度的变化,但他并不在乎,甚至觉得无聊:“纪瑞,带你妈去你房间。”

他刻意强调‘你妈’二字,让直到现在还有些闪躲的叶非当着这么多人的面被迫面对现实,褚臣皱了皱眉头,在看到纪瑞脸上的忧虑后,到底没再说什么。

“去吧,好好聊聊。”他温柔地叮嘱妻女。

叶非和纪瑞同时看向他,在他的安抚下又同时点了点头。谢渊冷眼看着一家人的互动,直到叶非和纪瑞上楼了,才垂着眼眸在沙发上坐下,褚臣也不再主动找话题,转身去了另一个沙发,两人同坐在客厅,却都默契地无视了对方。

楼下的氛围胶着,楼上也好不到哪去,叶非跟着纪瑞上楼后,默默在沙发上坐下,好半天憋出一句:“你房间真大……”

“是挺大的,但我东西太多,还是不够用,”纪瑞给她倒了杯水,“小叔叔打算把隔壁房间打通,给我做衣帽间,到时候会更大。”

“谢渊对你真好。”叶非化了浓烈的妆,可有些情绪是轻易地从那双眼睛里泄露出来。

纪瑞盯着她看了半天,不明白自己为什么这么蠢,妈妈在自己身边这么久,她竟然一点都没有发现。

短暂的安静后,纪瑞突然问:“你要吃零食吗?”

“……好啊。”

纪瑞也不知从哪翻出个小筐,去零食柜装了一大堆回来:“随便吃。”

叶非看着满当当的零食,却迟迟没有动,纪瑞刚想问她是不是没有喜欢的,就听到她艰难开口:“对不起……”

纪瑞心头一紧。

叶非从知道她是自己女儿到现在,也不过才一个小时,这一个小时里大部分时间都是懵的,小部分时间里觉得褚臣疯了,直到褚臣拿出亲子鉴定,再想到自己决定去手术室时,纪瑞欲言又止的悲伤,她才不得不相信这个事实。

而这份相信里,有十分之一是对亲子鉴定,十分之九是因为她相信纪瑞绝不会在这种事上和她开玩笑。

直到现在,她还昏昏沉沉,不明白为什么事情会发展成这样。

看到叶非手足无措的样子,纪瑞连忙摆手:“我、我没关系的,如果你接受不了,我以后会尽可能少地出现在你面前,我我我也可以不出现,我就是……”

“我是在为白天的事道歉。”叶非突然握住她的手,纪瑞顿时愣住。

“我不该让你陪我去医院的,如果我知道……”叶非抿了抿唇,“你今天吓坏了吧。”

纪瑞鼻子一酸,别开脸:“其、其实也没有。”

叶非笑了笑,突然凑过去看她的脸:“这就是我的女儿吗?好神奇,她明明现在该在我肚子里,却长成了你这么大的姑娘。”

纪瑞不好意思地笑笑:“我长得好看吗?”

“好看,非常好看。”叶非夸奖。

纪瑞再也忍不住了,突然扑进她怀里,小小声叫了一声妈妈。

“挺好的,我一直想和你成为家人,现在倒是美梦成真了,”纪瑞的脸贴在叶非心口,叶非一说话,她能感觉到半张脸都被震得发麻,“而且知道我肚子里的孩子,以后会长成这么善良这么可爱的女孩子后,我这心里也就踏实了。”

纪瑞笑了一声,又有点想哭:“我要谢谢你,最后决定留下我。”

叶非笑笑,轻轻拍着她的后背。

楼上氛围愈发好了,楼下却依然一片冷凝。

在冻死人的气氛中,褚臣不紧不慢地看向谢渊:“既然我们一家三口已经相认,我想也该把瑞瑞接回家团聚了。”

谢渊淡漠抬眸:“想都别想。”

“谢总,纪瑞姓纪。”褚臣声音也淡了下来。

谢渊面无表情:“你提醒我了,我明天就带她去改姓。”谢渊看向他,“哦,她没有身份证,不用特意去改,就可以直接姓谢。”

褚臣:“……”

过于漫长的安静之后,褚臣缓缓开口:“瑞瑞已经是成年人了,我们与其在这里争执,不如问问她的想法。”

“她的想法不重要,就像你的想法不重要一样。”谢渊眼底是毫不遮掩的嘲讽,“你带不走她,任何时候都是。”

作者有话要说

褚总:你就是个便宜叔叔!

谢总:不好意思,你也是便宜爸爸

感谢在2024-04-1611:14:42~2024-04-1712:00:07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629407481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阿智智251瓶;樱桃140瓶;我想静静61瓶;许汝一世安、哦20瓶;月亮不掉线11瓶;足往神留、千年雁归来、荒10瓶;林叶徐行4瓶;章春卷3瓶;是可爱的小作精哦、陈家胡萝卜?、粉红色的财神爷、priscilla2瓶;萧逸的柠檬糖、33808584、请叫我12345、黑色救赎、64258763、夕夕、一只小f、鹅掌、私、ou、乔巴渣、许无忧-、five、东方神起5201314、随风、hidename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山有青木向你推荐他的其他小说:

:,

:,

:,

:,

:,

:,

希望你也喜欢

纪瑞这一觉睡得太沉,等迷迷糊糊醒来时,

窗外的天色已经暗了下来。白天的记忆流水一般涌入脑海,

她迟缓地眨了眨眼睛,刚要坐起来,

便感觉到来自被子的拉扯感。

她顿了一下低头看去,便看到谢渊趴在床边睡得正熟。

……小叔叔?她也不坐了,

翻个身趴在床上,悄悄凑过去打量。

怎么会有这样的人呢,即便是趴着睡觉,半张脸都压在胳膊上,眉眼五官依然很好看,睫毛……睫毛好密,她还是第一次发现,小叔叔的睫毛这么密,纪瑞像是发现了新大陆,小心翼翼地伸出手指戳了一下。

痒的,她捻了捻手指,又戳了戳,对睫毛失去兴趣后,又去捏他的鼻梁。

嗯,这么挺,看来是纯天然的。

纪瑞无声偷笑,正要再去碰其他地方,看似睡着的人突然淡淡开口:“别太过分啊。”

“小叔叔!”纪瑞惊喜,“你醒啦?”

谢渊不紧不慢地坐起身,脸上还有睡觉压出的红印:“我又不是死人,被你这么折腾还不醒。”

“你怎么在我屋里呀。”纪瑞去搓他脸上的红印。

谢渊往后仰了仰:“你管我。”

“你是我小叔叔,我不管你谁管你?”纪瑞继续搓。

谢渊去抓她的手:“别闹。”

“你脸上有印子,我帮你把它搓没了。”

谢渊皱眉:“搓什么搓,待会儿自己就消了。”

“那消得多慢,”纪瑞支棱起来,有大干一场的意思,“任何东西都休想破坏我小叔叔帅气的颜值!”

“纪、瑞!”谢渊没错过她眼底的狡黠,知道她故意拿自己消遣,当即咬牙警告。

可惜纪瑞玩心大起,并没有放弃的意思,谢渊被搓得脸颊发热,当即站起身去拧她的脸,纪瑞惊呼一声笑着躲开,俩人闹来闹去,突然一同跌在了床上。

呼吸交错的瞬间,两人同时还维持相互攻击的姿势,乍一看好像抱到了一起。

四目相对,周围好像一瞬变成真空,除了彼此的呼吸,再听不到半点声音。

安静之中,谢渊缓缓开口:“你好像臭了。”

“我才没……”反驳的话说到一半,纪瑞隐约间是闻到一股酸酸的汗味,她赶紧推开谢渊坐起来。

谢渊淡定坐回床边的椅子上:“白天出了一身的汗,又在被窝里捂了这么久,难怪会变成生化武器。”

“你才是生化武器!”纪瑞脸都红了还不忘犟嘴,“你你你白天也出了很多汗!”

谢渊翘起二郎腿:“是啊,所以我回来之后就去洗了澡,而你,发酵了。”

纪瑞:“……”

“还不去洗?”谢渊又一次开口,话音未落就看到她小炮弹一样冲进了浴室。

浴室门关上的刹那,谢渊唇角那点淡定的笑意瞬间散了个干净,许久才缓缓呼出一口热气。

他刚才……很不对劲。

纪瑞把自己从里到外反反复复洗了三遍,确定自己重新变得香香的后才出去,床边的椅子已经空了,她看着偌大的房间,突然生出一分失落。

“傻站着干什么?”

谢渊的声音突然响起,纪瑞愣了愣,一扭头就看到他在窗户前站着。

“小叔叔?”她一脸惊喜。

谢渊扬眉:“你的反应,就像是三年没见我了。”

“确实三年没见了,”纪瑞蹦蹦跳跳跑过去,亲热地挽上他的胳膊,“别人是一日不见如隔三秋,我是十分钟不见就如隔三秋了。”

“你在浴室可不止十分钟。”

“所以想你想得不止三年。”

大侄女天生嘴甜,再冷的总裁也没办法抵抗,只能认命地带着她下楼吃饭。

纪瑞今天被抱回来时虽然睡着了,可红肿的眼睛却告诉家里每一个人,他们的瑞瑞小姐很伤心很难过,所以今晚的晚饭十分丰盛,丰盛到夸张的地步。

当看到满满一桌子菜时,纪瑞睁圆了眼睛问谢渊:“小叔叔,我们家是要破产了吗?这是最后的晚餐?”

她说……我们家。

谢渊被这三个字哄得很是熨帖,难得对她慈眉善目:“就是地球毁灭了,我们家也不会破产。”

“那这是?”纪瑞又看向厨师钟伯。

钟伯轻咳一声:“我心情好,多做了几道菜。”

“这也太多了,我们两个吃不完的,要不叫上管家伯伯,我们一起吃吧。”纪瑞提议。

钟伯闻言,下意识看向谢渊。

“不要浪费。”谢渊只说了四个字。

钟伯顿时高高兴兴地叫了人来,平日总是冷清的餐厅顿时热闹起来。

谢渊不喜欢热闹,他觉得人多的地方连空气都是浑浊的,可此刻置身于热闹之中,看纪瑞在所有人慈爱的目光下活蹦乱跳,又觉得偶尔热闹一下也不错。

一顿饭吃完,纪瑞有气无力地倒在客厅沙发上,谢渊看到她烂泥一样的姿势,用手杖戳了戳她的脚面:“吃完饭别立刻躺着,起来走走。”

“我不,我要躺着。”纪瑞勇敢反抗。

谢渊眉头微挑:“我发现你最近是越来越放肆了。”相比刚来的时候,简直就像个混蛋。

“糟糕,被你发现真面目了吗?”纪瑞捂嘴。

谢渊轻嗤一声,在她旁边坐下了。

纪瑞不解:“你怎么不去走走?”

“我不,我要躺着。”谢渊用同样的话回敬她。

他本意是还击,可纪瑞听到后神情微妙了一瞬,下一秒就抱住了他的胳膊:“小叔叔,我真是太喜欢你了!”

“走开。”谢渊抽了一下胳膊,却被她抱得更紧。

“小叔叔!小叔叔!”

谢渊绷了十秒,最终还是轻笑一声随她去了。

管家帮着钟伯把厨房收拾完后,一出来就看到他们在沙发上笑闹,他下意识觉得这俩人亲密太过,可又觉得他们就该这样。

吃也吃了,闹也闹了,纪瑞终于小心翼翼地问出从醒来就一直惦记的问题:“妈妈……现在还好吗?”

“她又没做手术,能有什么不好的?”即便知道了叶非是纪瑞的母亲,谢渊对她也没有太多好感。

纪瑞脸上闪过一丝不安:“你知道我说的不是这个……”

谢渊沉默三秒,突然掏出手机开始打电话。

“你在联系谁?”纪瑞好奇。

谢渊不答,电话接通后直接问:“纪瑞的事,你跟叶非说了没有?”

纪瑞立刻知道他在联系谁了,赶紧去抢手机,谢渊仗着胳膊长,直接把人按回沙发上。

“还没说?你在磨蹭什么?”他语气透着不悦,“叶非这段时间一直在调养身体,保姆都是我找的,她的情况我比你更清楚,不至于这点事都受不住,你现在就跟她说,两个小时内我要在谢家见到她,否则你们以后都不要来了。”

说罢,直接挂了电话。

纪瑞都震惊了:“小叔叔,你怎么能这么跟我爸说话?!”

“太客气了吗?”谢渊心平气和,“那我下次凶一点。”

纪瑞:“……”

静了半晌,她弱弱开口:“他是我爸爸,你对他好一点嘛。”

“如果褚臣第一次来找你时,就告诉你叶非是你妈,今天的事就不会发生,”谢渊眸色沉沉,“他害我差点杀了你。”

“……是我自己差点杀了自己,跟你有什么关系,”纪瑞小小声,“妈妈进手术室之前,我就知道她的身份了,但我没有阻止她。”

这才是谢渊最生气的地方,因为褚臣不够果断,造成了今天纪瑞必须要做选择的局面,如果最后不是叶非自己放弃手术,那不管纪瑞是说服她把孩子留下,还是隐瞒真相支持她手术,都会让纪瑞一辈子都无法原谅自己。

但这些话谢渊没有说,只是摸了摸低落的小狗:“所以严格说起来,我们是共犯。”

纪瑞:“……小叔叔,你安慰人的方式真特别。”

谢渊唇角勾起一点弧度。

他的一通电话之后,褚臣就没有消息了,纪瑞看着自己过于安静的手机,一颗心始终是悬着的。

非姐……非姐很好,对她也很好,可不代表能接受朋友变女儿,如果不接受的话……纪瑞不敢想,只要一想就觉得难过,好像自己在一瞬之间不仅失去了妈妈,还失去了最好的朋友。

谢渊看出她的不安,便提议去影音室看个电影分散一下注意力。

纪瑞对他的提议很是无奈:“我现在脑子乱糟糟的,哪有精神去看电影。”

十分钟后,她看着幕布上血淋淋的女鬼,吓得嗷呜一声躲进谢渊怀里。

谢渊敷衍地拍了拍她的后背:“别怕,没事想想你爸妈。”

纪瑞:“……”女鬼很可怕,但旁边的魔鬼更吓人。

经过一个半小时恐怖片的洗礼,纪瑞虚弱地从影音室走出要断绝关系,她也无所畏惧了。

就在这种无所畏惧中,褚臣和叶非终于出现在谢家的客厅里。

自上午之后的第一次见面,叶非和纪瑞对视一眼,各自都有些情怯。

“谢总,可以给她们一个独处的空间吗?”经过谢渊一而再再而三的逼迫,褚臣在对上他时,终于少了平时固有的温和。

叶非从决定留下孩子开始,就处在一种淡淡的不安中,褚臣原本计划着等她睡下,就出来。

可谢总太喜欢管别人的家事,非要他今天就做出决断,他只能打乱一切计划,带着叶非深夜出现在谢家。

谢渊也察觉到了褚臣对自己态度的变化,但他并不在乎,甚至觉得无聊:“纪瑞,带你妈去你房间。”

他刻意强调‘你妈’二字,让直到现在还有些闪躲的叶非当着这么多人的面被迫面对现实,褚臣皱了皱眉头,在看到纪瑞脸上的忧虑后,到底没再说什么。

“去吧,好好聊聊。”他温柔地叮嘱妻女。

叶非和纪瑞同时看向他,在他的安抚下又同时点了点头。谢渊冷眼看着一家人的互动,直到叶非和纪瑞上楼了,才垂着眼眸在沙发上坐下,褚臣也不再主动找话题,转身去了另一个沙发,两人同坐在客厅,却都默契地无视了对方。

楼下的氛围胶着,楼上也好不到哪去,叶非跟着纪瑞上楼后,默默在沙发上坐下,好半天憋出一句:“你房间真大……”

“是挺大的,但我东西太多,还是不够用,”纪瑞给她倒了杯水,“小叔叔打算把隔壁房间打通,给我做衣帽间,到时候会更大。”

“谢渊对你真好。”叶非化了浓烈的妆,可有些情绪是轻易地从那双眼睛里泄露出来。

纪瑞盯着她看了半天,不明白自己为什么这么蠢,妈妈在自己身边这么久,她竟然一点都没有发现。

短暂的安静后,纪瑞突然问:“你要吃零食吗?”

“……好啊。”

纪瑞也不知从哪翻出个小筐,去零食柜装了一大堆回来:“随便吃。”

叶非看着满当当的零食,却迟迟没有动,纪瑞刚想问她是不是没有喜欢的,就听到她艰难开口:“对不起……”

纪瑞心头一紧。

叶非从知道她是自己女儿到现在,也不过才一个小时,这一个小时里大部分时间都是懵的,小部分时间里觉得褚臣疯了,直到褚臣拿出亲子鉴定,再想到自己决定去手术室时,纪瑞欲言又止的悲伤,她才不得不相信这个事实。

而这份相信里,有十分之一是对亲子鉴定,十分之九是因为她相信纪瑞绝不会在这种事上和她开玩笑。

直到现在,她还昏昏沉沉,不明白为什么事情会发展成这样。

看到叶非手足无措的样子,纪瑞连忙摆手:“我、我没关系的,如果你接受不了,我以后会尽可能少地出现在你面前,我我我也可以不出现,我就是……”

“我是在为白天的事道歉。”叶非突然握住她的手,纪瑞顿时愣住。

“我不该让你陪我去医院的,如果我知道……”叶非抿了抿唇,“你今天吓坏了吧。”

纪瑞鼻子一酸,别开脸:“其、其实也没有。”

叶非笑了笑,突然凑过去看她的脸:“这就是我的女儿吗?好神奇,她明明现在该在我肚子里,却长成了你这么大的姑娘。”

纪瑞不好意思地笑笑:“我长得好看吗?”

“好看,非常好看。”叶非夸奖。

纪瑞再也忍不住了,突然扑进她怀里,小小声叫了一声妈妈。

“挺好的,我一直想和你成为家人,现在倒是美梦成真了,”纪瑞的脸贴在叶非心口,叶非一说话,她能感觉到半张脸都被震得发麻,“而且知道我肚子里的孩子,以后会长成这么善良这么可爱的女孩子后,我这心里也就踏实了。”

纪瑞笑了一声,又有点想哭:“我要谢谢你,最后决定留下我。”

叶非笑笑,轻轻拍着她的后背。

楼上氛围愈发好了,楼下却依然一片冷凝。

在冻死人的气氛中,褚臣不紧不慢地看向谢渊:“既然我们一家三口已经相认,我想也该把瑞瑞接回家团聚了。”

谢渊淡漠抬眸:“想都别想。”

“谢总,纪瑞姓纪。”褚臣声音也淡了下来。

谢渊面无表情:“你提醒我了,我明天就带她去改姓。”谢渊看向他,“哦,她没有身份证,不用特意去改,就可以直接姓谢。”

褚臣:“……”

过于漫长的安静之后,褚臣缓缓开口:“瑞瑞已经是成年人了,我们与其在这里争执,不如问问她的想法。”

“她的想法不重要,就像你的想法不重要一样。”谢渊眼底是毫不遮掩的嘲讽,“你带不走她,任何时候都是。”

作者有话要说

褚总:你就是个便宜叔叔!

谢总:不好意思,你也是便宜爸爸

感谢在2024-04-1611:14:42~2024-04-1712:00:07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629407481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阿智智251瓶;樱桃140瓶;我想静静61瓶;许汝一世安、哦20瓶;月亮不掉线11瓶;足往神留、千年雁归来、荒10瓶;林叶徐行4瓶;章春卷3瓶;是可爱的小作精哦、陈家胡萝卜?、粉红色的财神爷、priscilla2瓶;萧逸的柠檬糖、33808584、请叫我12345、黑色救赎、64258763、夕夕、一只小f、鹅掌、私、ou、乔巴渣、许无忧-、five、东方神起5201314、随风、hidename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山有青木向你推荐他的其他小说:

:,

:,

:,

:,

:,

:,

希望你也喜欢

纪瑞这一觉睡得太沉,等迷迷糊糊醒来时()?(),

窗外的天色已经暗了下来。白天的记忆流水一般涌入脑海()?(),

她迟缓地眨了眨眼睛,刚要坐起?*?*??()?(),

便感觉到来自被子的拉扯感。

她顿了一下低头看去,便看到谢渊趴在床边睡得正熟。

……小叔叔?她也不坐了()?(),

翻个身趴在床上,悄悄凑过去打量。

怎么会有这样的人呢,即便是趴着睡觉,半张脸都压在胳膊上,眉眼五官依然很好看,睫毛……睫毛好密,她还是第一次发现,小叔叔的睫毛这么密,纪瑞像是发现了新大陆,小心翼翼地伸出手指戳了一下。

痒的,她捻了捻手指,又戳了戳,对睫毛失去兴趣后,又去捏他的鼻梁。

嗯,这么挺,看来是纯天然的。

纪瑞无声偷笑,正要再去碰其他地方,看似睡着的人突然淡淡开口:“别太过分啊。”

“小叔叔!”纪瑞惊喜,“你醒啦?”

谢渊不紧不慢地坐起身,脸上还有睡觉压出的红印:“我又不是死人,被你这么折腾还不醒。”

“你怎么在我屋里呀。”纪瑞去搓他脸上的红印。

谢渊往后仰了仰:“你管我。”

“你是我小叔叔,我不管你谁管你?”纪瑞继续搓。

谢渊去抓她的手:“别闹。”

“你脸上有印子,我帮你把它搓没了。”

谢渊皱眉:“搓什么搓,待会儿自己就消了。”

“那消得多慢,”纪瑞支棱起来,有大干一场的意思,“任何东西都休想破坏我小叔叔帅气的颜值!”

“纪、瑞!”谢渊没错过她眼底的狡黠,知道她故意拿自己消遣,当即咬牙警告。

可惜纪瑞玩心大起,并没有放弃的意思,谢渊被搓得脸颊发热,当即站起身去拧她的脸,纪瑞惊呼一声笑着躲开,俩人闹来闹去,突然一同跌在了床上。

呼吸交错的瞬间,两人同时还维持相互攻击的姿势,乍一看好像抱到了一起。

四目相对,周围好像一瞬变成真空,除了彼此的呼吸,再听不到半点声音。

安静之中,谢渊缓缓开口:“你好像臭了。”

“我才没……”反驳的话说到一半,纪瑞隐约间是闻到一股酸酸的汗味,她赶紧推开谢渊坐起来。

谢渊淡定坐回床边的椅子上:“白天出了一身的汗,又在被窝里捂了这么久,难怪会变成生化武器。”

“你才是生化武器!”纪瑞脸都红了还不忘犟嘴,“你你你白天也出了很多汗!”

谢渊翘起二郎腿:“是啊,所以我回来之后就去洗了澡,而你,发酵了。”

纪瑞:“……”

“还不去洗?”谢渊又一次开口,话音未落就看到她小炮弹一样冲进了浴室。

浴室门关上的刹那,谢渊唇角那点淡定的笑意瞬间散了个干净,许久才缓缓呼出一口热气。

他刚才……很不对劲。

纪瑞把自己从里到外反反复复洗了三遍,确定自己重新变得香香的后才出去,床边的椅子已经空了,她看着偌大的房间,突然生出一分失落。

“傻站着干什么?”

谢渊的声音突然响起,纪瑞愣了愣,一扭头就看到他在窗户前站着。

“小叔叔?”她一脸惊喜。

谢渊扬眉:“你的反应,就像是三年没见我了。”

“确实三年没见了,”纪瑞蹦蹦跳跳跑过去,亲热地挽上他的胳膊,“别人是一日不见如隔三秋,我是十分钟不见就如隔三秋了。”

“你在浴室可不止十分钟。”

“所以想你想得不止三年。”

大侄女天生嘴甜,再冷的总裁也没办法抵抗,只能认命地带着她下楼吃饭。

纪瑞今天被抱回来时虽然睡着了,可红肿的眼睛却告诉家里每一个人,他们的瑞瑞小姐很伤心很难过,所以今晚的晚饭十分丰盛,丰盛到夸张的地步。

当看到满满一桌子菜时,纪瑞睁圆了眼睛问谢渊:“小叔叔,我们家是要破产了吗?这是最后的晚餐?”

她说……我们家。

谢渊被这三个字哄得很是熨帖,难得对她慈眉善目:“就是地球毁灭了,我们家也不会破产。”

“那这是?”纪瑞又看向厨师钟伯。

钟伯轻咳一声:“我心情好,多做了几道菜。”

“这也太多了,我们两个吃不完的,要不叫上管家伯伯,我们一起吃吧。”纪瑞提议。

钟伯闻言,下意识看向谢渊。

“不要浪费。”谢渊只说了四个字。

钟伯顿时高高兴兴地叫了人来,平日总是冷清的餐厅顿时热闹起来。

谢渊不喜欢热闹,他觉得人多的地方连空气都是浑浊的,可此刻置身于热闹之中,看纪瑞在所有人慈爱的目光下活蹦乱跳,又觉得偶尔热闹一下也不错。

一顿饭吃完,纪瑞有气无力地倒在客厅沙发上,谢渊看到她烂泥一样的姿势,用手杖戳了戳她的脚面:“吃完饭别立刻躺着,起来走走。”

“我不,我要躺着。”纪瑞勇敢反抗。

谢渊眉头微挑:“我发现你最近是越来越放肆了。”相比刚来的时候,简直就像个混蛋。

“糟糕,被你发现真面目了吗?”纪瑞捂嘴。

谢渊轻嗤一声,在她旁边坐下了。

纪瑞不解:“你怎么不去走走?”

“我不,我要躺着。”谢渊用同样的话回敬她。

他本意是还击,可纪瑞听到后神情微妙了一瞬,下一秒就抱住了他的胳膊:“小叔叔,我真是太喜欢你了!”

“走开。”谢渊抽了一下胳膊,却被她抱得更紧。

“小叔叔!小叔叔!”

谢渊绷了十秒,最终还是轻笑一声随她去了。

管家帮着钟伯把厨房收拾完后,一出来就看到他们在沙发上笑闹,他下意识觉得这俩人亲密太过,可又觉得他们就该这样。

吃也吃了,闹也闹了,纪瑞终于小心翼翼地问出从醒来就一直惦记的问题:“妈妈……现在还好吗?”

“她又没做手术,能有什么不好的?”即便知道了叶非是纪瑞的母亲,谢渊对她也没有太多好感。

纪瑞脸上闪过一丝不安:“你知道我说的不是这个……”

谢渊沉默三秒,突然掏出手机开始打电话。

“你在联系谁?”纪瑞好奇。

谢渊不答,电话接通后直接问:“纪瑞的事,你跟叶非说了没有?”

纪瑞立刻知道他在联系谁了,赶紧去抢手机,谢渊仗着胳膊长,直接把人按回沙发上。

“还没说?你在磨蹭什么?”他语气透着不悦,“叶非这段时间一直在调养身体,保姆都是我找的,她的情况我比你更清楚,不至于这点事都受不住,你现在就跟她说,两个小时内我要在谢家见到她,否则你们以后都不要来了。”

说罢,直接挂了电话。

纪瑞都震惊了:“小叔叔,你怎么能这么跟我爸说话?!”

“太客气了吗?”谢渊心平气和,“那我下次凶一点。”

纪瑞:“……”

静了半晌,她弱弱开口:“他是我爸爸,你对他好一点嘛。”

“如果褚臣第一次来找你时,就告诉你叶非是你妈,今天的事就不会发生,”谢渊眸色沉沉,“他害我差点杀了你。”

“……是我自己差点杀了自己,跟你有什么关系,”纪瑞小小声,“妈妈进手术室之前,我就知道她的身份了,但我没有阻止她。”

这才是谢渊最生气的地方,因为褚臣不够果断,造成了今天纪瑞必须要做选择的局面,如果最后不是叶非自己放弃手术,那不管纪瑞是说服她把孩子留下,还是隐瞒真相支持她手术,都会让纪瑞一辈子都无法原谅自己。

但这些话谢渊没有说,只是摸了摸低落的小狗:“所以严格说起来,我们是共犯。”

纪瑞:“……小叔叔,你安慰人的方式真特别。”

谢渊唇角勾起一点弧度。

他的一通电话之后,褚臣就没有消息了,纪瑞看着自己过于安静的手机,一颗心始终是悬着的。

非姐……非姐很好,对她也很好,可不代表能接受朋友变女儿,如果不接受的话……纪瑞不敢想,只要一想就觉得难过,好像自己在一瞬之间不仅失去了妈妈,还失去了最好的朋友。

谢渊看出她的不安,便提议去影音室看个电影分散一下注意力。

纪瑞对他的提议很是无奈:“我现在脑子乱糟糟的,哪有精神去看电影。”

十分钟后,她看着幕布上血淋淋的女鬼,吓得嗷呜一声躲进谢渊怀里。

谢渊敷衍地拍了拍她的后背:“别怕,没事想想你爸妈。”

纪瑞:“……”女鬼很可怕,但旁边的魔鬼更吓人。

经过一个半小时恐怖片的洗礼,纪瑞虚弱地从影音室走出要断绝关系,她也无所畏惧了。

就在这种无所畏惧中,褚臣和叶非终于出现在谢家的客厅里。

自上午之后的第一次见面,叶非和纪瑞对视一眼,各自都有些情怯。

“谢总,可以给她们一个独处的空间吗?”经过谢渊一而再再而三的逼迫,褚臣在对上他时,终于少了平时固有的温和。

叶非从决定留下孩子开始,就处在一种淡淡的不安中,褚臣原本计划着等她睡下,就出来。

可谢总太喜欢管别人的家事,非要他今天就做出决断,他只能打乱一切计划,带着叶非深夜出现在谢家。

谢渊也察觉到了褚臣对自己态度的变化,但他并不在乎,甚至觉得无聊:“纪瑞,带你妈去你房间。”

他刻意强调‘你妈’二字,让直到现在还有些闪躲的叶非当着这么多人的面被迫面对现实,褚臣皱了皱眉头,在看到纪瑞脸上的忧虑后,到底没再说什么。

“去吧,好好聊聊。”他温柔地叮嘱妻女。

叶非和纪瑞同时看向他,在他的安抚下又同时点了点头。谢渊冷眼看着一家人的互动,直到叶非和纪瑞上楼了,才垂着眼眸在沙发上坐下,褚臣也不再主动找话题,转身去了另一个沙发,两人同坐在客厅,却都默契地无视了对方。

楼下的氛围胶着,楼上也好不到哪去,叶非跟着纪瑞上楼后,默默在沙发上坐下,好半天憋出一句:“你房间真大……”

“是挺大的,但我东西太多,还是不够用,”纪瑞给她倒了杯水,“小叔叔打算把隔壁房间打通,给我做衣帽间,到时候会更大。”

“谢渊对你真好。”叶非化了浓烈的妆,可有些情绪是轻易地从那双眼睛里泄露出来。

纪瑞盯着她看了半天,不明白自己为什么这么蠢,妈妈在自己身边这么久,她竟然一点都没有发现。

短暂的安静后,纪瑞突然问:“你要吃零食吗?”

“……好啊。”

纪瑞也不知从哪翻出个小筐,去零食柜装了一大堆回来:“随便吃。”

叶非看着满当当的零食,却迟迟没有动,纪瑞刚想问她是不是没有喜欢的,就听到她艰难开口:“对不起……”

纪瑞心头一紧。

叶非从知道她是自己女儿到现在,也不过才一个小时,这一个小时里大部分时间都是懵的,小部分时间里觉得褚臣疯了,直到褚臣拿出亲子鉴定,再想到自己决定去手术室时,纪瑞欲言又止的悲伤,她才不得不相信这个事实。

而这份相信里,有十分之一是对亲子鉴定,十分之九是因为她相信纪瑞绝不会在这种事上和她开玩笑。

直到现在,她还昏昏沉沉,不明白为什么事情会发展成这样。

看到叶非手足无措的样子,纪瑞连忙摆手:“我、我没关系的,如果你接受不了,我以后会尽可能少地出现在你面前,我我我也可以不出现,我就是……”

“我是在为白天的事道歉。”叶非突然握住她的手,纪瑞顿时愣住。

“我不该让你陪我去医院的,如果我知道……”叶非抿了抿唇,“你今天吓坏了吧。”

纪瑞鼻子一酸,别开脸:“其、其实也没有。”

叶非笑了笑,突然凑过去看她的脸:“这就是我的女儿吗?好神奇,她明明现在该在我肚子里,却长成了你这么大的姑娘。”

纪瑞不好意思地笑笑:“我长得好看吗?”

“好看,非常好看。”叶非夸奖。

纪瑞再也忍不住了,突然扑进她怀里,小小声叫了一声妈妈。

“挺好的,我一直想和你成为家人,现在倒是美梦成真了,”纪瑞的脸贴在叶非心口,叶非一说话,她能感觉到半张脸都被震得发麻,“而且知道我肚子里的孩子,以后会长成这么善良这么可爱的女孩子后,我这心里也就踏实了。”

纪瑞笑了一声,又有点想哭:“我要谢谢你,最后决定留下我。”

叶非笑笑,轻轻拍着她的后背。

楼上氛围愈发好了,楼下却依然一片冷凝。

在冻死人的气氛中,褚臣不紧不慢地看向谢渊:“既然我们一家三口已经相认,我想也该把瑞瑞接回家团聚了。”

谢渊淡漠抬眸:“想都别想。”

“谢总,纪瑞姓纪。”褚臣声音也淡了下来。

谢渊面无表情:“你提醒我了,我明天就带她去改姓。”谢渊看向他,“哦,她没有身份证,不用特意去改,就可以直接姓谢。”

褚臣:“……”

过于漫长的安静之后,褚臣缓缓开口:“瑞瑞已经是成年人了,我们与其在这里争执,不如问问她的想法。”

“她的想法不重要,就像你的想法不重要一样。”谢渊眼底是毫不遮掩的嘲讽,“你带不走她,任何时候都是。”

作者有话要说

褚总:你就是个便宜叔叔!

谢总:不好意思,你也是便宜爸爸

感谢在2024-04-1611:14:42~2024-04-1712:00:07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629407481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阿智智251瓶;樱桃140瓶;我想静静61瓶;许汝一世安、哦20瓶;月亮不掉线11瓶;足往神留、千年雁归来、荒10瓶;林叶徐行4瓶;章春卷3瓶;是可爱的小作精哦、陈家胡萝卜?、粉红色的财神爷、priscilla2瓶;萧逸的柠檬糖、33808584、请叫我12345、黑色救赎、64258763、夕夕、一只小f、鹅掌、私、ou、乔巴渣、许无忧-、five、东方神起5201314、随风、hidename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山有青木向你推荐他的其他小说:

:,

:,

:,

:,

:,

:,

希望你也喜欢

纪瑞这一觉睡得太沉,等迷迷糊糊醒来时()?(),

窗外的天色已经暗了下??╬?╬?()?(),

她迟缓地眨了眨眼睛,刚要坐起来()?(),

便感觉到来自被子的拉扯感。

她顿了一下低头看去,便看到谢渊趴在床边睡得正熟。

……小叔叔?她也不坐了()?(),

翻个身趴在床上,悄悄凑过去打量。

怎么会有这样的人呢,即便是趴着睡觉,半张脸都压在胳膊上,眉眼五官依然很好看,睫毛……睫毛好密,她还是第一次发现,小叔叔的睫毛这么密,纪瑞像是发现了新大陆,小心翼翼地伸出手指戳了一下。

痒的,她捻了捻手指,又戳了戳,对睫毛失去兴趣后,又去捏他的鼻梁。

嗯,这么挺,看来是纯天然的。

纪瑞无声偷笑,正要再去碰其他地方,看似睡着的人突然淡淡开口:“别太过分啊。”

“小叔叔!”纪瑞惊喜,“你醒啦?”

谢渊不紧不慢地坐起身,脸上还有睡觉压出的红印:“我又不是死人,被你这么折腾还不醒。”

“你怎么在我屋里呀。”纪瑞去搓他脸上的红印。

谢渊往后仰了仰:“你管我。”

“你是我小叔叔,我不管你谁管你?”纪瑞继续搓。

谢渊去抓她的手:“别闹。”

“你脸上有印子,我帮你把它搓没了。”

谢渊皱眉:“搓什么搓,待会儿自己就消了。”

“那消得多慢,”纪瑞支棱起来,有大干一场的意思,“任何东西都休想破坏我小叔叔帅气的颜值!”

“纪、瑞!”谢渊没错过她眼底的狡黠,知道她故意拿自己消遣,当即咬牙警告。

可惜纪瑞玩心大起,并没有放弃的意思,谢渊被搓得脸颊发热,当即站起身去拧她的脸,纪瑞惊呼一声笑着躲开,俩人闹来闹去,突然一同跌在了床上。

呼吸交错的瞬间,两人同时还维持相互攻击的姿势,乍一看好像抱到了一起。

四目相对,周围好像一瞬变成真空,除了彼此的呼吸,再听不到半点声音。

安静之中,谢渊缓缓开口:“你好像臭了。”

“我才没……”反驳的话说到一半,纪瑞隐约间是闻到一股酸酸的汗味,她赶紧推开谢渊坐起来。

谢渊淡定坐回床边的椅子上:“白天出了一身的汗,又在被窝里捂了这么久,难怪会变成生化武器。”

“你才是生化武器!”纪瑞脸都红了还不忘犟嘴,“你你你白天也出了很多汗!”

谢渊翘起二郎腿:“是啊,所以我回来之后就去洗了澡,而你,发酵了。”

纪瑞:“……”

“还不去洗?”谢渊又一次开口,话音未落就看到她小炮弹一样冲进了浴室。

浴室门关上的刹那,谢渊唇角那点淡定的笑意瞬间散了个干净,许久才缓缓呼出一口热气。

他刚才……很不对劲。

纪瑞把自己从里到外反反复复洗了三遍,确定自己重新变得香香的后才出去,床边的椅子已经空了,她看着偌大的房间,突然生出一分失落。

“傻站着干什么?”

谢渊的声音突然响起,纪瑞愣了愣,一扭头就看到他在窗户前站着。

“小叔叔?”她一脸惊喜。

谢渊扬眉:“你的反应,就像是三年没见我了。”

“确实三年没见了,”纪瑞蹦蹦跳跳跑过去,亲热地挽上他的胳膊,“别人是一日不见如隔三秋,我是十分钟不见就如隔三秋了。”

“你在浴室可不止十分钟。”

“所以想你想得不止三年。”

大侄女天生嘴甜,再冷的总裁也没办法抵抗,只能认命地带着她下楼吃饭。

纪瑞今天被抱回来时虽然睡着了,可红肿的眼睛却告诉家里每一个人,他们的瑞瑞小姐很伤心很难过,所以今晚的晚饭十分丰盛,丰盛到夸张的地步。

当看到满满一桌子菜时,纪瑞睁圆了眼睛问谢渊:“小叔叔,我们家是要破产了吗?这是最后的晚餐?”

她说……我们家。

谢渊被这三个字哄得很是熨帖,难得对她慈眉善目:“就是地球毁灭了,我们家也不会破产。”

“那这是?”纪瑞又看向厨师钟伯。

钟伯轻咳一声:“我心情好,多做了几道菜。”

“这也太多了,我们两个吃不完的,要不叫上管家伯伯,我们一起吃吧。”纪瑞提议。

钟伯闻言,下意识看向谢渊。

“不要浪费。”谢渊只说了四个字。

钟伯顿时高高兴兴地叫了人来,平日总是冷清的餐厅顿时热闹起来。

谢渊不喜欢热闹,他觉得人多的地方连空气都是浑浊的,可此刻置身于热闹之中,看纪瑞在所有人慈爱的目光下活蹦乱跳,又觉得偶尔热闹一下也不错。

一顿饭吃完,纪瑞有气无力地倒在客厅沙发上,谢渊看到她烂泥一样的姿势,用手杖戳了戳她的脚面:“吃完饭别立刻躺着,起来走走。”

“我不,我要躺着。”纪瑞勇敢反抗。

谢渊眉头微挑:“我发现你最近是越来越放肆了。”相比刚来的时候,简直就像个混蛋。

“糟糕,被你发现真面目了吗?”纪瑞捂嘴。

谢渊轻嗤一声,在她旁边坐下了。

纪瑞不解:“你怎么不去走走?”

“我不,我要躺着。”谢渊用同样的话回敬她。

他本意是还击,可纪瑞听到后神情微妙了一瞬,下一秒就抱住了他的胳膊:“小叔叔,我真是太喜欢你了!”

“走开。”谢渊抽了一下胳膊,却被她抱得更紧。

“小叔叔!小叔叔!”

谢渊绷了十秒,最终还是轻笑一声随她去了。

管家帮着钟伯把厨房收拾完后,一出来就看到他们在沙发上笑闹,他下意识觉得这俩人亲密太过,可又觉得他们就该这样。

吃也吃了,闹也闹了,纪瑞终于小心翼翼地问出从醒来就一直惦记的问题:“妈妈……现在还好吗?”

“她又没做手术,能有什么不好的?”即便知道了叶非是纪瑞的母亲,谢渊对她也没有太多好感。

纪瑞脸上闪过一丝不安:“你知道我说的不是这个……”

谢渊沉默三秒,突然掏出手机开始打电话。

“你在联系谁?”纪瑞好奇。

谢渊不答,电话接通后直接问:“纪瑞的事,你跟叶非说了没有?”

纪瑞立刻知道他在联系谁了,赶紧去抢手机,谢渊仗着胳膊长,直接把人按回沙发上。

“还没说?你在磨蹭什么?”他语气透着不悦,“叶非这段时间一直在调养身体,保姆都是我找的,她的情况我比你更清楚,不至于这点事都受不住,你现在就跟她说,两个小时内我要在谢家见到她,否则你们以后都不要来了。”

说罢,直接挂了电话。

纪瑞都震惊了:“小叔叔,你怎么能这么跟我爸说话?!”

“太客气了吗?”谢渊心平气和,“那我下次凶一点。”

纪瑞:“……”

静了半晌,她弱弱开口:“他是我爸爸,你对他好一点嘛。”

“如果褚臣第一次来找你时,就告诉你叶非是你妈,今天的事就不会发生,”谢渊眸色沉沉,“他害我差点杀了你。”

“……是我自己差点杀了自己,跟你有什么关系,”纪瑞小小声,“妈妈进手术室之前,我就知道她的身份了,但我没有阻止她。”

这才是谢渊最生气的地方,因为褚臣不够果断,造成了今天纪瑞必须要做选择的局面,如果最后不是叶非自己放弃手术,那不管纪瑞是说服她把孩子留下,还是隐瞒真相支持她手术,都会让纪瑞一辈子都无法原谅自己。

但这些话谢渊没有说,只是摸了摸低落的小狗:“所以严格说起来,我们是共犯。”

纪瑞:“……小叔叔,你安慰人的方式真特别。”

谢渊唇角勾起一点弧度。

他的一通电话之后,褚臣就没有消息了,纪瑞看着自己过于安静的手机,一颗心始终是悬着的。

非姐……非姐很好,对她也很好,可不代表能接受朋友变女儿,如果不接受的话……纪瑞不敢想,只要一想就觉得难过,好像自己在一瞬之间不仅失去了妈妈,还失去了最好的朋友。

谢渊看出她的不安,便提议去影音室看个电影分散一下注意力。

纪瑞对他的提议很是无奈:“我现在脑子乱糟糟的,哪有精神去看电影。”

十分钟后,她看着幕布上血淋淋的女鬼,吓得嗷呜一声躲进谢渊怀里。

谢渊敷衍地拍了拍她的后背:“别怕,没事想想你爸妈。”

纪瑞:“……”女鬼很可怕,但旁边的魔鬼更吓人。

经过一个半小时恐怖片的洗礼,纪瑞虚弱地从影音室走出要断绝关系,她也无所畏惧了。

就在这种无所畏惧中,褚臣和叶非终于出现在谢家的客厅里。

自上午之后的第一次见面,叶非和纪瑞对视一眼,各自都有些情怯。

“谢总,可以给她们一个独处的空间吗?”经过谢渊一而再再而三的逼迫,褚臣在对上他时,终于少了平时固有的温和。

叶非从决定留下孩子开始,就处在一种淡淡的不安中,褚臣原本计划着等她睡下,就出来。

可谢总太喜欢管别人的家事,非要他今天就做出决断,他只能打乱一切计划,带着叶非深夜出现在谢家。

谢渊也察觉到了褚臣对自己态度的变化,但他并不在乎,甚至觉得无聊:“纪瑞,带你妈去你房间。”

他刻意强调‘你妈’二字,让直到现在还有些闪躲的叶非当着这么多人的面被迫面对现实,褚臣皱了皱眉头,在看到纪瑞脸上的忧虑后,到底没再说什么。

“去吧,好好聊聊。”他温柔地叮嘱妻女。

叶非和纪瑞同时看向他,在他的安抚下又同时点了点头。谢渊冷眼看着一家人的互动,直到叶非和纪瑞上楼了,才垂着眼眸在沙发上坐下,褚臣也不再主动找话题,转身去了另一个沙发,两人同坐在客厅,却都默契地无视了对方。

楼下的氛围胶着,楼上也好不到哪去,叶非跟着纪瑞上楼后,默默在沙发上坐下,好半天憋出一句:“你房间真大……”

“是挺大的,但我东西太多,还是不够用,”纪瑞给她倒了杯水,“小叔叔打算把隔壁房间打通,给我做衣帽间,到时候会更大。”

“谢渊对你真好。”叶非化了浓烈的妆,可有些情绪是轻易地从那双眼睛里泄露出来。

纪瑞盯着她看了半天,不明白自己为什么这么蠢,妈妈在自己身边这么久,她竟然一点都没有发现。

短暂的安静后,纪瑞突然问:“你要吃零食吗?”

“……好啊。”

纪瑞也不知从哪翻出个小筐,去零食柜装了一大堆回来:“随便吃。”

叶非看着满当当的零食,却迟迟没有动,纪瑞刚想问她是不是没有喜欢的,就听到她艰难开口:“对不起……”

纪瑞心头一紧。

叶非从知道她是自己女儿到现在,也不过才一个小时,这一个小时里大部分时间都是懵的,小部分时间里觉得褚臣疯了,直到褚臣拿出亲子鉴定,再想到自己决定去手术室时,纪瑞欲言又止的悲伤,她才不得不相信这个事实。

而这份相信里,有十分之一是对亲子鉴定,十分之九是因为她相信纪瑞绝不会在这种事上和她开玩笑。

直到现在,她还昏昏沉沉,不明白为什么事情会发展成这样。

看到叶非手足无措的样子,纪瑞连忙摆手:“我、我没关系的,如果你接受不了,我以后会尽可能少地出现在你面前,我我我也可以不出现,我就是……”

“我是在为白天的事道歉。”叶非突然握住她的手,纪瑞顿时愣住。

“我不该让你陪我去医院的,如果我知道……”叶非抿了抿唇,“你今天吓坏了吧。”

纪瑞鼻子一酸,别开脸:“其、其实也没有。”

叶非笑了笑,突然凑过去看她的脸:“这就是我的女儿吗?好神奇,她明明现在该在我肚子里,却长成了你这么大的姑娘。”

纪瑞不好意思地笑笑:“我长得好看吗?”

“好看,非常好看。”叶非夸奖。

纪瑞再也忍不住了,突然扑进她怀里,小小声叫了一声妈妈。

“挺好的,我一直想和你成为家人,现在倒是美梦成真了,”纪瑞的脸贴在叶非心口,叶非一说话,她能感觉到半张脸都被震得发麻,“而且知道我肚子里的孩子,以后会长成这么善良这么可爱的女孩子后,我这心里也就踏实了。”

纪瑞笑了一声,又有点想哭:“我要谢谢你,最后决定留下我。”

叶非笑笑,轻轻拍着她的后背。

楼上氛围愈发好了,楼下却依然一片冷凝。

在冻死人的气氛中,褚臣不紧不慢地看向谢渊:“既然我们一家三口已经相认,我想也该把瑞瑞接回家团聚了。”

谢渊淡漠抬眸:“想都别想。”

“谢总,纪瑞姓纪。”褚臣声音也淡了下来。

谢渊面无表情:“你提醒我了,我明天就带她去改姓。”谢渊看向他,“哦,她没有身份证,不用特意去改,就可以直接姓谢。”

褚臣:“……”

过于漫长的安静之后,褚臣缓缓开口:“瑞瑞已经是成年人了,我们与其在这里争执,不如问问她的想法。”

“她的想法不重要,就像你的想法不重要一样。”谢渊眼底是毫不遮掩的嘲讽,“你带不走她,任何时候都是。”

作者有话要说

褚总:你就是个便宜叔叔!

谢总:不好意思,你也是便宜爸爸

感谢在2024-04-1611:14:42~2024-04-1712:00:07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629407481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阿智智251瓶;樱桃140瓶;我想静静61瓶;许汝一世安、哦20瓶;月亮不掉线11瓶;足往神留、千年雁归来、荒10瓶;林叶徐行4瓶;章春卷3瓶;是可爱的小作精哦、陈家胡萝卜?、粉红色的财神爷、priscilla2瓶;萧逸的柠檬糖、33808584、请叫我12345、黑色救赎、64258763、夕夕、一只小f、鹅掌、私、ou、乔巴渣、许无忧-、five、东方神起5201314、随风、hidename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山有青木向你推荐他的其他小说:

:,

:,

:,

:,

:,

:,

希望你也喜欢

纪瑞这一觉睡得太沉,等迷迷糊糊醒来时,窗外的天色已经暗了下来。白天的记忆流水一般涌入脑海,她迟缓地眨了眨眼睛,刚要坐起]更新,记住[(.)]?▄?。?。??

()?()

她顿了一下低头看去,便看到谢渊趴在床边睡得正熟。()?()

……小叔叔?她也不坐了,翻个身趴在床上,悄悄凑过去打量。()?()

怎么会有这样的人呢,即便是趴着睡觉,半张脸都压在胳膊上,眉眼五官依然很好看,睫毛……睫毛好密,她还是第一次发现,小叔叔的睫毛这么密,纪瑞像是发现了新大陆,小心翼翼地伸出手指戳了一下。()?()

痒的,她捻了捻手指,又戳了戳,对睫毛失去兴趣后,又去捏他的鼻梁。

嗯,这么挺,看来是纯天然的。

纪瑞无声偷笑,正要再去碰其他地方,看似睡着的人突然淡淡开口:“别太过分啊。”

“小叔叔!”纪瑞惊喜,“你醒啦?”

谢渊不紧不慢地坐起身,脸上还有睡觉压出的红印:“我又不是死人,被你这么折腾还不醒。”

“你怎么在我屋里呀。”纪瑞去搓他脸上的红印。

谢渊往后仰了仰:“你管我。”

“你是我小叔叔,我不管你谁管你?”纪瑞继续搓。

谢渊去抓她的手:“别闹。”

“你脸上有印子,我帮你把它搓没了。”

谢渊皱眉:“搓什么搓,待会儿自己就消了。”

“那消得多慢,”纪瑞支棱起来,有大干一场的意思,“任何东西都休想破坏我小叔叔帅气的颜值!”

“纪、瑞!”谢渊没错过她眼底的狡黠,知道她故意拿自己消遣,当即咬牙警告。

可惜纪瑞玩心大起,并没有放弃的意思,谢渊被搓得脸颊发热,当即站起身去拧她的脸,纪瑞惊呼一声笑着躲开,俩人闹来闹去,突然一同跌在了床上。

呼吸交错的瞬间,两人同时还维持相互攻击的姿势,乍一看好像抱到了一起。

四目相对,周围好像一瞬变成真空,除了彼此的呼吸,再听不到半点声音。

安静之中,谢渊缓缓开口:“你好像臭了。”

“我才没……”反驳的话说到一半,纪瑞隐约间是闻到一股酸酸的汗味,她赶紧推开谢渊坐起来。

谢渊淡定坐回床边的椅子上:“白天出了一身的汗,又在被窝里捂了这么久,难怪会变成生化武器。”

“你才是生化武器!”纪瑞脸都红了还不忘犟嘴,“你你你白天也出了很多汗!”

谢渊翘起二郎腿:“是啊,所以我回来之后就去洗了澡,而你,发酵了。”

纪瑞:“……”

“还不去洗?”谢渊又一次开口,话音未落就看到她小炮弹一样冲进了浴室。

浴室门关上的刹那,谢渊唇角那点淡定的笑意瞬间散了个干净,许久才缓缓呼出一口热气。

他刚才……很不对劲。

纪瑞把自己从里到外反反复复洗了三遍,确定自己重新变得香香的后才出去,床边的椅子已经空了,她看着偌大的房间,突然生出一分失落。

“傻站着干什么?”

谢渊的声音突然响起,纪瑞愣了愣,一扭头就看到他在窗户前站着。

“小叔叔?”她一脸惊喜。

谢渊扬眉:“你的反应,就像是三年没见我了。”

“确实三年没见了,”纪瑞蹦蹦跳跳跑过去,亲热地挽上他的胳膊,“别人是一日不见如隔三秋,我是十分钟不见就如隔三秋了。”

“你在浴室可不止十分钟。”

“所以想你想得不止三年。”

大侄女天生嘴甜,再冷的总裁也没办法抵抗,只能认命地带着她下楼吃饭。

纪瑞今天被抱回来时虽然睡着了,可红肿的眼睛却告诉家里每一个人,他们的瑞瑞小姐很伤心很难过,所以今晚的晚饭十分丰盛,丰盛到夸张的地步。

当看到满满一桌子菜时,纪瑞睁圆了眼睛问谢渊:“小叔叔,我们家是要破产了吗?这是最后的晚餐?”

她说……我们家。

谢渊被这三个字哄得很是熨帖,难得对她慈眉善目:“就是地球毁灭了,我们家也不会破产。”

“那这是?”纪瑞又看向厨师钟伯。

钟伯轻咳一声:“我心情好,多做了几道菜。”

“这也太多了,我们两个吃不完的,要不叫上管家伯伯,我们一起吃吧。”纪瑞提议。

钟伯闻言,下意识看向谢渊。

“不要浪费。”谢渊只说了四个字。

钟伯顿时高高兴兴地叫了人来,平日总是冷清的餐厅顿时热闹起来。

谢渊不喜欢热闹,他觉得人多的地方连空气都是浑浊的,可此刻置身于热闹之中,看纪瑞在所有人慈爱的目光下活蹦乱跳,又觉得偶尔热闹一下也不错。

一顿饭吃完,纪瑞有气无力地倒在客厅沙发上,谢渊看到她烂泥一样的姿势,用手杖戳了戳她的脚面:“吃完饭别立刻躺着,起来走走。”

“我不,我要躺着。”纪瑞勇敢反抗。

谢渊眉头微挑:“我发现你最近是越来越放肆了。”相比刚来的时候,简直就像个混蛋。

“糟糕,被你发现真面目了吗?”纪瑞捂嘴。

谢渊轻嗤一声,在她旁边坐下了。

纪瑞不解:“你怎么不去走走?”

“我不,我要躺着。”谢渊用同样的话回敬她。

他本意是还击,可纪瑞听到后神情微妙了一瞬,下一秒就抱住了他的胳膊:“小叔叔,我真是太喜欢你了!”

“走开。”谢渊抽了一下胳膊,却被她抱得更紧。

“小叔叔!小叔叔!”

谢渊绷了十秒,最终还是轻笑一声随她去了。

管家帮着钟伯把厨房收拾完后,一出来就看到他们在沙发上笑闹,他下意识觉得这俩人亲密太过,可又觉得他们就该这样。

吃也吃了,闹也闹了,纪瑞终于小心翼翼地问出从醒来就一直惦记的问题:“妈妈……现在还好吗?”

“她又没做手术,能有什么不好的?”即便知道了叶非是纪瑞的母亲,谢渊对她也没有太多好感。

纪瑞脸上闪过一丝不安:“你知道我说的不是这个……”

谢渊沉默三秒,突然掏出手机开始打电话。

“你在联系谁?”纪瑞好奇。

谢渊不答,电话接通后直接问:“纪瑞的事,你跟叶非说了没有?”

纪瑞立刻知道他在联系谁了,赶紧去抢手机,谢渊仗着胳膊长,直接把人按回沙发上。

“还没说?你在磨蹭什么?”他语气透着不悦,“叶非这段时间一直在调养身体,保姆都是我找的,她的情况我比你更清楚,不至于这点事都受不住,你现在就跟她说,两个小时内我要在谢家见到她,否则你们以后都不要来了。”

说罢,直接挂了电话。

纪瑞都震惊了:“小叔叔,你怎么能这么跟我爸说话?!”

“太客气了吗?”谢渊心平气和,“那我下次凶一点。”

纪瑞:“……”

静了半晌,她弱弱开口:“他是我爸爸,你对他好一点嘛。”

“如果褚臣第一次来找你时,就告诉你叶非是你妈,今天的事就不会发生,”谢渊眸色沉沉,“他害我差点杀了你。”

“……是我自己差点杀了自己,跟你有什么关系,”纪瑞小小声,“妈妈进手术室之前,我就知道她的身份了,但我没有阻止她。”

这才是谢渊最生气的地方,因为褚臣不够果断,造成了今天纪瑞必须要做选择的局面,如果最后不是叶非自己放弃手术,那不管纪瑞是说服她把孩子留下,还是隐瞒真相支持她手术,都会让纪瑞一辈子都无法原谅自己。

但这些话谢渊没有说,只是摸了摸低落的小狗:“所以严格说起来,我们是共犯。”

纪瑞:“……小叔叔,你安慰人的方式真特别。”

谢渊唇角勾起一点弧度。

他的一通电话之后,褚臣就没有消息了,纪瑞看着自己过于安静的手机,一颗心始终是悬着的。

非姐……非姐很好,对她也很好,可不代表能接受朋友变女儿,如果不接受的话……纪瑞不敢想,只要一想就觉得难过,好像自己在一瞬之间不仅失去了妈妈,还失去了最好的朋友。

谢渊看出她的不安,便提议去影音室看个电影分散一下注意力。

纪瑞对他的提议很是无奈:“我现在脑子乱糟糟的,哪有精神去看电影。”

十分钟后,她看着幕布上血淋淋的女鬼,吓得嗷呜一声躲进谢渊怀里。

谢渊敷衍地拍了拍她的后背:“别怕,没事想想你爸妈。”

纪瑞:“……”女鬼很可怕,但旁边的魔鬼更吓人。

经过一个半小时恐怖片的洗礼,纪瑞虚弱地从影音室走出要断绝关系,她也无所畏惧了。

就在这种无所畏惧中,褚臣和叶非终于出现在谢家的客厅里。

自上午之后的第一次见面,叶非和纪瑞对视一眼,各自都有些情怯。

“谢总,可以给她们一个独处的空间吗?”经过谢渊一而再再而三的逼迫,褚臣在对上他时,终于少了平时固有的温和。

叶非从决定留下孩子开始,就处在一种淡淡的不安中,褚臣原本计划着等她睡下,就出来。

可谢总太喜欢管别人的家事,非要他今天就做出决断,他只能打乱一切计划,带着叶非深夜出现在谢家。

谢渊也察觉到了褚臣对自己态度的变化,但他并不在乎,甚至觉得无聊:“纪瑞,带你妈去你房间。”

他刻意强调‘你妈’二字,让直到现在还有些闪躲的叶非当着这么多人的面被迫面对现实,褚臣皱了皱眉头,在看到纪瑞脸上的忧虑后,到底没再说什么。

“去吧,好好聊聊。”他温柔地叮嘱妻女。

叶非和纪瑞同时看向他,在他的安抚下又同时点了点头。谢渊冷眼看着一家人的互动,直到叶非和纪瑞上楼了,才垂着眼眸在沙发上坐下,褚臣也不再主动找话题,转身去了另一个沙发,两人同坐在客厅,却都默契地无视了对方。

楼下的氛围胶着,楼上也好不到哪去,叶非跟着纪瑞上楼后,默默在沙发上坐下,好半天憋出一句:“你房间真大……”

“是挺大的,但我东西太多,还是不够用,”纪瑞给她倒了杯水,“小叔叔打算把隔壁房间打通,给我做衣帽间,到时候会更大。”

“谢渊对你真好。”叶非化了浓烈的妆,可有些情绪是轻易地从那双眼睛里泄露出来。

纪瑞盯着她看了半天,不明白自己为什么这么蠢,妈妈在自己身边这么久,她竟然一点都没有发现。

短暂的安静后,纪瑞突然问:“你要吃零食吗?”

“……好啊。”

纪瑞也不知从哪翻出个小筐,去零食柜装了一大堆回来:“随便吃。”

叶非看着满当当的零食,却迟迟没有动,纪瑞刚想问她是不是没有喜欢的,就听到她艰难开口:“对不起……”

纪瑞心头一紧。

叶非从知道她是自己女儿到现在,也不过才一个小时,这一个小时里大部分时间都是懵的,小部分时间里觉得褚臣疯了,直到褚臣拿出亲子鉴定,再想到自己决定去手术室时,纪瑞欲言又止的悲伤,她才不得不相信这个事实。

而这份相信里,有十分之一是对亲子鉴定,十分之九是因为她相信纪瑞绝不会在这种事上和她开玩笑。

直到现在,她还昏昏沉沉,不明白为什么事情会发展成这样。

看到叶非手足无措的样子,纪瑞连忙摆手:“我、我没关系的,如果你接受不了,我以后会尽可能少地出现在你面前,我我我也可以不出现,我就是……”

“我是在为白天的事道歉。”叶非突然握住她的手,纪瑞顿时愣住。

“我不该让你陪我去医院的,如果我知道……”叶非抿了抿唇,“你今天吓坏了吧。”

纪瑞鼻子一酸,别开脸:“其、其实也没有。”

叶非笑了笑,突然凑过去看她的脸:“这就是我的女儿吗?好神奇,她明明现在该在我肚子里,却长成了你这么大的姑娘。”

纪瑞不好意思地笑笑:“我长得好看吗?”

“好看,非常好看。”叶非夸奖。

纪瑞再也忍不住了,突然扑进她怀里,小小声叫了一声妈妈。

“挺好的,我一直想和你成为家人,现在倒是美梦成真了,”纪瑞的脸贴在叶非心口,叶非一说话,她能感觉到半张脸都被震得发麻,“而且知道我肚子里的孩子,以后会长成这么善良这么可爱的女孩子后,我这心里也就踏实了。”

纪瑞笑了一声,又有点想哭:“我要谢谢你,最后决定留下我。”

叶非笑笑,轻轻拍着她的后背。

楼上氛围愈发好了,楼下却依然一片冷凝。

在冻死人的气氛中,褚臣不紧不慢地看向谢渊:“既然我们一家三口已经相认,我想也该把瑞瑞接回家团聚了。”

谢渊淡漠抬眸:“想都别想。”

“谢总,纪瑞姓纪。”褚臣声音也淡了下来。

谢渊面无表情:“你提醒我了,我明天就带她去改姓。”谢渊看向他,“哦,她没有身份证,不用特意去改,就可以直接姓谢。”

褚臣:“……”

过于漫长的安静之后,褚臣缓缓开口:“瑞瑞已经是成年人了,我们与其在这里争执,不如问问她的想法。”

“她的想法不重要,就像你的想法不重要一样。”谢渊眼底是毫不遮掩的嘲讽,“你带不走她,任何时候都是。”

作者有话要说

褚总:你就是个便宜叔叔!

谢总:不好意思,你也是便宜爸爸

感谢在2024-04-1611:14:42~2024-04-1712:00:07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629407481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阿智智251瓶;樱桃140瓶;我想静静61瓶;许汝一世安、哦20瓶;月亮不掉线11瓶;足往神留、千年雁归来、荒10瓶;林叶徐行4瓶;章春卷3瓶;是可爱的小作精哦、陈家胡萝卜?、粉红色的财神爷、priscilla2瓶;萧逸的柠檬糖、33808584、请叫我12345、黑色救赎、64258763、夕夕、一只小f、鹅掌、私、ou、乔巴渣、许无忧-、five、东方神起5201314、随风、hidename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山有青木向你推荐他的其他小说:

:,

:,

:,

:,

:,

:,

希望你也喜欢

纪瑞这一觉睡得太沉,等迷迷糊糊醒来时,窗外的天色已经暗了下来。白天的记忆流水一般涌入脑海,她迟缓地眨了眨眼睛,刚要坐起来,便感觉到来自被子的拉扯感。()?()

她顿了一下低头看去,便看到谢渊趴在床边睡得正熟。()?()

……小叔叔?她也不坐了,翻个身趴在床上,悄悄凑过去打量。

5山有青木提醒您《我5_?_?5

()?()

怎么会有这样的人呢,即便是趴着睡觉,半张脸都压在胳膊上,眉眼五官依然很好看,睫毛……睫毛好密,她还是第一次发现,小叔叔的睫毛这么密,纪瑞像是发现了新大陆,小心翼翼地伸出手指戳了一下。()?()

痒的,她捻了捻手指,又戳了戳,对睫毛失去兴趣后,又去捏他的鼻梁。

嗯,这么挺,看来是纯天然的。

纪瑞无声偷笑,正要再去碰其他地方,看似睡着的人突然淡淡开口:“别太过分啊。”

“小叔叔!”纪瑞惊喜,“你醒啦?”

谢渊不紧不慢地坐起身,脸上还有睡觉压出的红印:“我又不是死人,被你这么折腾还不醒。”

“你怎么在我屋里呀。”纪瑞去搓他脸上的红印。

谢渊往后仰了仰:“你管我。”

“你是我小叔叔,我不管你谁管你?”纪瑞继续搓。

谢渊去抓她的手:“别闹。”

“你脸上有印子,我帮你把它搓没了。”

谢渊皱眉:“搓什么搓,待会儿自己就消了。”

“那消得多慢,”纪瑞支棱起来,有大干一场的意思,“任何东西都休想破坏我小叔叔帅气的颜值!”

“纪、瑞!”谢渊没错过她眼底的狡黠,知道她故意拿自己消遣,当即咬牙警告。

可惜纪瑞玩心大起,并没有放弃的意思,谢渊被搓得脸颊发热,当即站起身去拧她的脸,纪瑞惊呼一声笑着躲开,俩人闹来闹去,突然一同跌在了床上。

呼吸交错的瞬间,两人同时还维持相互攻击的姿势,乍一看好像抱到了一起。

四目相对,周围好像一瞬变成真空,除了彼此的呼吸,再听不到半点声音。

安静之中,谢渊缓缓开口:“你好像臭了。”

“我才没……”反驳的话说到一半,纪瑞隐约间是闻到一股酸酸的汗味,她赶紧推开谢渊坐起来。

谢渊淡定坐回床边的椅子上:“白天出了一身的汗,又在被窝里捂了这么久,难怪会变成生化武器。”

“你才是生化武器!”纪瑞脸都红了还不忘犟嘴,“你你你白天也出了很多汗!”

谢渊翘起二郎腿:“是啊,所以我回来之后就去洗了澡,而你,发酵了。”

纪瑞:“……”

“还不去洗?”谢渊又一次开口,话音未落就看到她小炮弹一样冲进了浴室。

浴室门关上的刹那,谢渊唇角那点淡定的笑意瞬间散了个干净,许久才缓缓呼出一口热气。

他刚才……很不对劲。

纪瑞把自己从里到外反反复复洗了三遍,确定自己重新变得香香的后才出去,床边的椅子已经空了,她看着偌大的房间,突然生出一分失落。

“傻站着干什么?”

谢渊的声音突然响起,纪瑞愣了愣,一扭头就看到他在窗户前站着。

“小叔叔?”她一脸惊喜。

谢渊扬眉:“你的反应,就像是三年没见我了。”

“确实三年没见了,”纪瑞蹦蹦跳跳跑过去,亲热地挽上他的胳膊,“别人是一日不见如隔三秋,我是十分钟不见就如隔三秋了。”

“你在浴室可不止十分钟。”

“所以想你想得不止三年。”

大侄女天生嘴甜,再冷的总裁也没办法抵抗,只能认命地带着她下楼吃饭。

纪瑞今天被抱回来时虽然睡着了,可红肿的眼睛却告诉家里每一个人,他们的瑞瑞小姐很伤心很难过,所以今晚的晚饭十分丰盛,丰盛到夸张的地步。

当看到满满一桌子菜时,纪瑞睁圆了眼睛问谢渊:“小叔叔,我们家是要破产了吗?这是最后的晚餐?”

她说……我们家。

谢渊被这三个字哄得很是熨帖,难得对她慈眉善目:“就是地球毁灭了,我们家也不会破产。”

“那这是?”纪瑞又看向厨师钟伯。

钟伯轻咳一声:“我心情好,多做了几道菜。”

“这也太多了,我们两个吃不完的,要不叫上管家伯伯,我们一起吃吧。”纪瑞提议。

钟伯闻言,下意识看向谢渊。

“不要浪费。”谢渊只说了四个字。

钟伯顿时高高兴兴地叫了人来,平日总是冷清的餐厅顿时热闹起来。

谢渊不喜欢热闹,他觉得人多的地方连空气都是浑浊的,可此刻置身于热闹之中,看纪瑞在所有人慈爱的目光下活蹦乱跳,又觉得偶尔热闹一下也不错。

一顿饭吃完,纪瑞有气无力地倒在客厅沙发上,谢渊看到她烂泥一样的姿势,用手杖戳了戳她的脚面:“吃完饭别立刻躺着,起来走走。”

“我不,我要躺着。”纪瑞勇敢反抗。

谢渊眉头微挑:“我发现你最近是越来越放肆了。”相比刚来的时候,简直就像个混蛋。

“糟糕,被你发现真面目了吗?”纪瑞捂嘴。

谢渊轻嗤一声,在她旁边坐下了。

纪瑞不解:“你怎么不去走走?”

“我不,我要躺着。”谢渊用同样的话回敬她。

他本意是还击,可纪瑞听到后神情微妙了一瞬,下一秒就抱住了他的胳膊:“小叔叔,我真是太喜欢你了!”

“走开。”谢渊抽了一下胳膊,却被她抱得更紧。

“小叔叔!小叔叔!”

谢渊绷了十秒,最终还是轻笑一声随她去了。

管家帮着钟伯把厨房收拾完后,一出来就看到他们在沙发上笑闹,他下意识觉得这俩人亲密太过,可又觉得他们就该这样。

吃也吃了,闹也闹了,纪瑞终于小心翼翼地问出从醒来就一直惦记的问题:“妈妈……现在还好吗?”

“她又没做手术,能有什么不好的?”即便知道了叶非是纪瑞的母亲,谢渊对她也没有太多好感。

纪瑞脸上闪过一丝不安:“你知道我说的不是这个……”

谢渊沉默三秒,突然掏出手机开始打电话。

“你在联系谁?”纪瑞好奇。

谢渊不答,电话接通后直接问:“纪瑞的事,你跟叶非说了没有?”

纪瑞立刻知道他在联系谁了,赶紧去抢手机,谢渊仗着胳膊长,直接把人按回沙发上。

“还没说?你在磨蹭什么?”他语气透着不悦,“叶非这段时间一直在调养身体,保姆都是我找的,她的情况我比你更清楚,不至于这点事都受不住,你现在就跟她说,两个小时内我要在谢家见到她,否则你们以后都不要来了。”

说罢,直接挂了电话。

纪瑞都震惊了:“小叔叔,你怎么能这么跟我爸说话?!”

“太客气了吗?”谢渊心平气和,“那我下次凶一点。”

纪瑞:“……”

静了半晌,她弱弱开口:“他是我爸爸,你对他好一点嘛。”

“如果褚臣第一次来找你时,就告诉你叶非是你妈,今天的事就不会发生,”谢渊眸色沉沉,“他害我差点杀了你。”

“……是我自己差点杀了自己,跟你有什么关系,”纪瑞小小声,“妈妈进手术室之前,我就知道她的身份了,但我没有阻止她。”

这才是谢渊最生气的地方,因为褚臣不够果断,造成了今天纪瑞必须要做选择的局面,如果最后不是叶非自己放弃手术,那不管纪瑞是说服她把孩子留下,还是隐瞒真相支持她手术,都会让纪瑞一辈子都无法原谅自己。

但这些话谢渊没有说,只是摸了摸低落的小狗:“所以严格说起来,我们是共犯。”

纪瑞:“……小叔叔,你安慰人的方式真特别。”

谢渊唇角勾起一点弧度。

他的一通电话之后,褚臣就没有消息了,纪瑞看着自己过于安静的手机,一颗心始终是悬着的。

非姐……非姐很好,对她也很好,可不代表能接受朋友变女儿,如果不接受的话……纪瑞不敢想,只要一想就觉得难过,好像自己在一瞬之间不仅失去了妈妈,还失去了最好的朋友。

谢渊看出她的不安,便提议去影音室看个电影分散一下注意力。

纪瑞对他的提议很是无奈:“我现在脑子乱糟糟的,哪有精神去看电影。”

十分钟后,她看着幕布上血淋淋的女鬼,吓得嗷呜一声躲进谢渊怀里。

谢渊敷衍地拍了拍她的后背:“别怕,没事想想你爸妈。”

纪瑞:“……”女鬼很可怕,但旁边的魔鬼更吓人。

经过一个半小时恐怖片的洗礼,纪瑞虚弱地从影音室走出要断绝关系,她也无所畏惧了。

就在这种无所畏惧中,褚臣和叶非终于出现在谢家的客厅里。

自上午之后的第一次见面,叶非和纪瑞对视一眼,各自都有些情怯。

“谢总,可以给她们一个独处的空间吗?”经过谢渊一而再再而三的逼迫,褚臣在对上他时,终于少了平时固有的温和。

叶非从决定留下孩子开始,就处在一种淡淡的不安中,褚臣原本计划着等她睡下,就出来。

可谢总太喜欢管别人的家事,非要他今天就做出决断,他只能打乱一切计划,带着叶非深夜出现在谢家。

谢渊也察觉到了褚臣对自己态度的变化,但他并不在乎,甚至觉得无聊:“纪瑞,带你妈去你房间。”

他刻意强调‘你妈’二字,让直到现在还有些闪躲的叶非当着这么多人的面被迫面对现实,褚臣皱了皱眉头,在看到纪瑞脸上的忧虑后,到底没再说什么。

“去吧,好好聊聊。”他温柔地叮嘱妻女。

叶非和纪瑞同时看向他,在他的安抚下又同时点了点头。谢渊冷眼看着一家人的互动,直到叶非和纪瑞上楼了,才垂着眼眸在沙发上坐下,褚臣也不再主动找话题,转身去了另一个沙发,两人同坐在客厅,却都默契地无视了对方。

楼下的氛围胶着,楼上也好不到哪去,叶非跟着纪瑞上楼后,默默在沙发上坐下,好半天憋出一句:“你房间真大……”

“是挺大的,但我东西太多,还是不够用,”纪瑞给她倒了杯水,“小叔叔打算把隔壁房间打通,给我做衣帽间,到时候会更大。”

“谢渊对你真好。”叶非化了浓烈的妆,可有些情绪是轻易地从那双眼睛里泄露出来。

纪瑞盯着她看了半天,不明白自己为什么这么蠢,妈妈在自己身边这么久,她竟然一点都没有发现。

短暂的安静后,纪瑞突然问:“你要吃零食吗?”

“……好啊。”

纪瑞也不知从哪翻出个小筐,去零食柜装了一大堆回来:“随便吃。”

叶非看着满当当的零食,却迟迟没有动,纪瑞刚想问她是不是没有喜欢的,就听到她艰难开口:“对不起……”

纪瑞心头一紧。

叶非从知道她是自己女儿到现在,也不过才一个小时,这一个小时里大部分时间都是懵的,小部分时间里觉得褚臣疯了,直到褚臣拿出亲子鉴定,再想到自己决定去手术室时,纪瑞欲言又止的悲伤,她才不得不相信这个事实。

而这份相信里,有十分之一是对亲子鉴定,十分之九是因为她相信纪瑞绝不会在这种事上和她开玩笑。

直到现在,她还昏昏沉沉,不明白为什么事情会发展成这样。

看到叶非手足无措的样子,纪瑞连忙摆手:“我、我没关系的,如果你接受不了,我以后会尽可能少地出现在你面前,我我我也可以不出现,我就是……”

“我是在为白天的事道歉。”叶非突然握住她的手,纪瑞顿时愣住。

“我不该让你陪我去医院的,如果我知道……”叶非抿了抿唇,“你今天吓坏了吧。”

纪瑞鼻子一酸,别开脸:“其、其实也没有。”

叶非笑了笑,突然凑过去看她的脸:“这就是我的女儿吗?好神奇,她明明现在该在我肚子里,却长成了你这么大的姑娘。”

纪瑞不好意思地笑笑:“我长得好看吗?”

“好看,非常好看。”叶非夸奖。

纪瑞再也忍不住了,突然扑进她怀里,小小声叫了一声妈妈。

“挺好的,我一直想和你成为家人,现在倒是美梦成真了,”纪瑞的脸贴在叶非心口,叶非一说话,她能感觉到半张脸都被震得发麻,“而且知道我肚子里的孩子,以后会长成这么善良这么可爱的女孩子后,我这心里也就踏实了。”

纪瑞笑了一声,又有点想哭:“我要谢谢你,最后决定留下我。”

叶非笑笑,轻轻拍着她的后背。

楼上氛围愈发好了,楼下却依然一片冷凝。

在冻死人的气氛中,褚臣不紧不慢地看向谢渊:“既然我们一家三口已经相认,我想也该把瑞瑞接回家团聚了。”

谢渊淡漠抬眸:“想都别想。”

“谢总,纪瑞姓纪。”褚臣声音也淡了下来。

谢渊面无表情:“你提醒我了,我明天就带她去改姓。”谢渊看向他,“哦,她没有身份证,不用特意去改,就可以直接姓谢。”

褚臣:“……”

过于漫长的安静之后,褚臣缓缓开口:“瑞瑞已经是成年人了,我们与其在这里争执,不如问问她的想法。”

“她的想法不重要,就像你的想法不重要一样。”谢渊眼底是毫不遮掩的嘲讽,“你带不走她,任何时候都是。”

作者有话要说

褚总:你就是个便宜叔叔!

谢总:不好意思,你也是便宜爸爸

感谢在2024-04-1611:14:42~2024-04-1712:00:07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629407481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阿智智251瓶;樱桃140瓶;我想静静61瓶;许汝一世安、哦20瓶;月亮不掉线11瓶;足往神留、千年雁归来、荒10瓶;林叶徐行4瓶;章春卷3瓶;是可爱的小作精哦、陈家胡萝卜?、粉红色的财神爷、priscilla2瓶;萧逸的柠檬糖、33808584、请叫我12345、黑色救赎、64258763、夕夕、一只小f、鹅掌、私、ou、乔巴渣、许无忧-、five、东方神起5201314、随风、hidename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山有青木向你推荐他的其他小说:

:,

:,

:,

:,

:,

:,

希望你也喜欢

纪瑞这一觉睡得太沉,等迷迷糊糊醒?+?+??()?(),

窗外的天色已经暗了下来。白天的记忆流水一般涌入脑海()?(),

她迟缓地眨了眨眼睛,刚要坐起来()?(),

便感觉到来自被子的拉扯感。

她顿了一下低头看去,便看到谢渊趴在床边睡得正熟。

……小叔叔?她也不坐了()?(),

翻个身趴在床上,悄悄凑过去打量。

怎么会有这样的人呢,即便是趴着睡觉,半张脸都压在胳膊上,眉眼五官依然很好看,睫毛……睫毛好密,她还是第一次发现,小叔叔的睫毛这么密,纪瑞像是发现了新大陆,小心翼翼地伸出手指戳了一下。

痒的,她捻了捻手指,又戳了戳,对睫毛失去兴趣后,又去捏他的鼻梁。

嗯,这么挺,看来是纯天然的。

纪瑞无声偷笑,正要再去碰其他地方,看似睡着的人突然淡淡开口:“别太过分啊。”

“小叔叔!”纪瑞惊喜,“你醒啦?”

谢渊不紧不慢地坐起身,脸上还有睡觉压出的红印:“我又不是死人,被你这么折腾还不醒。”

“你怎么在我屋里呀。”纪瑞去搓他脸上的红印。

谢渊往后仰了仰:“你管我。”

“你是我小叔叔,我不管你谁管你?”纪瑞继续搓。

谢渊去抓她的手:“别闹。”

“你脸上有印子,我帮你把它搓没了。”

谢渊皱眉:“搓什么搓,待会儿自己就消了。”

“那消得多慢,”纪瑞支棱起来,有大干一场的意思,“任何东西都休想破坏我小叔叔帅气的颜值!”

“纪、瑞!”谢渊没错过她眼底的狡黠,知道她故意拿自己消遣,当即咬牙警告。

可惜纪瑞玩心大起,并没有放弃的意思,谢渊被搓得脸颊发热,当即站起身去拧她的脸,纪瑞惊呼一声笑着躲开,俩人闹来闹去,突然一同跌在了床上。

呼吸交错的瞬间,两人同时还维持相互攻击的姿势,乍一看好像抱到了一起。

四目相对,周围好像一瞬变成真空,除了彼此的呼吸,再听不到半点声音。

安静之中,谢渊缓缓开口:“你好像臭了。”

“我才没……”反驳的话说到一半,纪瑞隐约间是闻到一股酸酸的汗味,她赶紧推开谢渊坐起来。

谢渊淡定坐回床边的椅子上:“白天出了一身的汗,又在被窝里捂了这么久,难怪会变成生化武器。”

“你才是生化武器!”纪瑞脸都红了还不忘犟嘴,“你你你白天也出了很多汗!”

谢渊翘起二郎腿:“是啊,所以我回来之后就去洗了澡,而你,发酵了。”

纪瑞:“……”

“还不去洗?”谢渊又一次开口,话音未落就看到她小炮弹一样冲进了浴室。

浴室门关上的刹那,谢渊唇角那点淡定的笑意瞬间散了个干净,许久才缓缓呼出一口热气。

他刚才……很不对劲。

纪瑞把自己从里到外反反复复洗了三遍,确定自己重新变得香香的后才出去,床边的椅子已经空了,她看着偌大的房间,突然生出一分失落。

“傻站着干什么?”

谢渊的声音突然响起,纪瑞愣了愣,一扭头就看到他在窗户前站着。

“小叔叔?”她一脸惊喜。

谢渊扬眉:“你的反应,就像是三年没见我了。”

“确实三年没见了,”纪瑞蹦蹦跳跳跑过去,亲热地挽上他的胳膊,“别人是一日不见如隔三秋,我是十分钟不见就如隔三秋了。”

“你在浴室可不止十分钟。”

“所以想你想得不止三年。”

大侄女天生嘴甜,再冷的总裁也没办法抵抗,只能认命地带着她下楼吃饭。

纪瑞今天被抱回来时虽然睡着了,可红肿的眼睛却告诉家里每一个人,他们的瑞瑞小姐很伤心很难过,所以今晚的晚饭十分丰盛,丰盛到夸张的地步。

当看到满满一桌子菜时,纪瑞睁圆了眼睛问谢渊:“小叔叔,我们家是要破产了吗?这是最后的晚餐?”

她说……我们家。

谢渊被这三个字哄得很是熨帖,难得对她慈眉善目:“就是地球毁灭了,我们家也不会破产。”

“那这是?”纪瑞又看向厨师钟伯。

钟伯轻咳一声:“我心情好,多做了几道菜。”

“这也太多了,我们两个吃不完的,要不叫上管家伯伯,我们一起吃吧。”纪瑞提议。

钟伯闻言,下意识看向谢渊。

“不要浪费。”谢渊只说了四个字。

钟伯顿时高高兴兴地叫了人来,平日总是冷清的餐厅顿时热闹起来。

谢渊不喜欢热闹,他觉得人多的地方连空气都是浑浊的,可此刻置身于热闹之中,看纪瑞在所有人慈爱的目光下活蹦乱跳,又觉得偶尔热闹一下也不错。

一顿饭吃完,纪瑞有气无力地倒在客厅沙发上,谢渊看到她烂泥一样的姿势,用手杖戳了戳她的脚面:“吃完饭别立刻躺着,起来走走。”

“我不,我要躺着。”纪瑞勇敢反抗。

谢渊眉头微挑:“我发现你最近是越来越放肆了。”相比刚来的时候,简直就像个混蛋。

“糟糕,被你发现真面目了吗?”纪瑞捂嘴。

谢渊轻嗤一声,在她旁边坐下了。

纪瑞不解:“你怎么不去走走?”

“我不,我要躺着。”谢渊用同样的话回敬她。

他本意是还击,可纪瑞听到后神情微妙了一瞬,下一秒就抱住了他的胳膊:“小叔叔,我真是太喜欢你了!”

“走开。”谢渊抽了一下胳膊,却被她抱得更紧。

“小叔叔!小叔叔!”

谢渊绷了十秒,最终还是轻笑一声随她去了。

管家帮着钟伯把厨房收拾完后,一出来就看到他们在沙发上笑闹,他下意识觉得这俩人亲密太过,可又觉得他们就该这样。

吃也吃了,闹也闹了,纪瑞终于小心翼翼地问出从醒来就一直惦记的问题:“妈妈……现在还好吗?”

“她又没做手术,能有什么不好的?”即便知道了叶非是纪瑞的母亲,谢渊对她也没有太多好感。

纪瑞脸上闪过一丝不安:“你知道我说的不是这个……”

谢渊沉默三秒,突然掏出手机开始打电话。

“你在联系谁?”纪瑞好奇。

谢渊不答,电话接通后直接问:“纪瑞的事,你跟叶非说了没有?”

纪瑞立刻知道他在联系谁了,赶紧去抢手机,谢渊仗着胳膊长,直接把人按回沙发上。

“还没说?你在磨蹭什么?”他语气透着不悦,“叶非这段时间一直在调养身体,保姆都是我找的,她的情况我比你更清楚,不至于这点事都受不住,你现在就跟她说,两个小时内我要在谢家见到她,否则你们以后都不要来了。”

说罢,直接挂了电话。

纪瑞都震惊了:“小叔叔,你怎么能这么跟我爸说话?!”

“太客气了吗?”谢渊心平气和,“那我下次凶一点。”

纪瑞:“……”

静了半晌,她弱弱开口:“他是我爸爸,你对他好一点嘛。”

“如果褚臣第一次来找你时,就告诉你叶非是你妈,今天的事就不会发生,”谢渊眸色沉沉,“他害我差点杀了你。”

“……是我自己差点杀了自己,跟你有什么关系,”纪瑞小小声,“妈妈进手术室之前,我就知道她的身份了,但我没有阻止她。”

这才是谢渊最生气的地方,因为褚臣不够果断,造成了今天纪瑞必须要做选择的局面,如果最后不是叶非自己放弃手术,那不管纪瑞是说服她把孩子留下,还是隐瞒真相支持她手术,都会让纪瑞一辈子都无法原谅自己。

但这些话谢渊没有说,只是摸了摸低落的小狗:“所以严格说起来,我们是共犯。”

纪瑞:“……小叔叔,你安慰人的方式真特别。”

谢渊唇角勾起一点弧度。

他的一通电话之后,褚臣就没有消息了,纪瑞看着自己过于安静的手机,一颗心始终是悬着的。

非姐……非姐很好,对她也很好,可不代表能接受朋友变女儿,如果不接受的话……纪瑞不敢想,只要一想就觉得难过,好像自己在一瞬之间不仅失去了妈妈,还失去了最好的朋友。

谢渊看出她的不安,便提议去影音室看个电影分散一下注意力。

纪瑞对他的提议很是无奈:“我现在脑子乱糟糟的,哪有精神去看电影。”

十分钟后,她看着幕布上血淋淋的女鬼,吓得嗷呜一声躲进谢渊怀里。

谢渊敷衍地拍了拍她的后背:“别怕,没事想想你爸妈。”

纪瑞:“……”女鬼很可怕,但旁边的魔鬼更吓人。

经过一个半小时恐怖片的洗礼,纪瑞虚弱地从影音室走出要断绝关系,她也无所畏惧了。

就在这种无所畏惧中,褚臣和叶非终于出现在谢家的客厅里。

自上午之后的第一次见面,叶非和纪瑞对视一眼,各自都有些情怯。

“谢总,可以给她们一个独处的空间吗?”经过谢渊一而再再而三的逼迫,褚臣在对上他时,终于少了平时固有的温和。

叶非从决定留下孩子开始,就处在一种淡淡的不安中,褚臣原本计划着等她睡下,就出来。

可谢总太喜欢管别人的家事,非要他今天就做出决断,他只能打乱一切计划,带着叶非深夜出现在谢家。

谢渊也察觉到了褚臣对自己态度的变化,但他并不在乎,甚至觉得无聊:“纪瑞,带你妈去你房间。”

他刻意强调‘你妈’二字,让直到现在还有些闪躲的叶非当着这么多人的面被迫面对现实,褚臣皱了皱眉头,在看到纪瑞脸上的忧虑后,到底没再说什么。

“去吧,好好聊聊。”他温柔地叮嘱妻女。

叶非和纪瑞同时看向他,在他的安抚下又同时点了点头。谢渊冷眼看着一家人的互动,直到叶非和纪瑞上楼了,才垂着眼眸在沙发上坐下,褚臣也不再主动找话题,转身去了另一个沙发,两人同坐在客厅,却都默契地无视了对方。

楼下的氛围胶着,楼上也好不到哪去,叶非跟着纪瑞上楼后,默默在沙发上坐下,好半天憋出一句:“你房间真大……”

“是挺大的,但我东西太多,还是不够用,”纪瑞给她倒了杯水,“小叔叔打算把隔壁房间打通,给我做衣帽间,到时候会更大。”

“谢渊对你真好。”叶非化了浓烈的妆,可有些情绪是轻易地从那双眼睛里泄露出来。

纪瑞盯着她看了半天,不明白自己为什么这么蠢,妈妈在自己身边这么久,她竟然一点都没有发现。

短暂的安静后,纪瑞突然问:“你要吃零食吗?”

“……好啊。”

纪瑞也不知从哪翻出个小筐,去零食柜装了一大堆回来:“随便吃。”

叶非看着满当当的零食,却迟迟没有动,纪瑞刚想问她是不是没有喜欢的,就听到她艰难开口:“对不起……”

纪瑞心头一紧。

叶非从知道她是自己女儿到现在,也不过才一个小时,这一个小时里大部分时间都是懵的,小部分时间里觉得褚臣疯了,直到褚臣拿出亲子鉴定,再想到自己决定去手术室时,纪瑞欲言又止的悲伤,她才不得不相信这个事实。

而这份相信里,有十分之一是对亲子鉴定,十分之九是因为她相信纪瑞绝不会在这种事上和她开玩笑。

直到现在,她还昏昏沉沉,不明白为什么事情会发展成这样。

看到叶非手足无措的样子,纪瑞连忙摆手:“我、我没关系的,如果你接受不了,我以后会尽可能少地出现在你面前,我我我也可以不出现,我就是……”

“我是在为白天的事道歉。”叶非突然握住她的手,纪瑞顿时愣住。

“我不该让你陪我去医院的,如果我知道……”叶非抿了抿唇,“你今天吓坏了吧。”

纪瑞鼻子一酸,别开脸:“其、其实也没有。”

叶非笑了笑,突然凑过去看她的脸:“这就是我的女儿吗?好神奇,她明明现在该在我肚子里,却长成了你这么大的姑娘。”

纪瑞不好意思地笑笑:“我长得好看吗?”

“好看,非常好看。”叶非夸奖。

纪瑞再也忍不住了,突然扑进她怀里,小小声叫了一声妈妈。

“挺好的,我一直想和你成为家人,现在倒是美梦成真了,”纪瑞的脸贴在叶非心口,叶非一说话,她能感觉到半张脸都被震得发麻,“而且知道我肚子里的孩子,以后会长成这么善良这么可爱的女孩子后,我这心里也就踏实了。”

纪瑞笑了一声,又有点想哭:“我要谢谢你,最后决定留下我。”

叶非笑笑,轻轻拍着她的后背。

楼上氛围愈发好了,楼下却依然一片冷凝。

在冻死人的气氛中,褚臣不紧不慢地看向谢渊:“既然我们一家三口已经相认,我想也该把瑞瑞接回家团聚了。”

谢渊淡漠抬眸:“想都别想。”

“谢总,纪瑞姓纪。”褚臣声音也淡了下来。

谢渊面无表情:“你提醒我了,我明天就带她去改姓。”谢渊看向他,“哦,她没有身份证,不用特意去改,就可以直接姓谢。”

褚臣:“……”

过于漫长的安静之后,褚臣缓缓开口:“瑞瑞已经是成年人了,我们与其在这里争执,不如问问她的想法。”

“她的想法不重要,就像你的想法不重要一样。”谢渊眼底是毫不遮掩的嘲讽,“你带不走她,任何时候都是。”

作者有话要说

褚总:你就是个便宜叔叔!

谢总:不好意思,你也是便宜爸爸

感谢在2024-04-1611:14:42~2024-04-1712:00:07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629407481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阿智智251瓶;樱桃140瓶;我想静静61瓶;许汝一世安、哦20瓶;月亮不掉线11瓶;足往神留、千年雁归来、荒10瓶;林叶徐行4瓶;章春卷3瓶;是可爱的小作精哦、陈家胡萝卜?、粉红色的财神爷、priscilla2瓶;萧逸的柠檬糖、33808584、请叫我12345、黑色救赎、64258763、夕夕、一只小f、鹅掌、私、ou、乔巴渣、许无忧-、five、东方神起5201314、随风、hidename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山有青木向你推荐他的其他小说:

:,

:,

:,

:,

:,

:,

希望你也喜欢

纪瑞这一觉睡得太沉,等迷迷糊糊醒来时,窗外的天色已经暗了下来。白天的记忆流水一般涌入脑海,她迟缓地眨了眨眼睛,刚要坐起来,便感觉到来自被子的拉扯感。

她顿了一下低头看去,便看到谢渊趴在床边睡得正熟。

……小叔叔?她也不坐了,翻个身趴在床上,悄悄凑过去打量。

怎么会有这样的人呢,即便是趴着睡觉,半张脸都压在胳膊上,眉眼五官依然很好看,睫毛……睫毛好密,她还是第一次发现,小叔叔的睫毛这么密,纪瑞像是发现了新大陆,小心翼翼地伸出手指戳了一下。

痒的,她捻了捻手指,又戳了戳,对睫毛失去兴趣后,又去捏他的鼻梁。

嗯,这么挺,看来是纯天然的。

纪瑞无声偷笑,正要再去碰其他地方,看似睡着的人突然淡淡开口:“别太过分啊。”

“小叔叔!”纪瑞惊喜,“你醒啦?”

谢渊不紧不慢地坐起身,脸上还有睡觉压出的红印:“我又不是死人,被你这么折腾还不醒。”

“你怎么在我屋里呀。”纪瑞去搓他脸上的红印。

谢渊往后仰了仰:“你管我。”

“你是我小叔叔,我不管你谁管你?”纪瑞继续搓。

谢渊去抓她的手:“别闹。”

“你脸上有印子,我帮你把它搓没了。”

谢渊皱眉:“搓什么搓,待会儿自己就消了。”

“那消得多慢,”纪瑞支棱起来,有大干一场的意思,“任何东西都休想破坏我小叔叔帅气的颜值!”

“纪、瑞!”谢渊没错过她眼底的狡黠,知道她故意拿自己消遣,当即咬牙警告。

可惜纪瑞玩心大起,并没有放弃的意思,谢渊被搓得脸颊发热,当即站起身去拧她的脸,纪瑞惊呼一声笑着躲开,俩人闹来闹去,突然一同跌在了床上。

呼吸交错的瞬间,两人同时还维持相互攻击的姿势,乍一看好像抱到了一起。

四目相对,周围好像一瞬变成真空,除了彼此的呼吸,再听不到半点声音。

安静之中,谢渊缓缓开口:“你好像臭了。”

“我才没……”反驳的话说到一半,纪瑞隐约间是闻到一股酸酸的汗味,她赶紧推开谢渊坐起来。

谢渊淡定坐回床边的椅子上:“白天出了一身的汗,又在被窝里捂了这么久,难怪会变成生化武器。”

“你才是生化武器!”纪瑞脸都红了还不忘犟嘴,“你你你白天也出了很多汗!”

谢渊翘起二郎腿:“是啊,所以我回来之后就去洗了澡,而你,发酵了。”

纪瑞:“……”

“还不去洗?”谢渊又一次开口,话音未落就看到她小炮弹一样冲进了浴室。

浴室门关上的刹那,谢渊唇角那点淡定的笑意瞬间散了个干净,许久才缓缓呼出一口热气。

他刚才……很不对劲。

纪瑞把自己从里到外反反复复洗了三遍,确定自己重新变得香香的后才出去,床边的椅子已经空了,她看着偌大的房间,突然生出一分失落。

“傻站着干什么?”

谢渊的声音突然响起,纪瑞愣了愣,一扭头就看到他在窗户前站着。

“小叔叔?”她一脸惊喜。

谢渊扬眉:“你的反应,就像是三年没见我了。”

“确实三年没见了,”纪瑞蹦蹦跳跳跑过去,亲热地挽上他的胳膊,“别人是一日不见如隔三秋,我是十分钟不见就如隔三秋了。”

“你在浴室可不止十分钟。”

“所以想你想得不止三年。”

大侄女天生嘴甜,再冷的总裁也没办法抵抗,只能认命地带着她下楼吃饭。

纪瑞今天被抱回来时虽然睡着了,可红肿的眼睛却告诉家里每一个人,他们的瑞瑞小姐很伤心很难过,所以今晚的晚饭十分丰盛,丰盛到夸张的地步。

当看到满满一桌子菜时,纪瑞睁圆了眼睛问谢渊:“小叔叔,我们家是要破产了吗?这是最后的晚餐?”

她说……我们家。

谢渊被这三个字哄得很是熨帖,难得对她慈眉善目:“就是地球毁灭了,我们家也不会破产。”

“那这是?”纪瑞又看向厨师钟伯。

钟伯轻咳一声:“我心情好,多做了几道菜。”

“这也太多了,我们两个吃不完的,要不叫上管家伯伯,我们一起吃吧。”纪瑞提议。

钟伯闻言,下意识看向谢渊。

“不要浪费。”谢渊只说了四个字。

钟伯顿时高高兴兴地叫了人来,平日总是冷清的餐厅顿时热闹起来。

谢渊不喜欢热闹,他觉得人多的地方连空气都是浑浊的,可此刻置身于热闹之中,看纪瑞在所有人慈爱的目光下活蹦乱跳,又觉得偶尔热闹一下也不错。

一顿饭吃完,纪瑞有气无力地倒在客厅沙发上,谢渊看到她烂泥一样的姿势,用手杖戳了戳她的脚面:“吃完饭别立刻躺着,起来走走。”

“我不,我要躺着。”纪瑞勇敢反抗。

谢渊眉头微挑:“我发现你最近是越来越放肆了。”相比刚来的时候,简直就像个混蛋。

“糟糕,被你发现真面目了吗?”纪瑞捂嘴。

谢渊轻嗤一声,在她旁边坐下了。

纪瑞不解:“你怎么不去走走?”

“我不,我要躺着。”谢渊用同样的话回敬她。

他本意是还击,可纪瑞听到后神情微妙了一瞬,下一秒就抱住了他的胳膊:“小叔叔,我真是太喜欢你了!”

“走开。”谢渊抽了一下胳膊,却被她抱得更紧。

“小叔叔!小叔叔!”

谢渊绷了十秒,最终还是轻笑一声随她去了。

管家帮着钟伯把厨房收拾完后,一出来就看到他们在沙发上笑闹,他下意识觉得这俩人亲密太过,可又觉得他们就该这样。

吃也吃了,闹也闹了,纪瑞终于小心翼翼地问出从醒来就一直惦记的问题:“妈妈……现在还好吗?”

“她又没做手术,能有什么不好的?”即便知道了叶非是纪瑞的母亲,谢渊对她也没有太多好感。

纪瑞脸上闪过一丝不安:“你知道我说的不是这个……”

谢渊沉默三秒,突然掏出手机开始打电话。

“你在联系谁?”纪瑞好奇。

谢渊不答,电话接通后直接问:“纪瑞的事,你跟叶非说了没有?”

纪瑞立刻知道他在联系谁了,赶紧去抢手机,谢渊仗着胳膊长,直接把人按回沙发上。

“还没说?你在磨蹭什么?”他语气透着不悦,“叶非这段时间一直在调养身体,保姆都是我找的,她的情况我比你更清楚,不至于这点事都受不住,你现在就跟她说,两个小时内我要在谢家见到她,否则你们以后都不要来了。”

说罢,直接挂了电话。

纪瑞都震惊了:“小叔叔,你怎么能这么跟我爸说话?!”

“太客气了吗?”谢渊心平气和,“那我下次凶一点。”

纪瑞:“……”

静了半晌,她弱弱开口:“他是我爸爸,你对他好一点嘛。”

“如果褚臣第一次来找你时,就告诉你叶非是你妈,今天的事就不会发生,”谢渊眸色沉沉,“他害我差点杀了你。”

“……是我自己差点杀了自己,跟你有什么关系,”纪瑞小小声,“妈妈进手术室之前,我就知道她的身份了,但我没有阻止她。”

这才是谢渊最生气的地方,因为褚臣不够果断,造成了今天纪瑞必须要做选择的局面,如果最后不是叶非自己放弃手术,那不管纪瑞是说服她把孩子留下,还是隐瞒真相支持她手术,都会让纪瑞一辈子都无法原谅自己。

但这些话谢渊没有说,只是摸了摸低落的小狗:“所以严格说起来,我们是共犯。”

纪瑞:“……小叔叔,你安慰人的方式真特别。”

谢渊唇角勾起一点弧度。

他的一通电话之后,褚臣就没有消息了,纪瑞看着自己过于安静的手机,一颗心始终是悬着的。

非姐……非姐很好,对她也很好,可不代表能接受朋友变女儿,如果不接受的话……纪瑞不敢想,只要一想就觉得难过,好像自己在一瞬之间不仅失去了妈妈,还失去了最好的朋友。

谢渊看出她的不安,便提议去影音室看个电影分散一下注意力。

纪瑞对他的提议很是无奈:“我现在脑子乱糟糟的,哪有精神去看电影。”

十分钟后,她看着幕布上血淋淋的女鬼,吓得嗷呜一声躲进谢渊怀里。

谢渊敷衍地拍了拍她的后背:“别怕,没事想想你爸妈。”

纪瑞:“……”女鬼很可怕,但旁边的魔鬼更吓人。

经过一个半小时恐怖片的洗礼,纪瑞虚弱地从影音室走出要断绝关系,她也无所畏惧了。

就在这种无所畏惧中,褚臣和叶非终于出现在谢家的客厅里。

自上午之后的第一次见面,叶非和纪瑞对视一眼,各自都有些情怯。

“谢总,可以给她们一个独处的空间吗?”经过谢渊一而再再而三的逼迫,褚臣在对上他时,终于少了平时固有的温和。

叶非从决定留下孩子开始,就处在一种淡淡的不安中,褚臣原本计划着等她睡下,就出来。

可谢总太喜欢管别人的家事,非要他今天就做出决断,他只能打乱一切计划,带着叶非深夜出现在谢家。

谢渊也察觉到了褚臣对自己态度的变化,但他并不在乎,甚至觉得无聊:“纪瑞,带你妈去你房间。”

他刻意强调‘你妈’二字,让直到现在还有些闪躲的叶非当着这么多人的面被迫面对现实,褚臣皱了皱眉头,在看到纪瑞脸上的忧虑后,到底没再说什么。

“去吧,好好聊聊。”他温柔地叮嘱妻女。

叶非和纪瑞同时看向他,在他的安抚下又同时点了点头。谢渊冷眼看着一家人的互动,直到叶非和纪瑞上楼了,才垂着眼眸在沙发上坐下,褚臣也不再主动找话题,转身去了另一个沙发,两人同坐在客厅,却都默契地无视了对方。

楼下的氛围胶着,楼上也好不到哪去,叶非跟着纪瑞上楼后,默默在沙发上坐下,好半天憋出一句:“你房间真大……”

“是挺大的,但我东西太多,还是不够用,”纪瑞给她倒了杯水,“小叔叔打算把隔壁房间打通,给我做衣帽间,到时候会更大。”

“谢渊对你真好。”叶非化了浓烈的妆,可有些情绪是轻易地从那双眼睛里泄露出来。

纪瑞盯着她看了半天,不明白自己为什么这么蠢,妈妈在自己身边这么久,她竟然一点都没有发现。

短暂的安静后,纪瑞突然问:“你要吃零食吗?”

“……好啊。”

纪瑞也不知从哪翻出个小筐,去零食柜装了一大堆回来:“随便吃。”

叶非看着满当当的零食,却迟迟没有动,纪瑞刚想问她是不是没有喜欢的,就听到她艰难开口:“对不起……”

纪瑞心头一紧。

叶非从知道她是自己女儿到现在,也不过才一个小时,这一个小时里大部分时间都是懵的,小部分时间里觉得褚臣疯了,直到褚臣拿出亲子鉴定,再想到自己决定去手术室时,纪瑞欲言又止的悲伤,她才不得不相信这个事实。

而这份相信里,有十分之一是对亲子鉴定,十分之九是因为她相信纪瑞绝不会在这种事上和她开玩笑。

直到现在,她还昏昏沉沉,不明白为什么事情会发展成这样。

看到叶非手足无措的样子,纪瑞连忙摆手:“我、我没关系的,如果你接受不了,我以后会尽可能少地出现在你面前,我我我也可以不出现,我就是……”

“我是在为白天的事道歉。”叶非突然握住她的手,纪瑞顿时愣住。

“我不该让你陪我去医院的,如果我知道……”叶非抿了抿唇,“你今天吓坏了吧。”

纪瑞鼻子一酸,别开脸:“其、其实也没有。”

叶非笑了笑,突然凑过去看她的脸:“这就是我的女儿吗?好神奇,她明明现在该在我肚子里,却长成了你这么大的姑娘。”

纪瑞不好意思地笑笑:“我长得好看吗?”

“好看,非常好看。”叶非夸奖。

纪瑞再也忍不住了,突然扑进她怀里,小小声叫了一声妈妈。

“挺好的,我一直想和你成为家人,现在倒是美梦成真了,”纪瑞的脸贴在叶非心口,叶非一说话,她能感觉到半张脸都被震得发麻,“而且知道我肚子里的孩子,以后会长成这么善良这么可爱的女孩子后,我这心里也就踏实了。”

纪瑞笑了一声,又有点想哭:“我要谢谢你,最后决定留下我。”

叶非笑笑,轻轻拍着她的后背。

楼上氛围愈发好了,楼下却依然一片冷凝。

在冻死人的气氛中,褚臣不紧不慢地看向谢渊:“既然我们一家三口已经相认,我想也该把瑞瑞接回家团聚了。”

谢渊淡漠抬眸:“想都别想。”

“谢总,纪瑞姓纪。”褚臣声音也淡了下来。

谢渊面无表情:“你提醒我了,我明天就带她去改姓。”谢渊看向他,“哦,她没有身份证,不用特意去改,就可以直接姓谢。”

褚臣:“……”

过于漫长的安静之后,褚臣缓缓开口:“瑞瑞已经是成年人了,我们与其在这里争执,不如问问她的想法。”

“她的想法不重要,就像你的想法不重要一样。”谢渊眼底是毫不遮掩的嘲讽,“你带不走她,任何时候都是。”

作者有话要说

褚总:你就是个便宜叔叔!

谢总:不好意思,你也是便宜爸爸

感谢在2024-04-1611:14:42~2024-04-1712:00:07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629407481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阿智智251瓶;樱桃140瓶;我想静静61瓶;许汝一世安、哦20瓶;月亮不掉线11瓶;足往神留、千年雁归来、荒10瓶;林叶徐行4瓶;章春卷3瓶;是可爱的小作精哦、陈家胡萝卜?、粉红色的财神爷、priscilla2瓶;萧逸的柠檬糖、33808584、请叫我12345、黑色救赎、64258763、夕夕、一只小f、鹅掌、私、ou、乔巴渣、许无忧-、five、东方神起5201314、随风、hidename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山有青木向你推荐他的其他小说:

:,

:,

:,

:,

:,

:,

希望你也喜欢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