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体版 简体版
小说怪 > 都市 > 小饕餮在直播间吃撑了 > 第 67 章 亲子节目正式结束

网友瞬间发散出各种弹幕:【猛兽下山?仔细一看的确有那个味道了。】

【如果五吨姐是猛兽,会是什么猛兽?】

【老虎吧,看她撕咬的动作有点像。】

【话说谁还记得五吨姐在游乐园喂小老虎啊?会不会他们上辈子是远亲?所以老虎都不咬她?】

【上辈子的事情还记得?你别太离谱,还不如说她是什么老虎妖,直接血脉制衡。】

【吃这么多,我看是饕餮才对吧,之前节目组还有营销她的饕餮胃。】

【哈哈哈,有可能,上古凶兽大饕餮,就是一直都吃不饱呢。】

【你们别太离谱啊】

路过的白九月刚好看到导演手机屏幕上划过的弹幕,眉心跳了跳,连忙走到陶陶身边拉了拉她,“斯文一点。”

“可我好饿。”陶陶一下午都没吃东西,肚子早就饿得咕咕叫了。

“已经开始直播了,你慢慢吃。”白九月低声暗示陶陶一句,陶陶这才注意到前方多了直播的机器,她心虚的眨了下眼,默默坐回椅子上,将肉拿在手上慢慢吃,看起来斯文多了。

网友看她一下变成了斯文乖巧的小可爱:【五吨姐演技很好,神色变化自然流畅,比某些演员还厉害,建议去做演员。】

【五吨姐:建议你不要建议!影响我吃饭速度!】

陶陶是饿极了,慢慢吃了几口觉得不过瘾,飞快拿起一块手抓羊肉,然后埋下头开始狼吞虎咽,几分钟就吃了小半盆羊肉。

“五吨姐埋着头做什么?给你舀了羊杂汤,起来吃点汤。”工作人员将满满一大盆羊杂汤放到陶陶的位置前,“这个汤很鲜,快喝一点。”

陶陶哦了一声,抬起头朝工作人员说了一声谢谢,拿着汤勺舀着羊杂汤喝起来,虽然叫羊杂汤,里面还是放了许多切成薄片的羊肉,上面撒上一点点香葱,味道鲜得很。

坐在旁边的柳子叶看着碗里的羊肠羊肚等东西,“陶陶,这个卷卷的是什么?”

柳子树回她:“那是羊肠羊肚。”

“我不想吃这个。”柳子叶觉得这些都是装粑粑的,嫌弃的推开,“臭臭的。”

“不臭,好吃的。”陶陶一点都不挑食的将她那一份羊杂汤端到自己面前,“都给我吧。”

“咦。”柳子叶露出嫌弃神态,“陶陶你怎么什么都吃呀。”

“五吨姐这样不挑食才好呢。”柳子树拍了下柳子叶的脑袋,“你看你这不吃那不吃,挑食不长个儿。”

“我都是被你拍矮的。”柳子叶瞪了眼自家便宜哥哥,真讨厌。

陶陶懒得理会这两人,专心致志的吃自己的食物,吃完两碗羊杂汤后又开始啃卤羊头上的肉,卤料有点咸,吃着有点口渴,她拿起桌上切好的哈密瓜吃起来,香甜可口,味道很不错。

刚吃完一块,烤好的红柳羊肉串也陆陆续续的送过来,陶陶笑眯眯的拿起一把,直接撸了起来,吃得满嘴油滋滋的。

直播间网友看得直咽口水,默默下单点烧烤外卖。

嘉宾们吃得很香?[(.)]?□??╬?╬?()?(),

沙村的村民们、节目组工作人员们也都在火堆另一边拍不到的地方吃着()?(),

他们胃口小()?(),

吃一会儿就吃好了()?(),

村民拿着各自的乐器开始弹音乐,还有小朋友们开始围着火堆跳舞。

姜江、柳子叶、蔺如阑、黄莺、周周五个吃得差不多后,也跑去和村里的小朋友一起玩,只剩下陶陶还在继续吃。

导演将直播镜头转过去,拍了一会儿小朋友们唱歌跳舞,等陶陶将烤羊肉、手抓肉、羊杂汤吃得差不多后才将镜头转回来。

桌子已经撤走,只留下了椅子,大家围着中间的火把坐着,火光映照在大家脸上,都露出了几分离别的不舍和落寞。

总导演将录制、直播的摄像机都放到嘉宾们的前方,站在镜头后说道:“为期半个月的《祖宗,饶了我吧》拍摄到这一期就全部结束了,感谢各位嘉宾的辛苦参与,感谢赞助商的友情赞助,感谢网友观众的真心支持。”

“多亏各位,我们节目才能完美收官,谢谢大家。”总导演停顿片刻后看向一直盯着烤羊肉串方向的陶陶,“五吨姐,还念着羊肉串呢。”

陶陶不好意思的收回视线:“好吃。”

导演:“w城的羊肉不膻还肥美,确实很好吃,五吨姐也爱上这里是不是?”

陶陶点点头,她最爱这里的肉了,“我以后还来吃。”

“好,这里是w城x乡沙村,以后欢迎大家再来。”导演顺道帮村子打了下广告,直播间网友纷纷记下这个名字,并表示想去。

沙村的村长也站出来道谢,无以为报的他们只能用欢快音乐和悦耳歌声来感激大家,乐声响起,飘向远方的沙漠。

等村民们唱歌结束后,现场一片掌声,蔺如玉和蔺如阑两个社恐看着村民的简单乐器,难得主动的讨要过来,现场学习几分钟,然后一起弹了一首曲子。

和刚才的欢快调子不同,曲风很宁静,伴随着沙漠里簌簌的风声,令这片世界更寂寥了一些。

在场感性的人心底闷闷的,周雅也觉得有些伤感,等两人弹完后笑着说:“再来一首欢快的吧,咱们捡个便宜,今天听完以后就得花钱去音乐会听了。”

秉持着有便宜不占是王八蛋的心理,陶陶也让蔺如阑多弹几首,蔺如阑听话,又弹了几首儿歌,儿歌欢快,令现场气氛一下子轻松许多。

连续弹了五首,乐器还给村民后,一个小导演端着一个托盘走了出来,上面放着六个信封,“这里是最近节目播出后,网友们想问各组嘉宾的一些话,之前一直没有找到机会,今天我们挑几个问得比较多的问题来统一回答一下吧。”

导演先拿出姜涛和姜江这一组的问题:“一共五个问题,姜江第一期时很怕哥哥,现在还害怕吗?”

姜江摇摇头,奶声奶气回答:“哥哥不打我,我就不害怕了。”

直播间网友:【小闺女很勇敢啊。】

【想到第一期她和哥哥单独相处时发出杀猪般的哭喊声,就忍不住好笑。】

【去游乐场时她害怕的抓哥哥的头发,差点把哥哥弄秃

头也很好笑啊。】

【她看五吨姐被围着泼水,还拿开水救场呢。】

【还有好多有意思的画面】

导演又问第二个问题:“姜江最喜欢和哪个小朋友玩??()_[(.)]?1?*?*??()?()”

姜江想也没想的就回答:“和陶陶。()?()”

“陶陶会举起我到处跑,还会抱我,还会给我分糖果.()?()”

导演又问:“姜涛最头疼妹妹哪一点?()?()”

姜涛回答:“一言不合就哭。”

“但还在每次五吨姐一来就能吸走她的注意力,要不是有五吨姐,这一次节目我肯定被折磨痩二十斤。”

导演笑着又问第四个问题:“姜江最讨厌哥哥什么地方?”

被哥哥嫌弃爱哭了的姜江不高兴的噘着嘴:“哥哥打呼噜,像打雷,吵我睡觉。”

在场的人都友善的笑了起来,“姜涛打呼噜确实有点可怕,我住在隔壁都能听见。”

姜涛赧然的抹了一把脸,“我太累了,我在家不打呼的。”

“他打呼。”姜江毫不留情的戳穿哥哥的谎言,“可响了,吓得楼上的妹妹都哭了。”

周围的人听得笑出鹅叫,“哈哈哈,妹妹肯定没撒谎!”

姜涛被笑得尴尬燥热,“导演,不是说有五个问题吗?第五个是什么?”

导演顺势念出第五个问题:“大家问你什么时候结婚?想看你带娃来参加第十季节目。”

姜涛没想到上节目也会被催婚,“是我妈买水军来问的吧!”

“我倒是想,但前提得遇到,等有孩子了一定再来这个节目,到时候节目还在热播吧?”

“肯定的。”导演念完网友们对姜涛兄妹这一组的问题后,又拿起黄鹂姐妹的问卷,两人平时排节目时都不怎么冒头,所以都是粉丝提问:“粉丝想问黄鹂什么时候出新专辑和开演唱会。”

黄鹂正经的说道:“十月会安排新专辑,演唱会大概在明年。”

导演:“第二个问题是问你们为什么那么爱吃爆米花?”

黄鹂和黄莺对视一眼后说道:“家族遗传,都爱吃爆米花。”

导演:“很独特的遗传。”

“第三个问题是你们最爱哪一期目的地?”

黄鹂和黄莺:“都喜欢。”

导演:“黄莺最喜欢和哪个小朋友玩?”

黄莺迟疑的看了下坐在另一边还在吃烤串的陶陶,虽然陶陶是大妖,很可怕,但她还是喜欢和她玩。

导演注意到她的小动作:“也喜欢陶陶?”

黄莺轻轻点了下头。

直播间网友:【好像大家都很喜欢和五吨姐玩。】

【五吨姐力气大还能吃,又很漂亮很特别,自然吸引人的注意力,幼儿园的小朋友都知道和漂亮的玩呢。】

【五吨姐身上有一股神奇魔力,只要看她吃一次东西,就再也移不开视线了,嘿嘿,我本来是鹂鹂粉丝,现在也成功入股陶陶了,看一次就实在忍不住了。】

导演又开始帮粉丝问蔺如玉和蔺如阑:“粉丝们很好奇

你们平时在一起?()3?%?%??()?(),

谁先开口说话?”

两人都话很少()?(),

独自在房间时都在看乐谱或是弹琴()?(),

很少闲聊说话()?(),

所以粉丝们每次猜今天谁先开口。

蔺如玉想了下,惜字如金的说了一个我。

导演又问:“粉丝们好奇你们是任何乐器只要看十分钟就能学会吗?”

蔺如玉:“其实不用十分钟也可以。”

一般在外面多看一会儿,显得更谦虚一点。

导演:“大家都知道你们俩是钢琴王子和小提琴王子,对于她们自称你们的王妃想说什么?”

蔺如玉耳尖微微染上一层红云,“不是王子,不搞封建阶级。”

他的粉丝们:【惊呆!蔺王子竟然也会开玩笑。】

【和姜涛、周雅这些社牛待一起,还是能变得话多的。】

【希望他们俩越来越好!】

导演又拿起一个信封,这个信封里装的是网友柳子树兄妹俩的问题,“网友们好奇你们怎么保持身材的。”

柳子树和柳子叶异口同声的说:“少吃和运动。”

导演:“网友好奇柳子树你拿到下一季秀场的邀请函了吗?”

柳子树眨了眨眼,“你们猜。”

行业内没有正式站上台之前,都尽量不要泄露工作,以免被截胡。

导演:“粉丝好奇你们第一期预告片时是真打架吗?”

柳子叶:“当然是真的!是他先欺负我的。”

导演:“粉丝们又问你们对互怼兄妹这个称号有什么解释?”

柳子树和柳子叶各自抱着胳膊,互相嫌弃对方说:“没什么好解释的,她/他欠骂。”

导演见状不由笑起出一样的话,不是亲兄妹又是什么?”

直播间粉丝全都刷‘是’:【哈哈哈,再次坐实互怼兄妹的称号。】

【这一对兄妹也是我很喜欢的,特别有意思,尤其是两人单独相处时互相吐槽,太有意思了!】

【周周和周雅也很有意思,两个都是社牛,周周更是话痨,一期节目全是他的大嗓门。】

接下道:“你们随便问,我们肯定好好回答。”

导演笑了笑:“第一个问题,周周什么时候减肥?”

周周小脸一垮,“我回去就减肥,我一定要瘦给你们看!”

柳子叶:“不瘦下去就是小狗。”

周周白了她一眼,“我肯定会瘦的!”

导演嗯嗯两声,“我们相信周周。”

“周周,粉丝们问你平时去探班姐姐拍戏吗?”

周周摇头,“姐姐不让去,她嫌我嗓门大打扰她工作。”

周雅:“这是事实,上次拍xx剧的时,他的大嗓门吵得导演白了我一周,你说我冤不冤?”

姜涛开玩笑式的询问:“哪个导演?说出来我们帮你讨公道。”

周雅自然不会说:

“确实是吵得很,怪不得导演。”

大家也懂圈内的规则,不会追着多问,导演又问周雅第三个问题:“每次你做出菜被弟弟嚷嚷着要毒死他的时候,想不想揍他?”

“想!”

周雅顿了顿,“回家已经揍过了!谢谢粉丝朋友们的关心哈。”

周周瞪了眼姐姐,“本。”

周雅:“不好吃,你还吃得那么多。”

周周:“我不吃就得饿肚子,只能硬吃。”

周雅:“那你给我吐出来。”

周周:“我都拉成屎了.”

等姐弟俩斗嘴结束后,导演才问后面的问题,“第四个问题是周周觉得姐姐有什么缺点?”

周周:“她的缺点可多了,做饭不好吃,还特别臭美,每天要化妆才出门,回家就躺在床上睡一整天”

眼见弟弟开始爆料自己的隐私,周雅急忙捂他的嘴:“周周,你是不是欠收拾?”

被捂住嘴的周周呜呜的抗议,怎么还不让人说了呢?

周雅压低声音威胁弟弟:“你不许胡说,不然我就告诉大家你小时候吃鼻屎,还喜欢将臭袜子藏在锅里,还把自己的小饭碗拿到马桶里去冲洗.”

耳尖的陶陶、黄莺几个妖都齐刷刷的看向周周,嘿嘿笑起来,他们听到了!

周周不知道他们听到了,只能老老实实听周雅的,接下来的问题没再作怪,等

问完他们后就轮到陶陶和白九月。

因为五吨姐向来热度最高,所以嘉宾和网友们都下意识露出看热闹的神情,感觉五吨姐的问题更有意思。

导演:“五吨姐,我开始问了哈。”

“粉丝们问你为什么取网名一天吃五吨?”

陶陶微微坐直了一点,“以前回答过大家呀,因为九月写错了。”

白九月再次解释了一遍,“本来是一天吃五顿,但打错了,后来就没改。”

股东:【早关注的股东都知道,后面新来的都不知道。】

导演:“粉丝问你到底能吃多少?”

陶陶飞快瞄了眼九月,然后有点心虚的说:“能吃很多。”

导演:“具体是多少?”

陶陶操着手,不愿意回答会暴露自己是妖的问题。

导演:“粉丝还问你为什么力气那么大?”

陶陶掰着手指,将以前忽悠大家的话说了出来:“吃得多,所以力气就大。”

导演:“大家好奇你一天上多少次厕所。”

陶陶赧然的瞪圆了眼,“你们羞不羞?怎么问这种问题?我才不告诉你们呢。”

网友们嘿嘿笑了起来,他们想根据粪便次数、体量推算陶陶到底吃了多少食物,可惜五吨姐不回答。

导演继续问第五个问题:“大家好奇五吨姐和九月到底是什么关系?”

陶陶歪头看向九月,九月迟疑了两秒后编了一个:“远方亲戚,暂时和我住一起。”

网友:【原来是远亲呀,我还以为是收养的或是什么关系。】

【她们俩都是长得很有特点的漂亮,家族基因很不错!请问家族里有未婚的男生吗?能不能介绍我一个?】

?想看盼星星的《小饕餮在直播间吃撑了》吗?请记住[]的域名[(.)]???@?@??

()?()

【哈哈哈,我也想要一个漂亮老公/老婆。】()?()

【你们都要老公老婆吧,我就不贪心了,我只要五吨姐做我的崽崽就好啦!】()?()

【我也想要五吨姐做女儿!乖崽,妈妈在这里哦~~】()?()

【你们才是最贪心的吧!】

网友们争论五吨姐归属时,导演打算念第六个问题。

陶陶和白九月都疑惑的看向导演:“还有?不是五个吗?”

姜涛凑近看了看,发现纸上的问题还有一大串:“哈哈哈,这是想将五吨姐扒光来批判吗?”

周雅几个同情的看着陶陶和白九月,更受欢迎就是这点不好,要多回答很多问题。

陶陶皱起小脸,脆生生的拒绝导演:“我们只回答五个。”

“再问就是另外的价钱。”陶陶心底有一把小算盘,之前付的四千万只够和其他嘉宾一样回答五个问题,后面再回答就要另外再给四千万。

“哈哈哈,五吨姐还挺精明。”姜涛顿了顿,“如果给钱,要付多少钱?”

陶陶竖起四根手指头,“导演叔叔最开始给我们那么多。”

嘉宾们都乐了,五吨姐可真会赚钱:“导演,打钱,接着问!”

导演吸了口凉气,将写满问题的纸团吧团吧扔进火堆里,有些问题不问也罢。

直播间网友好奇不已:【到底是多少钱?让导演把问题纸都扔了?】

【五吨姐比了一个四,四百万?】

【五吨姐直播一次都上千万收益,四百万不可能吧。】

【四千万,四个亿?】

【如果是四个亿,就出来拍了十几天,五吨姐岂不是一天2600w姐?】

【内行人告诉你们,没有那么多,拍综艺一般几千万吧,还是咖位到的,五吨姐不知道算不算咖位大?】

【五吨姐现在有1.5亿的粉丝,咖位很大了呀。】

【之前签约的时候没有呀。】

网友们还在讨论时,节目组推出两个露营车,一个露营车上放着节目周边抱枕、背包、不同尺寸的玩偶,一个放着赞助商品坚果礼盒、牛奶、儿童沐浴乳、洗手液、儿童留香洗衣液等。

导演说:“为了感谢观众网友对节目、嘉宾的喜爱,我们特意为大家准备了抽奖礼物,现在请六组嘉宾分别抽十份全套玩偶背包抱枕,十份商品也是露营车里的全套商品。”

“除嘉宾组抽取的120份礼物外,南瓜平台账号下参与评论抽奖,最后一期节目播出当晚再抽出500份礼物。”

直播间网友听到可以抽礼物,立即期待起来:【抽我!五吨姐抽我!】

【我想要印着五吨姐的背包和五吨姐等身玩偶!】

【我要钢琴王子的玩偶,想抱着睡觉觉!】

【我非酋,抽不中怎么办?】

导演适时提醒道:“最后一期节目播出后,会开启小橱窗,售卖节目

周边,大家可以关注一下。?()?[(.)]??%?%??()?()”

网友一听可以买,顿时不嚎了,花钱也比抽奖靠谱一些,不过大多数网友还是更希望获得全套周边礼物,毕竟一套下来肯定不便宜。

导演说了一下抽取规则,网友在直播间刷弹幕‘热烈庆祝《祖宗饶了我吧》拍摄完成’,由嘉宾截屏,显示完整的最上面一条则是幸运粉丝。

节目组财大气粗,抽奖也没有作假,网友们立即疯狂刷起弹幕,满屏都是‘热烈庆祝《祖宗饶了我吧》拍摄完成’的字样。

“我们按照从左往右的顺序来抽。()?()”

导演将平板递给坐在最左边的黄莺黄鹂,“开始吧。()?()”

黄莺和黄鹂开始截图抽奖,截图完成后递到镜头面前给网友们查看,“恭喜这位叫做冲冲冲冲2333的10级粉丝网友,获得玩偶全套一份,节目组已在后台私信你了,请记得查看消息。()?()”

冲冲冲冲2333没想到自己今天运气这么好:【哈哈哈!我刚才还在为踩到狗屎难过,没想到福祸相依啊!谢谢鹂鹂,我是你的粉丝,我爱你~~】

黄鹂笑了笑,又和妹妹一起抽了剩下的十九份礼物。

姐妹抽完,就轮到姜涛和姜江,之后是蔺如玉和蔺如阑,第四个是周周和周雅,第五个是柳子树和柳子叶,最后则是陶陶和九月。

好吃嘴胖哥:【五吨姐,抽我!】

春风三万里、甜茶、薄荷冰冰、红糖馒头等也都纷纷举手:【抽我抽我抽我!】

陶陶也很想抽到大家,但直播间一亿个人,弹幕刷得极快,最后随机抽出了二十个的人里并没有她们。

抽中的人喜笑颜开,没抽中的人哭丧着脸:【唉,果然非酋没资格获奖。】

【没关系,回头还有机会。】

【不指望了,还是买吧。】

直播抽奖结束后,导演宣布直播结束,周围想起《祖宗,饶了我吧》的主题曲,大家小声哼着歌,朝着直播镜头方向齐齐挥手,“再见~~”

网友也都很不舍的说了刷屏说再见。

大家轻轻哼唱着主题曲,唱完一首后直播也随之关闭,不过节目录制还在继续,要持续到明天上午分开。

没有了直播镜头,陶陶起身跑向烤串的方向,拿起几串红柳烤羊肉吃了起来,其他小朋友也有些饿了,吃着烤羊肉和水果蛋糕宵夜。

其他嘉宾拿出包装过的啤酒,斜斜依靠在户外躺椅上,仰头望着头顶的夜空,繁星满天,一闪一闪的,“离开城市,才能看到这么漂亮的星空。”

“一闪一闪亮星星,满天都是小星星。”黄鹂轻轻唱了起来,婉转悦耳的女声,顺着四周的风沙,飘向了各处。

后期正片里会顺着歌声,又剪辑了蔺如玉他们夜里躺在星空酒店的床上,一睁眼就看到了漫天星星,跟着再转到其他嘉宾的窗边。

斗转星移,日夜交替,慢慢的东方升起了太阳。

早起的嘉宾们爬上沙丘,一个挨着一个的坐着,一起最后一次看日出。

橘色太阳缓缓升起,暖色的光一寸一寸的

照亮了沙漠,慢慢的也照亮了沙村,也照亮了他们未来的方向。

?盼星星的作品《小饕餮在直播间吃撑了》??,域名[(.)]???+?+??

()?()

正片最后结束时就是十二个嘉宾看日出的背影,轻柔的音乐声里缓缓跳出两行字:()?()

虽然一开始互相嫌弃,但从未想过远离。()?()

希望陪着你慢慢长大!()?()

节目录制在看完日出正式结束,结束后大家没着急离开,又去玩了滑沙、骑骆驼、坐越野,临近中午回到各自的酒店开始收拾行李,收好之后一起吃过午饭,便各回各家了。

因为陶陶还想去买一些羊肉吃,所以不和周周他们一起去机场,周周、蔺如阑得知陶陶不一起走,分别情绪顿时涌上心头,当即抹起了眼泪。

姜江则直接抱住了陶陶嚎啕大哭,“呜呜呜,陶陶,我舍不得离开你。”

“陶陶,你为什么不和我们一起走?”

陶陶学着大人的样子,轻轻揉揉姜江的脑袋:“我要去买羊。”

姜江:“我和你一起去买。”

“不行,我们定了下午六点的机票,这会儿赶去机场时间刚好差不多。”姜涛伸手去拽妹妹,“妈妈今天正等着你回去呢。”

“我们带陶陶一起回家好不好?”一群小朋友里,姜江最黏糊陶陶了,舍不得和陶陶分开,“我们家很大的,可以住下陶陶。”

“不行,陶陶也要回自己的家,她的爸爸妈妈也在家等她呢。”姜涛用力拉开姜江的手,将她抱在怀里,任由她哭闹着拳打脚踢,“我知道你舍不得陶陶,但总不能让她和家里人分开吧?我们不能这么霸道。”

姜江边哭边嚷嚷:“可是我舍不得陶陶~~~”

“想她了可以和她打电话,而且我们住在a城,离c城也不是不远,实在想陶陶了还可以去找她玩。”姜涛努力压着烦躁,尽力耐心哄着妹妹。

陶陶被姜江哭得心底也有些酸酸的,“你别哭,你可以和我打电话。”

姜江听到陶陶的声音,慢慢止住哭声,“陶陶你会不会忘了我?”

陶陶轻声说:“不会的。”

“陶陶,你也不能忘了我们。”周周、柳子叶几个也红着眼走到陶陶跟前,不舍的拉着陶陶的手,“我们是一辈子的好朋友,对不对?”

陶陶点点头,和大家保证:“我不会忘记你们的。”

这是她在幼儿园之外的地方第一次交朋友,她也很喜欢和大家玩的,“你们也别忘记我。”

“不会的,我还想你以后扛着我到处跑呢。”周周上前抱了下陶陶,说了一声再见,然后转身朝姐姐的方向跑去。

“你以后来看我音乐会。”蔺如阑也抱了下陶陶,抱完后害羞的脸颊绯红,然后转身跑向了自己和哥哥要坐的车。

“陶陶以后也来看我走秀。”柳子叶也抱了下陶陶,黄莺也想像其他小朋友抱一下陶陶,但碍于她大妖的身份,又默默的退得远远的,只是离开前挥了挥手,轻轻说了一声再见。

“再见。”陶陶朝大家挥挥手,然后看着大家坐上车陆续离开,作为凶兽的她第一次经历和朋友分别,心底隐隐觉得有些

难过,

鼻尖发酸,

有些想哭。

她朝九月靠了靠,

心底难过的将头靠在九月的腿上,

瓮声瓮气的说:“他们都走了。”

“没关系,还能再见的。”白九月蹲下,抬手帮她擦了下微微泛红的眼眶,然后轻轻将她揽在怀里。

提着一串葡萄的孔雀啧啧两声:“是呀,又不是生离死别。”

“可我们是妖,不能和人类太亲近,不能被发现我们生长容貌的异样。”张鱼没说完的是,再好的关系过几年也得慢慢淡下去。

“这确实是个麻烦。”孔雀耸了耸肩,“还是不要多和人类做朋友为好,不然都不好意思吃他们了。”

“不许吃我的朋友。”护短的陶陶瞪了眼孔雀,凶狠的龇了龇牙,“你再说我一口吃了你。”

“我开玩笑的,我才不会吃人。”孔雀本意是逗逗陶陶,“你身为凶兽竟然不吃人类了。”

陶陶不满的又瞪了一眼孔雀,“我才不会吃我的朋友呢。”

“是是是,你不会,你是遵纪守法的好妖。”孔雀语气贱兮兮的,听起来特别讨打。

“你好烦,我咬死你哦。”陶陶气呼呼的追着孔雀跑,人类形态的孔雀腿长得很,小短腿的陶陶压根追不上,气得她直跺脚。

白九月揉揉她卷卷的头发,“好了,我们该去买羊了。”

一提到羊,陶陶立即将孔雀抛在脑后,立即拉着九月坐车去昨儿的村子,一路说说笑笑,等抵达村子时她已经完全从离别的情绪走了出来。

一下车,陶陶立即跑向羊圈负责人,奶声奶气的说:“我们又来买羊了。”

“我们这里的羊很好吃吧。”羊圈负责人乐呵呵的说着,“之前路过的游客尝过我们这里的羊肉,都还会再来买。”

负责人领着大家去羊圈,“今天你们要买几只?”

“这里有多少?”陶陶看着羊圈里毛茸茸的大肥羊,吸溜着口水,“这么多全都要!”

“这里可是有一百二十只哦。”负责人不敢置信的揉了揉耳朵,并再次询问白九月,毕竟小孩的话不能当真。

白九月肯定的告诉他:“都要,她爱吃。”

“劳烦全部杀好,真空包装送去c城。”

真宠小孩子啊。

淳朴的负责人又劝了劝:“她一个人也不需要这么多吧?吃完一只再买,吃起来更新鲜。”

“没关系,家里人多,还会送一些给朋友。”白九月找了个借口忽悠过去,负责人这下也不好再说什么,只能说白九月出手真阔绰,“那我们现在就开始抓羊。”

负责人叫上帮手过来抓羊,抓齐二十只就送去杀羊的地方,十几个杀羊老师傅们都已经等着了,十分钟就杀好剥皮一只羊,处理好的内脏放到一旁,剩下的整羊直接真空打包好放入冷库,等全部处理好再寄出去。

一百二十只羊花了三个小时全部处理、打包好,剩下的羊杂还需要处理一会儿,为了不浪费一点点肉,陶陶决定今晚就住在村子里,打算再吃完羊杂再回去。

正好村子里也有住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