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体版 简体版
小说怪 > 都市 > 贵族学院文男主黑化了! > 第 107 章 我和他心甘情愿

在遇见闻槿之前,江澈几乎不会对江阙产生“嫉妒()?()”

的情绪。

在这对同父异母的兄弟的人生历程中,除了早早就已经确定下来的、今后一定会让江阙掌权的庞然大物。

江澈能够得到的远远超过了江阙所能获得的东西。

在闻槿出现前,江澈诞生出要和江阙竞争的想法,并非因为嫉妒他,只是单纯觉得“江阙并未比他优秀()?()”

而已。

非要是说起来,江阙其实算是那种被父母宠坏的孩子。

天之骄子、意气风发。

这是造物主赋予他的品格。

也是闻槿羡慕又想要变成的样子。

但他能清晰地感觉到昨晚,就算是在那样失去理智的时刻,闻槿更依赖江阙,对他也更热情。

……嫉妒心在燃烧。

诚然,成怀瑾和成嘉言是极大的威胁,如果不是他们两个,江澈或许这辈子都不会和江阙产生任何合作。

但他凭什么可以后来者居上?

客厅内没开灯,房间的门已经被紧紧闭上,江澈站在客厅的阴影处,他被闻槿赶出房间。

脸上还在隐隐作痛,江澈没照镜子,但脸大概是红肿起来了。

她的手会痛吗?

江澈漫无目的地这么想着,少年抬手触碰自己的脸侧。

如果他们共享这样的疼痛,那好像也没关系。

而江阙被连坐了。

他留下了早上起来煮的粥,就同样出了房间,给闻槿一些个人空间。

样貌有几分相似的兄弟站在空旷的客厅,短时间内没人开口说话。

江澈轻哼一声:“我的笑话好看吗?()?()”

原本在房间内展现出些许温和气质的江阙垂眸,他慢条斯理地整理着为了做早餐而挽起的袖口。

“……你太着急了。≦[(.)]≦?≦#?#?≦()?()”

江澈扯了扯唇角:“着急?”

他掀起眼帘,翡翠色的眼眸在暗处色泽格外明显。

“江阙,你以为一切尽在自己的掌握中吗?”他压着声音,在并不热烈的晨光中听不太真切。

距离这无尽的循环结束只剩下半年多时间。

如果没有获得造物主的爱,那他们将面临什么?再一次的循环对于江澈来说已经算不上什么,但……

如果下一次,没有闻槿的存在呢?

闻槿还会出现在下一次的循环中么?

江阙下意识地回头看了眼紧闭着的客房房门。

“……不,”他同样压着声音,大抵也是不想要让闻槿听见,“我只是觉得,这样对我来说就够了。”

至于闻槿——

她还在房间里。

生气的原因无非是闻槿不想看见江澈这样。

她抱着膝盖,下巴枕在手臂上,看着房间内的某处发呆。

他不应该为自己改变那么多。

况且……这幅样子也太难看了。

闻槿也会感觉到些许困惑。

原本的任务只是完成他们的愿望,本质上是为了让他们获得

幸福。()?()

但现在这样,谁能够感到幸福呢?

?想看黎眠的《贵族学院文男主黑化了!》吗?请记住[]的域名[(.)]?10?&?&??

()?()

粉红色的字体在这时候出现,它漂浮在半空中,先是刷出了一个方格。()?()

上面显示着不同人的好感度,除了林听的好感颜色特殊以外,剩下的都是粉红色。()?()

到了现在,超过90好感度的已经有五个人。

除了许岁聿、沈斯南和盛珣,剩下的人旁边都有一个从未见过的标识。

似乎是莫比乌斯环。

闻槿忍不住问:“这是什么?”

房间的隔音很好,倒是不用担心被外面的那对兄弟听见。

粉色的字体扭曲变换:【90好感度以后,情感有可能会产生一定的“变质”。】

闻槿:“……开始之前为什么不说!”

粉色字体慢吞吞又吐出一行字:【这是不确定事件,一开始没人知道他们对你都是这种异性的情感。】

闻槿捂住脑袋,无声叫了一声:“我也不知道会变成这样!”

粉字有一阵子没有变换。

等闻槿的情绪缓和了一些,它才有了新的动静。

【有什么关系呢?】它的字体变换的很快,再一次循循善诱,【这里你不会受到任何束缚,对成怀瑾和成嘉言的态度也一样。】

【——你忍心,看他们痛苦吗?】

门扉被外面的人轻轻敲了两下。

粉色的字体迅速如同泡沫那样消失了。

江阙的声音从房门外响起,他问:“我可以进来吗?”

闻槿:“嗯……请进。”

江阙进门后首先看了眼床边没有动的粥,随后才看向闻槿。

他问:“你不喜欢喝粥?”

闻槿下意识回答:“还行……”

只是刚才没有心情喝而已。

江阙用手背试了一下温度,旋即微微蹙眉:“现在不热了,我去温一下。”

走到床边的时候,闻槿伸手拉住了他的袖口。

“……我问了林听,她说黑市上有一种功效类似的药物,解药的成分不会差太多,再给她一周时间应该就够了。”

江阙:“但没有足够的临床实验,对你的身体可能会有很大损伤。”

闻槿说:“没关系的。”

反正也就半年多的时间了。

江阙的身体有些僵硬。

他垂眸看向被闻槿攥住的、已经皱起来的袖口。

他缓慢地将手向上抽,将闻槿的手握在手中,随后在床边半蹲下来。

“我和江澈让你感到困扰了,是吗?”

他的视线由下往上,牢牢锁定了闻槿的视线,让她难以逃离。

闻槿想要抽回自己的手,但江阙用了点力,没让闻槿成功将手收回去。

他已经尽力掩饰自己的侵略性,在将闻槿的手牢牢握在手中时,那种让闻槿有些害怕的气势又一次展现出来。

但这一次,江阙没有退让。

他定定注视着闻槿,又问:“要用伤害自己的方法来推开我们吗?”

闻槿没回答。

她僵硬的动作被江阙完全收入眼中,抿唇、往后缩,诸如此类的动作都证明了少女此时此刻的不安。

江阙松开了手。

他似乎有什么话想说,但话锋一转。

“江氏和沈家的研究团队能在开学前处理完毕,再等等。”

“先吃饭吧,你的脸色有点白。……我会好好和江澈聊聊的。”

门扉关上的那一刻,江阙抬手遮住眼。

她还是在害怕自己。

如果时间能回溯,在最初见到闻槿的那一天,他不会用那种态度对待她。

江澈仍然站在原来的位置。

显然,闻槿的那一巴掌还是令他受到了强烈的冲击。

江阙热好了粥,再次放在了闻槿床头,才给她掖好被角,准备走人。

闻槿:“我没有觉得你不好的意思。”

她半张脸埋在被子里,一双漂亮的眼睛看向他,有些难过的样子:“只是我觉得……如果我同时和你们两人这样,是对两人的不负责。”

江阙脚步微顿。

“这是我和他心甘情愿,”他轻声说,“不用有那么强的责任感,好好休息,晚些见。”

……

今晚的夕阳格外的漂亮。

太阳的余晖将天空染成了绚烂的色彩,江阙提早让司机停车,走路进了别墅区。

江澈全程和他没有交流,今天江阙也没有和他进行友好谈话的心情。

他回另一处住所。

踩着夕阳的余晖,江阙沿着步道向着江家的别墅方向走。

江阙的脚步在某个庭院外放缓。

虽说各自的家产都不少,但a市豪门基本都在几片区域生活,这段时间江阙不和父亲后妈一起住。

要说起来,其实江阙和沈斯南也算是一起长大的邻居。

沈斯南的膝盖上盖着一条素色的毛毯,那张略带有异域风味、格外白皙的面庞同样被染上了夕阳的色泽。

他很快察觉到了江阙的到来。

沈斯南微微撑起身,掀起眼帘看向围栏外的江阙。

沈斯南说:“我猜,今天你的心情不好。”

江阙:“你又找了什么人?”

沈斯南笑了一声:“你是不是对我有些误解?我并不是那种要随时观测周围人的控制狂。”

他浅蓝色的眼眸在光照下呈现极为漂亮的色泽。

“江阙,你的不高兴都已经表现在脸上了。”沈斯南慢慢说,“在造物主那里遭遇了滑铁卢吗?”

江阙并不认可、也不反驳。

他是单纯路过,想要散步缓解一下心情,并没有要专门来和沈斯南聊天的意思。

他准备要走。

英俊的、精灵一样的少年继续说道:“……不过对你来说,这应该是个很好的机会。”

显然,沈斯南的眼睛无处不在。

“她无法完全对江澈放手,也对你心存愧疚,这不是个很好的机会吗?”

沈斯南感到好奇。

为什么不趁此机会对闻槿表达自己的心意?造物主是个心软的人,她会愿意做出补偿。

沈斯南了解江阙的作风。

他也是那种——只要得到就绝对不会放手的人。

造物主的爱在剩下几个月细水长流的接触中,应该并不难获得。

江阙停下脚步:“……如果那样会令她痛苦呢?”

沈斯南微愣,温和没有侵略性的少年缓缓而言:“相比起看不到终点的未来,你更在意她是否会痛苦吗?”

那双浅色的眼眸中染上了少许困惑。

他见过江阙在循环中险些情绪崩溃的样子,除了不太了解的盛珣和林听以外,江阙已经算是情绪最稳定的人。

如果说为了脱离循环接触闻槿,那很正常。

但现在,沈斯南无法理解江阙的想法。

“这种行为方式和我认识的你不太一样。”

自幼身体孱弱、无法被现代医疗拯救的沈斯南露出极为少见的不解神态。

“方便我多问一句吗?”沈斯南搭在书上的手轻轻点动两下,“造物主比我想象的要普通得多,她的什么地方吸引到了你?”

江阙看了他一眼。

“等到了你接触她的那一天,就会明白的。”

作者有话要说

黎眠向你推荐他的其他小说:

:,

:,

:,

:,

:,

:,

希望你也喜欢

闻槿没回答。()?()

她僵硬的动作被江阙完全收入眼中,抿唇、往后缩,诸如此类的动作都证明了少女此时此刻的不安。()?()

江阙松开了手。()?()

他似乎有什么话想说,但话锋一转。

15想看黎眠的《贵族学院文男主黑化了!》吗?请记住[]的域名[(.)]15?15?╬?╬15

()?()

“江氏和沈家的研究团队能在开学前处理完毕,再等等。”

“先吃饭吧,你的脸色有点白。……我会好好和江澈聊聊的。”

门扉关上的那一刻,江阙抬手遮住眼。

她还是在害怕自己。

如果时间能回溯,在最初见到闻槿的那一天,他不会用那种态度对待她。

江澈仍然站在原来的位置。

显然,闻槿的那一巴掌还是令他受到了强烈的冲击。

江阙热好了粥,再次放在了闻槿床头,才给她掖好被角,准备走人。

闻槿:“我没有觉得你不好的意思。”

她半张脸埋在被子里,一双漂亮的眼睛看向他,有些难过的样子:“只是我觉得……如果我同时和你们两人这样,是对两人的不负责。”

江阙脚步微顿。

“这是我和他心甘情愿,”他轻声说,“不用有那么强的责任感,好好休息,晚些见。”

……

今晚的夕阳格外的漂亮。

太阳的余晖将天空染成了绚烂的色彩,江阙提早让司机停车,走路进了别墅区。

江澈全程和他没有交流,今天江阙也没有和他进行友好谈话的心情。

他回另一处住所。

踩着夕阳的余晖,江阙沿着步道向着江家的别墅方向走。

江阙的脚步在某个庭院外放缓。

虽说各自的家产都不少,但a市豪门基本都在几片区域生活,这段时间江阙不和父亲后妈一起住。

要说起来,其实江阙和沈斯南也算是一起长大的邻居。

沈斯南的膝盖上盖着一条素色的毛毯,那张略带有异域风味、格外白皙的面庞同样被染上了夕阳的色泽。

他很快察觉到了江阙的到来。

沈斯南微微撑起身,掀起眼帘看向围栏外的江阙。

沈斯南说:“我猜,今天你的心情不好。”

江阙:“你又找了什么人?”

沈斯南笑了一声:“你是不是对我有些误解?我并不是那种要随时观测周围人的控制狂。”

他浅蓝色的眼眸在光照下呈现极为漂亮的色泽。

“江阙,你的不高兴都已经表现在脸上了。”沈斯南慢慢说,“在造物主那里遭遇了滑铁卢吗?”

江阙并不认可、也不反驳。

他是单纯路过,想要散步缓解一下心情,并没有要专门来和沈斯南聊天的意思。

他准备要走。

英俊的、精灵一样的少年继续说道:“……不过对你来说,这应该是个很好的机会。”

显然,沈斯南的眼睛无处不在。

“她无法完全对江澈放手,也对你心存愧疚,这不是个很好的机会吗?”

沈斯南感到好奇。

为什么不趁此机会对闻槿表达自己的心意?造物主是个心软的人,她会愿意做出补偿。

沈斯南了解江阙的作风。

他也是那种——只要得到就绝对不会放手的人。

造物主的爱在剩下几个月细水长流的接触中,应该并不难获得。

江阙停下脚步:“……如果那样会令她痛苦呢?”

沈斯南微愣,温和没有侵略性的少年缓缓而言:“相比起看不到终点的未来,你更在意她是否会痛苦吗?”

那双浅色的眼眸中染上了少许困惑。

他见过江阙在循环中险些情绪崩溃的样子,除了不太了解的盛珣和林听以外,江阙已经算是情绪最稳定的人。

如果说为了脱离循环接触闻槿,那很正常。

但现在,沈斯南无法理解江阙的想法。

“这种行为方式和我认识的你不太一样。”

自幼身体孱弱、无法被现代医疗拯救的沈斯南露出极为少见的不解神态。

“方便我多问一句吗?”沈斯南搭在书上的手轻轻点动两下,“造物主比我想象的要普通得多,她的什么地方吸引到了你?”

江阙看了他一眼。

“等到了你接触她的那一天,就会明白的。”

作者有话要说

黎眠向你推荐他的其他小说:

:,

:,

:,

:,

:,

:,

希望你也喜欢

闻槿没回答。()?()

她僵硬的动作被江阙完全收入眼中,抿唇、往后缩,诸如此类的动作都证明了少女此时此刻的不安。

?想看黎眠的《贵族学院文男主黑化了!》吗?请记住[]的域名[(.)]?▏?_?_??

()?()

江阙松开了手。()?()

他似乎有什么话想说,但话锋一转。()?()

“江氏和沈家的研究团队能在开学前处理完毕,再等等。”

“先吃饭吧,你的脸色有点白。……我会好好和江澈聊聊的。”

门扉关上的那一刻,江阙抬手遮住眼。

她还是在害怕自己。

如果时间能回溯,在最初见到闻槿的那一天,他不会用那种态度对待她。

江澈仍然站在原来的位置。

显然,闻槿的那一巴掌还是令他受到了强烈的冲击。

江阙热好了粥,再次放在了闻槿床头,才给她掖好被角,准备走人。

闻槿:“我没有觉得你不好的意思。”

她半张脸埋在被子里,一双漂亮的眼睛看向他,有些难过的样子:“只是我觉得……如果我同时和你们两人这样,是对两人的不负责。”

江阙脚步微顿。

“这是我和他心甘情愿,”他轻声说,“不用有那么强的责任感,好好休息,晚些见。”

……

今晚的夕阳格外的漂亮。

太阳的余晖将天空染成了绚烂的色彩,江阙提早让司机停车,走路进了别墅区。

江澈全程和他没有交流,今天江阙也没有和他进行友好谈话的心情。

他回另一处住所。

踩着夕阳的余晖,江阙沿着步道向着江家的别墅方向走。

江阙的脚步在某个庭院外放缓。

虽说各自的家产都不少,但a市豪门基本都在几片区域生活,这段时间江阙不和父亲后妈一起住。

要说起来,其实江阙和沈斯南也算是一起长大的邻居。

沈斯南的膝盖上盖着一条素色的毛毯,那张略带有异域风味、格外白皙的面庞同样被染上了夕阳的色泽。

他很快察觉到了江阙的到来。

沈斯南微微撑起身,掀起眼帘看向围栏外的江阙。

沈斯南说:“我猜,今天你的心情不好。”

江阙:“你又找了什么人?”

沈斯南笑了一声:“你是不是对我有些误解?我并不是那种要随时观测周围人的控制狂。”

他浅蓝色的眼眸在光照下呈现极为漂亮的色泽。

“江阙,你的不高兴都已经表现在脸上了。”沈斯南慢慢说,“在造物主那里遭遇了滑铁卢吗?”

江阙并不认可、也不反驳。

他是单纯路过,想要散步缓解一下心情,并没有要专门来和沈斯南聊天的意思。

他准备要走。

英俊的、精灵一样的少年继续说道:“……不过对你来说,这应该是个很好的机会。”

显然,沈斯南的眼睛无处不在。

“她无法完全对江澈放手,也对你心存愧疚,这不是个很好的机会吗?”

沈斯南感到好奇。

为什么不趁此机会对闻槿表达自己的心意?造物主是个心软的人,她会愿意做出补偿。

沈斯南了解江阙的作风。

他也是那种——只要得到就绝对不会放手的人。

造物主的爱在剩下几个月细水长流的接触中,应该并不难获得。

江阙停下脚步:“……如果那样会令她痛苦呢?”

沈斯南微愣,温和没有侵略性的少年缓缓而言:“相比起看不到终点的未来,你更在意她是否会痛苦吗?”

那双浅色的眼眸中染上了少许困惑。

他见过江阙在循环中险些情绪崩溃的样子,除了不太了解的盛珣和林听以外,江阙已经算是情绪最稳定的人。

如果说为了脱离循环接触闻槿,那很正常。

但现在,沈斯南无法理解江阙的想法。

“这种行为方式和我认识的你不太一样。”

自幼身体孱弱、无法被现代医疗拯救的沈斯南露出极为少见的不解神态。

“方便我多问一句吗?”沈斯南搭在书上的手轻轻点动两下,“造物主比我想象的要普通得多,她的什么地方吸引到了你?”

江阙看了他一眼。

“等到了你接触她的那一天,就会明白的。”

作者有话要说

黎眠向你推荐他的其他小说:

:,

:,

:,

:,

:,

:,

希望你也喜欢

闻槿没回答。

她僵硬的动作被江阙完全收入眼中?[(.)]???_?_??()?(),

抿唇、往后缩()?(),

诸如此类的动作都证明了少女此时此刻的不安。

江阙松开了手。

他似乎有什么话想说()?(),

但话锋一转。

“江氏和沈家的研究团队能在开学前处理完毕()?(),

再等等。”

“先吃饭吧,你的脸色有点白。……我会好好和江澈聊聊的。”

门扉关上的那一刻,江阙抬手遮住眼。

她还是在害怕自己。

如果时间能回溯,在最初见到闻槿的那一天,他不会用那种态度对待她。

江澈仍然站在原来的位置。

显然,闻槿的那一巴掌还是令他受到了强烈的冲击。

江阙热好了粥,再次放在了闻槿床头,才给她掖好被角,准备走人。

闻槿:“我没有觉得你不好的意思。”

她半张脸埋在被子里,一双漂亮的眼睛看向他,有些难过的样子:“只是我觉得……如果我同时和你们两人这样,是对两人的不负责。”

江阙脚步微顿。

“这是我和他心甘情愿,”他轻声说,“不用有那么强的责任感,好好休息,晚些见。”

……

今晚的夕阳格外的漂亮。

太阳的余晖将天空染成了绚烂的色彩,江阙提早让司机停车,走路进了别墅区。

江澈全程和他没有交流,今天江阙也没有和他进行友好谈话的心情。

他回另一处住所。

踩着夕阳的余晖,江阙沿着步道向着江家的别墅方向走。

江阙的脚步在某个庭院外放缓。

虽说各自的家产都不少,但a市豪门基本都在几片区域生活,这段时间江阙不和父亲后妈一起住。

要说起来,其实江阙和沈斯南也算是一起长大的邻居。

沈斯南的膝盖上盖着一条素色的毛毯,那张略带有异域风味、格外白皙的面庞同样被染上了夕阳的色泽。

他很快察觉到了江阙的到来。

沈斯南微微撑起身,掀起眼帘看向围栏外的江阙。

沈斯南说:“我猜,今天你的心情不好。”

江阙:“你又找了什么人?”

沈斯南笑了一声:“你是不是对我有些误解?我并不是那种要随时观测周围人的控制狂。”

他浅蓝色的眼眸在光照下呈现极为漂亮的色泽。

“江阙,你的不高兴都已经表现在脸上了。”沈斯南慢慢说,“在造物主那里遭遇了滑铁卢吗?”

江阙并不认可、也不反驳。

他是单纯路过,想要散步缓解一下心情,并没有要专门来和沈斯南聊天的意思。

他准备要走。

英俊的、精灵一样的少年继续说道:“……不过对你来说,这应该是个很好的机会。”

显然,沈斯南的眼睛无处不在。

“她无法完全对江澈放手,也对你心存愧疚,这不是个很好的机会吗?”

沈斯南感到好奇。

为什么不趁此机会对闻槿表达自己的心意?造物主是个心软的人,她会愿意做出补偿。

沈斯南了解江阙的作风。

他也是那种——只要得到就绝对不会放手的人。

造物主的爱在剩下几个月细水长流的接触中,应该并不难获得。

江阙停下脚步:“……如果那样会令她痛苦呢?”

沈斯南微愣,温和没有侵略性的少年缓缓而言:“相比起看不到终点的未来,你更在意她是否会痛苦吗?”

那双浅色的眼眸中染上了少许困惑。

他见过江阙在循环中险些情绪崩溃的样子,除了不太了解的盛珣和林听以外,江阙已经算是情绪最稳定的人。

如果说为了脱离循环接触闻槿,那很正常。

但现在,沈斯南无法理解江阙的想法。

“这种行为方式和我认识的你不太一样。”

自幼身体孱弱、无法被现代医疗拯救的沈斯南露出极为少见的不解神态。

“方便我多问一句吗?”沈斯南搭在书上的手轻轻点动两下,“造物主比我想象的要普通得多,她的什么地方吸引到了你?”

江阙看了他一眼。

“等到了你接触她的那一天,就会明白的。”

作者有话要说

黎眠向你推荐他的其他小说:

:,

:,

:,

:,

:,

:,

希望你也喜欢

闻槿没回答。

她僵硬的动作被江阙完全收入眼中?()_[(.)]???$?$??()?(),

抿唇、往后缩()?(),

诸如此类的动作都证明了少女此时此刻的不安。

江阙松开了手。

他似乎有什么话想说()?(),

但话锋一转。

“江氏和沈家的研究团队能在开学前处理完毕()?(),

再等等。”

“先吃饭吧,你的脸色有点白。……我会好好和江澈聊聊的。”

门扉关上的那一刻,江阙抬手遮住眼。

她还是在害怕自己。

如果时间能回溯,在最初见到闻槿的那一天,他不会用那种态度对待她。

江澈仍然站在原来的位置。

显然,闻槿的那一巴掌还是令他受到了强烈的冲击。

江阙热好了粥,再次放在了闻槿床头,才给她掖好被角,准备走人。

闻槿:“我没有觉得你不好的意思。”

她半张脸埋在被子里,一双漂亮的眼睛看向他,有些难过的样子:“只是我觉得……如果我同时和你们两人这样,是对两人的不负责。”

江阙脚步微顿。

“这是我和他心甘情愿,”他轻声说,“不用有那么强的责任感,好好休息,晚些见。”

……

今晚的夕阳格外的漂亮。

太阳的余晖将天空染成了绚烂的色彩,江阙提早让司机停车,走路进了别墅区。

江澈全程和他没有交流,今天江阙也没有和他进行友好谈话的心情。

他回另一处住所。

踩着夕阳的余晖,江阙沿着步道向着江家的别墅方向走。

江阙的脚步在某个庭院外放缓。

虽说各自的家产都不少,但a市豪门基本都在几片区域生活,这段时间江阙不和父亲后妈一起住。

要说起来,其实江阙和沈斯南也算是一起长大的邻居。

沈斯南的膝盖上盖着一条素色的毛毯,那张略带有异域风味、格外白皙的面庞同样被染上了夕阳的色泽。

他很快察觉到了江阙的到来。

沈斯南微微撑起身,掀起眼帘看向围栏外的江阙。

沈斯南说:“我猜,今天你的心情不好。”

江阙:“你又找了什么人?”

沈斯南笑了一声:“你是不是对我有些误解?我并不是那种要随时观测周围人的控制狂。”

他浅蓝色的眼眸在光照下呈现极为漂亮的色泽。

“江阙,你的不高兴都已经表现在脸上了。”沈斯南慢慢说,“在造物主那里遭遇了滑铁卢吗?”

江阙并不认可、也不反驳。

他是单纯路过,想要散步缓解一下心情,并没有要专门来和沈斯南聊天的意思。

他准备要走。

英俊的、精灵一样的少年继续说道:“……不过对你来说,这应该是个很好的机会。”

显然,沈斯南的眼睛无处不在。

“她无法完全对江澈放手,也对你心存愧疚,这不是个很好的机会吗?”

沈斯南感到好奇。

为什么不趁此机会对闻槿表达自己的心意?造物主是个心软的人,她会愿意做出补偿。

沈斯南了解江阙的作风。

他也是那种——只要得到就绝对不会放手的人。

造物主的爱在剩下几个月细水长流的接触中,应该并不难获得。

江阙停下脚步:“……如果那样会令她痛苦呢?”

沈斯南微愣,温和没有侵略性的少年缓缓而言:“相比起看不到终点的未来,你更在意她是否会痛苦吗?”

那双浅色的眼眸中染上了少许困惑。

他见过江阙在循环中险些情绪崩溃的样子,除了不太了解的盛珣和林听以外,江阙已经算是情绪最稳定的人。

如果说为了脱离循环接触闻槿,那很正常。

但现在,沈斯南无法理解江阙的想法。

“这种行为方式和我认识的你不太一样。”

自幼身体孱弱、无法被现代医疗拯救的沈斯南露出极为少见的不解神态。

“方便我多问一句吗?”沈斯南搭在书上的手轻轻点动两下,“造物主比我想象的要普通得多,她的什么地方吸引到了你?”

江阙看了他一眼。

“等到了你接触她的那一天,就会明白的。”

作者有话要说

黎眠向你推荐他的其他小说:

:,

:,

:,

:,

:,

:,

希望你也喜欢

闻槿没回答。

她僵硬的动作被江阙完全收入眼中,抿唇、往后缩,诸如此类的动作都证明了少女此时此刻的不安。

江阙松开了手。

他似乎有什么话想说,但话锋一转。

“江氏和沈家的研究团队能在开学前处理完毕,再等等。()?()”

“先吃饭吧,你的脸色有点白。……我会好好和江澈聊聊的。?()_[(.)]???$?$??()?()”

门扉关上的那一刻,江阙抬手遮住眼。

她还是在害怕自己。

如果时间能回溯,在最初见到闻槿的那一天,他不会用那种态度对待她。

江澈仍然站在原来的位置。

显然,闻槿的那一巴掌还是令他受到了强烈的冲击。

江阙热好了粥,再次放在了闻槿床头,才给她掖好被角,准备走人。

闻槿:“我没有觉得你不好的意思。()?()”

她半张脸埋在被子里,一双漂亮的眼睛看向他,有些难过的样子:“只是我觉得……如果我同时和你们两人这样,是对两人的不负责。()?()”

江阙脚步微顿。

“这是我和他心甘情愿,”他轻声说,“不用有那么强的责任感,好好休息,晚些见。”

……

今晚的夕阳格外的漂亮。

太阳的余晖将天空染成了绚烂的色彩,江阙提早让司机停车,走路进了别墅区。

江澈全程和他没有交流,今天江阙也没有和他进行友好谈话的心情。

他回另一处住所。

踩着夕阳的余晖,江阙沿着步道向着江家的别墅方向走。

江阙的脚步在某个庭院外放缓。

虽说各自的家产都不少,但a市豪门基本都在几片区域生活,这段时间江阙不和父亲后妈一起住。

要说起来,其实江阙和沈斯南也算是一起长大的邻居。

沈斯南的膝盖上盖着一条素色的毛毯,那张略带有异域风味、格外白皙的面庞同样被染上了夕阳的色泽。

他很快察觉到了江阙的到来。

沈斯南微微撑起身,掀起眼帘看向围栏外的江阙。

沈斯南说:“我猜,今天你的心情不好。”

江阙:“你又找了什么人?”

沈斯南笑了一声:“你是不是对我有些误解?我并不是那种要随时观测周围人的控制狂。”

他浅蓝色的眼眸在光照下呈现极为漂亮的色泽。

“江阙,你的不高兴都已经表现在脸上了。”沈斯南慢慢说,“在造物主那里遭遇了滑铁卢吗?”

江阙并不认可、也不反驳。

他是单纯路过,想要散步缓解一下心情,并没有要专门来和沈斯南聊天的意思。

他准备要走。

英俊的、精灵一样的少年继续说道:“……不过对你来说,这应该是个很好的机会。”

显然,沈斯南的眼睛无处不在。

“她无法完全对江澈放手,也对你心存愧疚,这不是个很好的机会吗?”

沈斯南感到好奇。

为什么不趁此机会对闻槿表达自己的心意?造物主是个心软的人,她会愿意做出补偿。

沈斯南了解江阙的作风。

他也是那种——只要得到就绝对不会放手的人。

造物主的爱在剩下几个月细水长流的接触中,应该并不难获得。

江阙停下脚步:“……如果那样会令她痛苦呢?”

沈斯南微愣,温和没有侵略性的少年缓缓而言:“相比起看不到终点的未来,你更在意她是否会痛苦吗?”

那双浅色的眼眸中染上了少许困惑。

他见过江阙在循环中险些情绪崩溃的样子,除了不太了解的盛珣和林听以外,江阙已经算是情绪最稳定的人。

如果说为了脱离循环接触闻槿,那很正常。

但现在,沈斯南无法理解江阙的想法。

“这种行为方式和我认识的你不太一样。”

自幼身体孱弱、无法被现代医疗拯救的沈斯南露出极为少见的不解神态。

“方便我多问一句吗?”沈斯南搭在书上的手轻轻点动两下,“造物主比我想象的要普通得多,她的什么地方吸引到了你?”

江阙看了他一眼。

“等到了你接触她的那一天,就会明白的。”

作者有话要说

黎眠向你推荐他的其他小说:

:,

:,

:,

:,

:,

:,

希望你也喜欢

闻槿没回答。

她僵硬的动作被江阙完全收入眼中()?(),

抿唇、往后缩()?(),

诸如此类的动作都证明了少女此时此刻的不安。

江阙松开了手。

他似乎有什么话想说?()??♀?♀??()?(),

但话锋一转。

“江氏和沈家的研究团队能在开学前处理完毕()?(),

再等等。”

“先吃饭吧,你的脸色有点白。……我会好好和江澈聊聊的。”

门扉关上的那一刻,江阙抬手遮住眼。

她还是在害怕自己。

如果时间能回溯,在最初见到闻槿的那一天,他不会用那种态度对待她。

江澈仍然站在原来的位置。

显然,闻槿的那一巴掌还是令他受到了强烈的冲击。

江阙热好了粥,再次放在了闻槿床头,才给她掖好被角,准备走人。

闻槿:“我没有觉得你不好的意思。”

她半张脸埋在被子里,一双漂亮的眼睛看向他,有些难过的样子:“只是我觉得……如果我同时和你们两人这样,是对两人的不负责。”

江阙脚步微顿。

“这是我和他心甘情愿,”他轻声说,“不用有那么强的责任感,好好休息,晚些见。”

……

今晚的夕阳格外的漂亮。

太阳的余晖将天空染成了绚烂的色彩,江阙提早让司机停车,走路进了别墅区。

江澈全程和他没有交流,今天江阙也没有和他进行友好谈话的心情。

他回另一处住所。

踩着夕阳的余晖,江阙沿着步道向着江家的别墅方向走。

江阙的脚步在某个庭院外放缓。

虽说各自的家产都不少,但a市豪门基本都在几片区域生活,这段时间江阙不和父亲后妈一起住。

要说起来,其实江阙和沈斯南也算是一起长大的邻居。

沈斯南的膝盖上盖着一条素色的毛毯,那张略带有异域风味、格外白皙的面庞同样被染上了夕阳的色泽。

他很快察觉到了江阙的到来。

沈斯南微微撑起身,掀起眼帘看向围栏外的江阙。

沈斯南说:“我猜,今天你的心情不好。”

江阙:“你又找了什么人?”

沈斯南笑了一声:“你是不是对我有些误解?我并不是那种要随时观测周围人的控制狂。”

他浅蓝色的眼眸在光照下呈现极为漂亮的色泽。

“江阙,你的不高兴都已经表现在脸上了。”沈斯南慢慢说,“在造物主那里遭遇了滑铁卢吗?”

江阙并不认可、也不反驳。

他是单纯路过,想要散步缓解一下心情,并没有要专门来和沈斯南聊天的意思。

他准备要走。

英俊的、精灵一样的少年继续说道:“……不过对你来说,这应该是个很好的机会。”

显然,沈斯南的眼睛无处不在。

“她无法完全对江澈放手,也对你心存愧疚,这不是个很好的机会吗?”

沈斯南感到好奇。

为什么不趁此机会对闻槿表达自己的心意?造物主是个心软的人,她会愿意做出补偿。

沈斯南了解江阙的作风。

他也是那种——只要得到就绝对不会放手的人。

造物主的爱在剩下几个月细水长流的接触中,应该并不难获得。

江阙停下脚步:“……如果那样会令她痛苦呢?”

沈斯南微愣,温和没有侵略性的少年缓缓而言:“相比起看不到终点的未来,你更在意她是否会痛苦吗?”

那双浅色的眼眸中染上了少许困惑。

他见过江阙在循环中险些情绪崩溃的样子,除了不太了解的盛珣和林听以外,江阙已经算是情绪最稳定的人。

如果说为了脱离循环接触闻槿,那很正常。

但现在,沈斯南无法理解江阙的想法。

“这种行为方式和我认识的你不太一样。”

自幼身体孱弱、无法被现代医疗拯救的沈斯南露出极为少见的不解神态。

“方便我多问一句吗?”沈斯南搭在书上的手轻轻点动两下,“造物主比我想象的要普通得多,她的什么地方吸引到了你?”

江阙看了他一眼。

“等到了你接触她的那一天,就会明白的。”

作者有话要说

黎眠向你推荐他的其他小说:

:,

:,

:,

:,

:,

:,

希望你也喜欢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签